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石男 | 你只需要将金钱像精子一样射入某集团体内((微言宋听(7.2-7.8)))

(宋石男 新快报专栏 每周六出街 见报有删节 本期见报标题为“骂娘是对这个娘还有期待

一周政策·央行加息

 

77日,央行宣布加息0.25,这也是央行年内第三次加息。房奴对此哀叹,官方经济学家表示“加息可以有”,商业人士刘博的一条微博则说得痛切:“持续高涨的CPI,连猪肉都已经让人吃不起了。不痛不痒的加息0.25个百分点,依然解决不了通货膨胀的问题,倒是让很多企业的财务成本增加。多种因素的影响下,我们又将看到众多中小企业尸横遍野”。

关于加息,郑渊洁的视野比较独特,他在微博呼吁银行恢复自动分段计息,以体恤那些“在乎蝇头小利”的老人:“每次银行加息,储蓄所门前就排起白发长龙,老爷爷老奶奶们为了不吃亏步履蹒跚地办转存。早先银行规定加息无需办转存自动分段计息,既方便储户又减轻柜员工作强度。不知从何日起,银行为了和储户争夺转存前按活期计息的蝇头小利修改自动转存政策。而在乎蝇头小利息的大都是老人。改此策者你家没老人?”

 

一周尴尬·成都暴雨

 

73日,暴雨突袭,成都成为继武汉、北京、长沙之后的第四座“水城”,甚至有2人涉水触电身亡。

大雨中,成都人民表现了一如既往的乐观,有人坚持在漏雨的房屋里支伞打麻将,有女孩将穿着白球鞋不愿意涉水的男友背过街,还有网友编了这么一个微博段子:“刚从内部渠道接到成都市政最新决定,周一起成都正式成为海港城市,地铁一号线沿线所有站点更改为码头,另新增三处景点:九眼观海,合海亭,三圣渔村。即日面向全国游客开放自由行,数十家五星酒店即将开建,我们口号是五年打造东方威尼斯。”

 

一周争论·同性恋

 

孙海英吕丽萍夫妇在微博炮轰同性恋,本周风波继续扩大。吕丽萍是上届金马影后,按惯例将获邀今年出席颁奖,不过金马奖主席侯孝贤和执委会表示将暂缓邀请吕丽萍来台颁奖,因为“金马不能控制得主的发言,但不支持也不认同任何歧视言论。”

微博上关于同性恋的讨论也如火如荼。作家连岳发表系列微博力挺同性恋,他说:“看了看反同的观点,都属反对无效:1、觉得很恶心(任何人都有人觉得很恶心);2、经书上禁止(任何信徒都触犯过经书上的某教条,在其他宗教徒眼里是异教徒);3、同性恋无法繁衍,会让人类死绝(人无繁殖的义务,人类数量巨大,喜欢繁殖的人永远存在);4、会让人变成同性恋(如果能,为什么不能变?)”

在我看来,微博同性恋之争的意义已经超越了争论主题本身,而象征着我们这个社会正日益通向自由之路。力挺同性恋的发言者多数并非同性恋,他们是在为自由申辩,为多元价值观及生活方式争辩。

自由社会的底线与共识之一即是包容异己。改莎士比亚笔下夏洛克一段台词来阐释吧:“我是一个同性恋。难道同性恋没有眼睛吗?难道同性恋没有五官四肢、没有知觉、没有感情、没有血气吗?他不是吃着同样的食物,同样的武器可以伤害他,同样的医药可以疗治他,冬天同样会冷,夏天同样会热,就像一个基督徒一样吗?你们要是用刀剑刺我们,我们不是也会出血的吗?你们要是搔我们的痒,我们不是也会笑起来的吗?你们要是用毒药谋害我们,我们不是也会死去吗?要是在别的地方我们都跟你们一样,那么在这点上也是彼此相同的。要是一个同性恋欺侮了一个基督徒,那基督徒怎样表现他的谦逊?宽容。要是一个基督徒欺侮了一个同性恋,那么照着基督徒的榜样,同性恋应该怎样表现?宽容。文明已经把宽容的手段教给我们,我们一定会照文明的教训实行。”

 

一周聚焦·李昌奎案

 

2009年,云南男子李昌奎强奸同村少女,并将受害人及其3岁弟弟杀死。该案一审李昌奎获死刑,近日二审,改判为死缓。二审后,受害者家属连同本村200多名村民联名向省高院提起申诉,抗议终审判决。如秃鹫般嗜血成性,酷爱盘旋在尸体上的社会舆论也再次炸锅,人们普遍认为“李昌奎必须死”。吊诡的是,曾经认为“药家鑫必须死”的人,这次将药、李对比之后,又发出长叹“药家鑫死得冤啊”……

我个人接受云南高院的说法,李昌奎案判决程序合法,不存在徇私舞弊,此案属民间矛盾,社会危害相对较小,李有自首情节,根据 “少杀慎杀”的理念(而非“杀人偿命”的传统),判处李昌奎死缓并无不当。云南省高院副院长田成有说得不错:“我们的社会需要更理性一些,不能以公众狂欢的方式判一个人死刑。”

法律人何帆微博推荐的小奥利弗·温德尔·霍姆斯大法官的经典判词,就像是为药、李两案而发:“大案子,就像困难的案子一样,都会产生恶例。因为那些大案子之所以被称为大,不是因为他们在形构未来的法律上具有真正的重要性,而是因为一些当前的强大利益因素,挑动了公众的情感,并且扭曲了判断。”

 

 一周愤怒·跨省

 

第一财经日报记者李晓晔75日发微博称:“刚刚得到消息,帮助73岁的张三林网上发布‘伊利前董事长助理张三林实名举报潘刚’的一个发帖人在上周在深圳被内蒙警方带走,又见跨省!家属非常担心其人身安全。据接触过内蒙警方的人士透露,调查针对的是损害伊利商誉、诽谤等。损害商誉在法律上是个刑事罪名,所以会被刑拘。”

对此,网友“鸣柳书房”评论说:“你只需要将金钱像精子一样射入某集团体内,让它怀上你的种,你们就是一家人了。以后无论出了什么事,这个集团都会替你摆平。”

 

一周恶搞·20

 

75日,在中海油漏油事故发布会上,国家海洋局北海分局副局长郭明克称,经过调查取证,形成劣四类海水面积840平方公里的“蓬莱19-3油田溢油事故”事故已立案。根据现行环境保护法,最高索赔20万人民币。

财经网官方微博评论说:最高索赔20万?当时媒体们就震惊了!

网易迅速制作专题,回顾过往油污事件,发现在事故赔偿上,外国肇事方和中石油中海油等国内责任方呈现出巨大差异。与目前最高索赔20万形成鲜明对照的,是2004年马耳他“塔斯曼海”号在天津撞船泄露原油被索赔共计1.7亿元,2005年葡萄牙“阿提哥”号在大连泄露原油被立案117件,索赔总额达11.6亿元。

专题并小结了中石油中海油能轻易过关的三个因素:1、油业巨头不愿为风险埋单,中国加入国际公约却难以建设民事赔偿基金。2、国企身份无法回避,副部级央企身份成为民事诉讼障碍。3、油业巨头是投资大户,地方政府惹不起也“伤不起”。

 

一周共鸣·骂娘

 

74日,在网友在线交流会上,广东省委书记汪洋谈及网络问政问题,称网络问政首先应该是平等的问、虚心的接受,不计态度、不问来历。为什么领导可以发脾气,群众不能发脾气?为什么领导可以骂娘,群众不能骂娘?

“为什么领导可以骂娘,群众不能骂娘?”一语,立在微博流行。新京报旋发表社论挺汪,其中说:“‘骂娘’还是对这个‘娘’充满期待,期待这种骂声能促进改革和改正,哪一天不骂了,可能才是最危险的。‘骂娘’是发泄和释放情绪的一种方式,如果这种表达途径都被封堵了,有话无处说,有理无处讲,社会没有了减压阀,这才是稳定与和谐最大的敌人。”人民日报也发表评论称,治理者应正确应对“失当批评”,“如果不让讲错话,就不会有人讲真话;如果拒绝接受‘失当批评’,就会逐渐滑向拒绝接受一切批评”。

 

一周温馨·最美妈妈

 

近日,杭州女士吴菊萍伸手接住从10楼窗口坠落的两岁女童妞妞,导致自己受伤。这位31岁的女士自己也是位母亲,不过她救的孩子并非自己的,她只是路过该地。此事一经媒体曝光,立在海内外引发集体感动,不少中国网民称吴菊萍为“最美妈妈”,有美国网民甚至建议授予她诺/贝尔和/平奖。

不过也有人质疑,说不能过度夸赞吴菊萍的善,因为那不过是“条件反射的本能”。我对这种质疑嗤之以鼻,世界上哪一种善不是“条件反射的本能”呢?谁不相信善良,谁就不配生活。

 

一周喜剧·萌通缉

 

78日下午,上海徐汇警方在微博发了一则《通缉令》引发网友浓厚兴趣,有网友将其称为“最萌通缉令”。

“亲,告别日日逃,分分慌,秒秒惊的痛苦吧,赶紧预订喔!”在以土黄色为背景的通缉令上,一只身着大红色上衣的流氓兔站在铁栅栏后,图片上方是硕大的“通缉令”三个黑色卡通字体。“亲~被通缉的逃犯们,徐汇公安‘清网行动’大优惠开始啦!亲,现在拨打24小时客服热线021-64860697110,就可预订‘包运输、包食宿、包就医’优惠套餐,在徐汇自首还可获赠夏季冰饮、清真伙食、编号制服……”。“没被通缉的亏大了……”“逃犯通缉犯们都注意了,请速去上海徐汇。”

对于“最萌通缉令”,徐汇警方表示,设计初衷是因为网民日趋年轻化,传统文本格式的通缉令在网络上的宣传效果有限,希望通过此举能促使更多犯罪嫌疑人主动自首。

无独有偶,松江警方也在8日下午发布了“为全国在逃通缉犯度身订做警方‘清网行动’自首热线”,呼吁负案在逃的“童鞋们 ”“回家”。

网易网友迅速盖楼评论此新闻:

 

一周找抽·张海迪

 

媒体人闵云霄微博炮轰张海迪:“【可怕的张海迪】张海迪微博关闭评论,因有人向她投诉山东临沂盲人律师被软禁的事情。曾经让人崇拜过的精神领袖人物——残联主席,只能说明她扮演高大形象,是经不起推敲的。 对弱者的漠视,可见其内心的冷漠!”

网友四一哥跟帖讽刺说,“我觉得作为现任残联主席的海迪做得没错——盲人是残联保护范围,但维权或上访的盲人就属于公安机关保护的范围了。”

还有网友跟帖说,张海迪跟雷锋一样,都是人造偶像。这个论调笔者不同意。雷锋的确是人造出来的偶像,张海迪则是配合人造出来的偶像。不过一个残疾人要走模范人物之路,比其他人(尤其是死人)需要付出更多的努力。从这一点看,笔者有时也不忍批评张海迪了。

网友“陈杰人”的微博比较深刻地揭示了海迪挨抽的社会心理及其土壤:“继郭美美事件之后,张海迪又成为人们关注和批评的对象。人们对郭无仇,对张本有好感,为什么要紧追不放呢?实乃他们身后的巨大阴影。两事所反映的情况相同——在中国,NGO都变成了‘GNGO’(GGovernment),公益组织机关化,公益人士官员化,信息严重不透明,沾染了浓厚的党棍作风,他们已经基本失去了公众的信任。”

 

一周吊诡·前副市长女儿被强奸

 

6日,一则消息在微博上疯传:贵州六盘水市前副市长田万昌分管维稳工作多年,没想到2年前,他却因为女儿被强奸,举家走上上访之路,成为当地官员眼中的“不稳定因素”。不过,涉嫌强奸的贵州富豪周世立6日接受羊城晚报记者专访时说,他们是谈恋爱,不存在强奸。

案情细节我不关心,但网友关心。下面这个细节就被广传,而且伴随着“知音——少女必备杂志”的标签:“周要求她到卫生间冲洗身体。田当时不知所措,她记得自己曾在《知音》杂志看过:出这种事后绝对不能洗澡,以保留作案痕迹。田小龙多年看《知音》杂志,因为田母曾告诉她:《知音》杂志所写均为真事,多看看就不会在社会吃亏。”(http://news.ifeng.com/mainland/detail_2011_07/06/7463849_0.shtml?_from_ralated

我更关心的是维稳前副市长自己成为不稳定因素,就像当年江西一个信访办主任最后走上上访之路。这再次说明,在中国这个互害社会,恶体制吞噬一切,不论体制内外,人一旦螳臂当车,都不能幸免。(“互害社会”是我的兄长冉·云·飞发明的概念,我觉得妥帖而深刻。

 

一周纪念·独立日

 

 74日,美国独立日。一帮“西奴”开始了他们的表演。

王小山:“每年这一天,世界上每个善良而诚实的人都会感到喜悦和光荣;自从世界上诞生了这个新的国家之后,民主和科学才在自由的新世界里种下了根基。……每天每夜,从地球最黑暗的角落也可以望到自由神手里的火炬的光芒,——它使一切受难的人感到温暖,觉得这世界还有希望。——美国,生日快乐。”

 :“我们认定这些真理是不证自明的:所有的人都是被平等地创造出来的,他们被其创造者赋予了某些不可剥夺的权利,其中包括生命、自由和追求幸福的权利。为保障这些权利,政府在人们中间建立起来,从被统治者的认同中获得其正当权力。任何形式的政府一旦对这些目标起破坏作用,人民就有权去改变或废除它……”

笔者要正告这帮“西奴”,党的生日才过几天,你们就高调庆祝美国的生日,你们还有木有忠诚?有木有良心?有木有党性!

This entry passed through the Full-Text RSS service — if this is your content and you're reading it on someone else's site, please read the FAQ at fivefilters.org/content-only/faq.php#publishers. Five Filters featured article: Ten Years Of Media Lens – Our Problem With Mainstream Dissidents.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定期获得翻墙信息?请电邮订阅数字时代




2011年7月24日, 7:00 下午
编辑:
分类: 公民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