ROBERT J. HERBOLD

近我从洛杉矶飞往中国,去上海参加一次公司董事会会议,并在京沪两地拜访了客户和政府部门。行程结束后,在思考美国与中国时,我不清楚哪一个是发达国家,哪一个是发展中国家。

基础设施:不要回避,洛杉矶正在衰落。它的机场促狭而肮脏,容纳不下要吞吐的客流量,并且破败不堪。相比之下,北京和上海的机场崭新、干净、十分宽敞,工作人员也友善而礼貌。这些机场的设计能非常好地应对保证全球商务顺畅进行的大流量空中交通。

AFP/Getty Images

中国高速铁路网目前的通车里程为8,000多公里,而刚刚完工的京沪高铁则是它皇冠上的珍珠。

在取道洛彬矶周围公路前往机场的时候,那里的破败景象也让你震惊。当然谁都知道加利福尼亚州破产了,这可能就是原因所在。相比之下,上海和北京等中国大城市的基础设施绝对处于领先水平,并且相对较新。

两座城市的拥堵状况都差不多。在中国,消费者每年购买汽车1,800万辆,美国是1,100万辆。中国正在下大力修建道路以容纳巨大的汽车增长量。

乘坐刚刚完工的京沪高铁,不到五个小时即走完1,300公里的行程。中国高速铁路网目前的通车里程为8,000多公里,2020年时预计将达到16,000公里,而京沪高铁则是它皇冠上的珍珠。不妨拿它跟日益衰落的美国铁路客运公司(Amtrak)比一比。

政府领导力:美中两国在这方面的差别大得惊人。在我们和本公司四家不同客户、以及中国政府四个不同部门的代表们举行会谈期间,东道主在介绍情况前总是先简短谈一下中国新制定的五年规划,也就是2011年3月份公布的十二五规划。每一批与我们座谈的人都提醒说,新的五年规划主要侧重于三个方面:1)提升中国的创新;2)让中国的环境状况得到明显改善;3)继续创造就业,吸纳从农村转移到城镇的大量人口。你能否想象美国国会和总统能拿出一个统一的五年规划,并(像中国在通常情况下那样)真正实现它?

中国为这个五年规划的每一个方面都设定了非常具体的目标,比如计划在2016年之前将碳排放量削减17%。同样在这个时间段内,中国高科技行业占中国整个经济的比重,要从当前的3%提高到15%。

政府财政:坦白地讲,这个话题真不好意思讲起。中国管理其经济极其慎重,并拥有数万亿美元的外汇储备。相比之下,美国政府多年来财务管理不力,目前有陷入希腊式灾难的危险。

人权/言论自由:我们美国人认为,中国在这一领域还需付出大量努力。中国人认为,美国不对年青人和民众屏蔽色情和反政府言论是疯狂的。

科技/创新:为了让大家了解中国要在技术创新方面成为全球佼佼者的决心,请允许笔者引用我访问过的两家中国机构的统计数据。在过去十年中,中国科学院生物物理研究所获得了中国政府的大量投资。该研究所目前拥有3,000多名有天分的科学家,他们在蛋白质科学、脑科学及认知科学等领域所从事的研究都是世界级的。

我们还访问了中科院新成立的上海高等研究院。这个巨大的科技园区正在建设中,它目前拥有四座大楼,今后将在面积相当于三分之一平方英里(约86公顷)的一大块土地上建成60多座大楼。上海高等研究院将全部由博士水平的研究人员组成。他们的目标陈述相当直白:成为商业相关领域的新技术研发先锋。

中科院下属各家研究机构都将大幅扩大规模,而人才队伍建设将得到一项名为“千人计划”的人才引进新计划的帮助。这项计划是中国政府吸引留学并定居海外的中国学者回国的一项努力。中国政府将引进海外人才的重点放在那些在海外各类大学和研究院工作、具有世界级水平科研能力的人身上,主要着眼于拥有博士学位的人才。这项新五年计划的目标是今后五年内每年吸引2,000名此类人才回国。

原因与解决办法:鉴于以上情况,我认为读者可以理解我为何要提出以下这个带有根本性的问题:究竟哪个国家是发展中国家,哪个国家是发达国家。下一个问题是:为什么会出现这一情况,美国应该怎么做?

让我们直面问题──我们正被击败是因为美国似乎不能做出重大改善。所有问题在美国很快就会被两极化,而媒体会扩大这种分歧,它们需要极端的观点来吸引关注并增加受众规模。行事专断的中国领导人却可以快速解决问题。(目前看来,独断专行似乎非常有效。)

解决办法是什么?华盛顿的政客和美国选民需要认识到他们正在被击败,他们需要做出重大改变以使美国重新走上正轨:解决政府预算和公民应享权益方面的问题;推行一项强有力的五年债务削减计划,并批准一些可以使美国获胜的计划。醒来吧,

(编者按:本文作者ROBERT J. HERBOLD曾担任微软公司首席运营长,目前担任Herbold Group, LLC的董事总经理,著有What’s Holding You Back? Ten Bold Steps That Define Gutsy Leaders一书。 (Wiley/Jossey-Bass出版社2011年出版).)

(本文版权归道琼斯公司所有,未经许可不得翻译或转载。)

This entry passed through the Full-Text RSS service — if this is your content and you're reading it on someone else's site, please read the FAQ at fivefilters.org/content-only/faq.php#publishers. Five Filters featured article: Ten Years Of Media Lens – Our Problem With Mainstream Dissidents.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定期获得翻墙信息?请电邮订阅数字时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