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昔日维稳副市长举家上访”的另类解读

凤凰周刊《昔日维稳副市长举家上访成“不稳定因素”》一文(见“凤凰网”201176日)近日成为媒体转载和评论的热点。“昔日维稳副市长举家上访成‘不稳定因素’”这个标题是很吸眼球的,“省政协常委涉嫌强奸,信访局建议私了”同样很吸引眼球,但是看完报道,我觉得这样的标题存在明显的误导。事实上,绝大部分评论文章和网上跟帖都被误导了。

譬如洪巧俊先生在其评论《前副市长女儿被强奸告状无门的“哥德巴赫猜想”》中说,“作为前副市长的女儿被强奸都告状无门,想想老百姓告状又有多难。当过副市长,毕竟有老上级、老同事、老部下还在重要部门任职,按理比一般老百姓好办事。告状无门,除非对方比这位前副市长关系更强硬,那么此人又是谁呢?报道说,此人叫周世立,贵州省政协常委、青利集团董事长,名下有煤矿、磷矿、物流等8家企业,拥有的矿石资源超过4亿吨。”

前六盘水市维稳副市长、政协副主席田万昌由于举家上访,成了访民,很容易博得人们同情,取得人们相信。但是从报道的情况看,强奸案是不能成立的。田小龙(化名)收藏的内衣、床单及其鉴定结果只能证明周世立与她发生过性关系,并不能证明强奸。“被打骂多时后,田还是听从了周逼其冲洗身体的要求”只是田小龙的一面之辞。即使真是强奸,如果不是发生在有目击证人的场所,又没有形成身体伤残,五个月后才报案,除非对方自己承认,否则是不可能证明的。

“由于连续五个月被威胁‘要公开裸体视频’,田小龙忍无可忍。2009613日,她觉得自己已拿到足够的证据,但此时的田母仍不愿意女儿将家丑公开。田小龙不得已找到在贵州省国安厅工作的一位阿姨,在她陪同下到贵阳中华北路派出所报案。”这似乎表明:田小龙如果不是因为连续遭到威胁,并不打算报案。这段话还产生另一个疑点:裸体视频是什么时候拍的?是田小龙声称被强奸的那次吗?难以想象一个有身份、地位的人犯强奸罪的时候会拍裸体视频。如果不是那次,那可能意味着田小龙此前或此后与周世立有不同于寻常男女间的密切关系。

“田小龙录音显示,周与贵州地方多名高官关系颇深,他曾向多位在任高官打牌行贿,并当着田小龙的面对其中某官员破口大骂,斥其 ‘狮子大张口’。”这当然可能是证明周世立行贿的重要证据,至少是重要的证据线索,但能够接近周世立的秘密本身也说明两人关系特别密切。

报道说继续与周周旋并录音是云南省妇联给田小龙出的主意。这种主意显然更适合“二奶”而不是被强奸的受害人。我很奇怪云南省妇联为什么给田小龙出这种主意。想来原因只有两个:或者田小龙自己的描述影响了妇联;或者云南省妇联接待的“反腐二奶”太多,不假思索就把平时给“反腐二奶”的建议给了田小龙;或者二者兼而有之。

强奸之所以被定性为重罪,是因为强奸给受害妇女带来极大的身心伤害。因此很难想象,强奸受害人在被强奸后还肯主动跟加害人保持朋友关系甚至比朋友更密切的关系达数月之久!周世立说田小龙是因为逼他离婚后娶她自己不成而报复,其可能性并非不存在。

我当然无意替周世立辩护。这个人以未婚骗取田小龙与他交往于先,以“要公开裸体视频”企图胁迫田小龙与他保持婚外性关系于后(这个动机是我猜测;是否有此动机及是否得逞,报道未说),十分龌龊。我说这些的目的是想指出,田万昌做过分管公检法的维稳副市长,他看不出所谓周世立强奸他的女儿证据明显不足而且已经不可能重新搜集证据吗?

我大胆猜测,田万昌作为曾经分管政法的副市长不应该是法盲,也不至于找不到一个律师或法官朋友咨询,他对于独生女儿遭受欺骗、胁迫太气愤了,以至于想利用自己在公检法的朋友治周世立一个强奸罪。不过周世立这位亿万富人兼省政协常委,而且人又不在田万昌所在的六盘水市,因此田万昌难免鞭长莫及。如果欺骗、胁迫田小龙的是六盘水市的百姓,哪怕他同样富有,怕是早就被田万昌活动成强奸案了吧?公安机关敷衍田万昌说强奸案“还在调查”,那是给他面子。信访局劝他私了,那是为他好。

至于周世立的行贿线索没有被立案查处,恐怕也并不是因为周世立有多牛,省政协常委其实算不了什么官,那不过是给大商人的一种荣誉称号。“谨慎”对待行贿案,真正要保护的是可能的受贿人,而不是行贿人。商人在政法官员面前,其实是算不了什么的。

商不敌官尤其是政法系统官员的最醒目的例子,是北京建昊集团董事长袁宝璟之死。2006317日上午,辽阳市中级人民法院宣布了辽宁省高级人民法院对袁宝璟、袁宝琦、袁宝森执行死刑的命令,另一被告人袁宝福被判处死刑缓期二年执行。法院认定,“上诉人袁宝璟因炒期货受损而与袁宝琦雇凶枪击刘汉(未遂),后又因汪兴对其进行敲诈、恐吓而与袁宝琦共同预谋杀害汪兴,由袁宝琦指使袁宝福,最终由袁宝福、袁宝森共同杀害被害人汪兴。”(中新网2006317日电)此案中的死者汪兴,就是个前警察。

虽然周世立这个亿万富人、省政协常委算不了什么,但我还是对于这个龌龊的家伙十分好奇。田小龙能入周世立这位长得很帅的亿万富人的法眼,又报考“中戏”,想必是很有些姿色,人又年轻,找个前六盘水市维稳副市长、政协副主席做岳父对自己的“钱途”估计帮助也不小,周世立为什么不花几百万把妻子打发了另娶田小龙呢?我大胆猜测,周世立有个惹不起的妻子——人未必凶恶,但其家庭势力怕是比田万昌更惹不起。

新快报201179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定期获得翻墙信息?请电邮订阅数字时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