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课公司税务听证不公开 网友呼吁书要求税案公开透明

亚洲自由电台 2011-07-12

发课公司法人代表路青向北京的税务局递交《异议书》,要求公开进行听证,并归还被扣押至今的公司会计财务资料。一群声援艾未未者发出《关于公开进行发课公司税务听证的呼吁信》,除要求公开听证外也望当局保障中外媒体的现场采访权,使发课公司税案公开透明化。

北京维权艺术家艾未未的妻子路青星期一以发课公司法人代表的名义,到北京地税局递交《异议书》,要求举行公开的听证会。

异议书中主要提到两个重要要求,包括按照《税务行政处罚听证程序实施办法》规定,税务行政处罚听证应当公开进行,如果召开非公开听证会,要求税务局给出不公开的理由,以及要求退还发课公司的合同、帐簿、记帐凭证、会计报表等会计资料及公章等被扣压的财务资料,在听证前使他们有足够时间查帐核税。

艾未未于星期一下午在google buzz 公开了此份向北京市税务局发出的《异议书》。有网友说,被禁在twitter 发言的艾未未, 还是硬汉一个。 大喜!!

艾未未的姐姐高阁向本台表示:“你所有往前走的流程都能够说明艾未未完全是局外人,你非要把他拖到犯罪的位置上,对不对?你要不做的话还不能显示出来。首先艾未未和这个公司也没关系,当事人又不让去参与。艾未未和律师手头有什么资料和证据能够显示出来,又不让公开,你再不公开程序总是要公开的吧?你程序公开了根本就是不合理不合法,那这个事情就和行为艺术似的,你让大家去看,你到底在干嘛?”

发课公司偷漏税案的闭门听证已不是首例,在两年前的公盟逃税案也是以不公开的形式举行的,听证会当天凌晨公盟负责人许志永突然失踪,而律师江天勇、、郭玉闪等公盟成员被禁止出门。维权律师刘巍告诉本台记者:“依据行政处罚法,这种大数额的处罚应该是召开听证会,如果是不涉及国家秘密,商业秘密和个人隐私,是需要公开的。这是法律规定。如果一个行政机关对这个事件闭门来进行听证的话,那么是不公正的。即使它的结果是公正的,那也是会让公众质疑的一个结果。”

据了解,税局人员口头告知闭门听证理由是,听证会涉及其他公司的帐务,不宜公开进行。而律师浦志强认为,税局提出的理由并不充分,他认为到底是涉及哪些公司的商业秘密,应该由当局去申请不公开听证。现在还没看到帐目,当局发的处罚通知,甚么都没说清楚。

一群网友们随即发起《关于公开进行发课公司税务听证的呼吁信》声援签名,信中表示,艾未未及妻子路青并不是发课公司的实际控制人,与发课公司存在偷税无关,而发课公司至今无法与财务经理刘正刚(目前被监控在兰州)、会计胡明芬联系上,所有会计账簿均被有关部门扣押,无法查阅。公开信还向税务机关提出三点要求,包括对发课公司税务处罚案进行公开听证;改变听证会的地点至空间较大的会议厅,保证艾未未和路青的亲友以及其他关心者的旁听权和录音、录像权以及保障中外媒体的现场采访权,使发课公司税案公开透明化。在信中签名的的有刘巍,刘艳萍,蒋立,权利运动义工胡军还有众多海外关注者。签名者之一,在香港的中国良心犯后援会成员蔡淑芳向本台表示:“因为国内真的是太无法无天了,你看所有的良心犯和公民的情况也是一样,也没有一个公开的听证,也没有一个公正的审判。就把一个无辜无罪的人给惩罚了。就很容易让很多本来没有犯案的,就用这种程序去审判。”

德国柏林艺术学院5月8号,邀请艾未未成为其学院会员,但会员资格要本人接受邀请后才生效。艾未未被当局“带走调查”近三个月后,日前被取保候审,不但禁止他接受媒体采访,也禁止他透过网路发表言论,而艾未未最近透过管道,把一张字条送到柏林艺术学院,字条上写着:我十分荣幸接受会员资格,北京,2011年7月1号。

以上是自由亚洲电台驻香港特约记者心语的采访报道。

报道链接:http://goo.gl/evxHP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定期获得翻墙信息?请电邮订阅数字时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