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力者痛感的丧失与食品安全、
——原文刊发于上海证券报头版
         

一位朋友戏称:国人现在不是根据菜单吃饭,而是按照“元素周期表”吃饭。
这种冷幽默中,其实包含了许多无奈和哀伤。
为何这么多部门,连一个食品安全问题都管不好呢?对于这个问题,不同的人有不同的答案。
我想说的是,关键是有关部门没有痛感。
以食品安全为例。现在,很多部门都有自己的粮食、蔬菜供应基地,聘请农民专职经营,选用传统的种子,施的肥料是成本很高的土肥,不用农药,也不用诸如膨大剂之类的可能对人体有害的东西。从头到尾,都是绿色、生态、环保的。
随后,这种做法蔓延到了县一级、乡一级政府,甚至,连很多企业也如是效法,从农民手里租用土地,开辟自己的绿色生态园。
于是,奇怪的一幕出现了:一些部门利用自己的权力,率先在食品安全方面步入到了世界前列,对于层出不穷的食品安全问题,已经没有丝毫的痛感,这使得他们对于民众的忧虑,无法感同身受,默然看着食品安全问题困扰社会。
从开辟专用的生态粮食供应基地的做法来看,有关部门是知道如何确保食品安全的,如果他们把对自己严格保护的专注和投入态度,也用到对公众食品安全上来,什么样的问题不能解决呢?
因此,腐败的蔓延,特权下的自我保护,及由此导致的不作为,在某种程度上,是食品安全问题愈演愈烈的根源之一。
保障房同样如此。
即使在房价上涨得如火如荼的时候,有关部门依然可以用仅仅相当于市场价五分之一甚至十分之一的价格,买到便宜的福利房,他们对民众的住房压力同样缺乏痛感,无法感同身受,自然,也没有动力在保障性住房建设方面投入更多财力和精力。这是中国保障性住房开工率低的一个重要原因。而且,根据惯例,有关部委和各级政府的福利房,在统计时,都纳入到保障房之列,使民众原本少得可怜的福利遭到更严重的蚕食。
有关部门动用公共资源,率先解决自己的问题,是典型的集体性以权谋私,这种情况的蔓延,导致了官员对民众的痛感麻木不仁,不仅造成了其所提供的公共产品质量的下降和数量的减少,也造成了有关部门运行效率的低下。
难道非得等到民众把“元素周期表”吃过一遍,有关部门才能真正重视食品安全吗?难道非得等到住房保障缺口带来的压力和不良后果清晰地浮现出来,各级地方政府才能真正去落实中央的住房保障政策吗?
事实上,这些问题并不令人乐观。笔者建议,在诸如食品安全、住房保障等问题得到有效解决以前,应该严厉禁止、严格限制、严厉惩处有关部门利用公共资源牟取私利的做法。唯有此,才能让他们慢慢恢复痛感,并在解决现实重重问题上,认真起来。否则,民生只能流于口号式的安慰。(发表时题目为《痛感的丧失与食品安全》,发表时略有删节)

7月31日,【经济趋势演讲】2011年7月31日(周日)上午,武汉,详见:
http://www.chinaefc.com.cn/club/ashow.aspx?id=43
   
电话订票:400-880-8016, 027-83615631 
17:30后可拨打:15337288578报名!
 

链接:财经郎眼:通货膨胀猪说了算(视频)2011年7月11日

链接:一路走来,一路感动!

链接:畸形走廊——郭美美的T型舞台

链接:大道至简之十三:节点的提前和延后 

链接:大道至简之十二:走在政策前面 

链接:哈尔滨新书发布会花絮(60张照片) 

链接:大道至简之十一:超越才有境界     

链接:大道至简之十:沿着历史的轨迹

链接:曹建海:我以我血荐轩辕(新书序言)

链接:刘广元:在震撼中感悟大爱之美(新书序言) 

链接:周洛华:深怀悲悯的金融战略家(新书序言)    

链接:乔良:悲壮的先知——序时寒冰《经济大棋局》

链接:大道至简之九:周期的实质与投资机会

链接:贵州贫困山区助学(视频,含20分钟演讲)

链接:爱心图书馆捐赠及游嵖岈山(35张照片)

链接:云南二次爱心捐助行动(含30张照片)

链接:云南抗旱救灾感悟(含44张照片)

链接:  贵州助学·感悟

This entry passed through the Full-Text RSS service — if this is your content and you're reading it on someone else's site, please read the FAQ at fivefilters.org/content-only/faq.php#publishers. Five Filters featured article: Ten Years Of Media Lens – Our Problem With Mainstream Dissidents.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定期获得翻墙信息?请电邮订阅数字时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