熊飞骏 | 他信妹妹当选泰国总理的启示

他信妹妹当选泰国总理的启示


——熊飞骏


去年的五月,人类世界的专制大佬们信心满满的,因为泰国军队用枪杆子成功镇压了在首都游行集会的红衫军。


20103月起,支持前总理他信的红衫军就在泰国首都掀起了大规模的反政府游行示威活动,包围总理府。


连续两个多月的时间,首都曼谷一直淹没在不间断游行示威的浪潮之中。


地球上的专制政权在每天的黄金时段有选择性地连续报道泰国“乱象”,告诉本国人民这样一个信息:
你们不是想要“民主”吗?泰国就是前车之鉴!一个乱得象一锅粥的国家,能给你们带来想要的“幸福生活”吗?

专制大佬们在刻意隐瞒如下真相:

泰国的“乱象”不是“民主”的过错,而是专制残余造的孽!政治悲剧恰恰是“民主不充分”造成的!


泰国是一个混合浓厚专制残余的准民主国家。一方面人民有选举政府政务官的权力,有民选责任政府;另一方面存在
国王权威、军队干政、社会对立等专制毒瘤;还缺乏健全的民意表达和权力监督机制,导致民选政府在任时容易腐败弄权。


军人干政是泰国政坛最大的专制毒瘤!

泰国的“乱象”和政局动荡始于2006年,都是军人干政惹的祸。

2006919,泰国发生军人政变,以“贪污”罪名把民选总理他信赶下台。


泰国自此陷入连环性的“乱象”和政治动荡之中,不断出现全天候不间断大规模政治集会活动。“街头革命”成了泰国经常的政治风景。

2007年,亲他信政治集团在选举中获胜,出面组织责任政府。

20085月,反他信的“黄衫军”在首都曼谷举行大规模的反政府示威游行,包围、占领总理府达200天之久,8月占领总理府,11月控制曼谷两大机场。在军方支持下,民选政府解体,以阿披实为首的黄衫军骨干在12月底上台执政。

20094月,支持他信的“红衫军”沿着一年前“黄衫军”的老路,在首都举行“街头革命”。阿披实政府在军方支持下实施“紧急状态法”,军队与示威者发生暴力冲突,发生流血惨剧。77人受伤。

20103月,红衫军再度发难,在首都举行反政府示威集会。示威人士与“维稳”军队不断发生流血冲突,死伤时有发生。5月军队强行“清场”驱散示威者,红衫军折戟沉沙。

2010年的军民冲突导致91人死亡,2000人受伤。


…………


稍微有点头脑的人都能看出,泰国的“乱象”、“动荡”和“流血事件”都是军人干政造成的;不是民主的过错。


如果没有军人干政等专制残余,泰国实行完全民主体制,上述政治悲剧根本不可能发生。


可专制政权的宣传机器却能混淆是非黑白颠倒,把所有的“责任”都推到“民主”头上。

专制传媒最常用的宣传逻辑:如果泰国人民不上街争民主,泰国会“乱”吗?会“动荡”吗?会发生“流血事件”吗?

似乎一切都是“民主”惹的祸?

这完全是猪倌的逻辑:当某猪试图冲出猪圈时,猪倌就用棍子揍它,然后说你若老老实实呆在猪圈里,就不会吃苦头了?


令人痛心的是,人类世界有太多心智不健全的人,如此“猪倌逻辑”居然会赢得不小的市场。


…………


时间过去不到一年,曾经信心满满的专制大佬们又在泰国的政治风云面前傻了眼。


他信妹妹英拉领导的为泰党以绝对的优势在选举中获胜。他信妹妹将以泰国首任女总理身份出面组织下届政府!


更令专制大佬大跌眼睛的是:


制造镇压他信支持者流血事件的军队居然公开宣布承认并尊重选举结果?


他信集团的主要政敌,也是英拉的竞选对手且大权在握的阿披实总理也丧失了“政治敏锐性”、“革命立场”和“革命斗争精神”,承认选举失败,并宣布辞去执政党首领职务?


…………

泰国虽然是一个“很乱”的准民主国家,在民主之路上经常出现反复和倒退,但人民选举政府的权力毕竟受到尊重。

和赤裸裸的专制政权相比,泰国的进步性表现如下:

一、       

执政党没有利用权力操纵选举,没有搞暗箱作业,没有在选票上做手脚。

二、       

失败的政府首脑在选举失利后坦率认输,没有耍赖,没有利用掌握的军政资源搞小动作。

三、       

军队尽管用政变手段推翻过民选政府,也曾用枪杆子“维稳”,但官兵的行动“有底线”,在关键时刻仍尊重民意选择。尽管这样做将面临先前的暴行被清算的危险,但他们没有选择
“用更多的罪行来掩盖先前的罪行”。

四、       

军队尽管有干政现象,但军队仍服务于国家,而不是服务于某个集团。

五、       

他信妹妹一个弱质女子,手无寸铁又无武力护卫,很容易“被失踪”、“被暗杀”、“被恐吓”、“被意外死亡”……可大权在握的政治对手却没有采用这些下三滥的阴暗手段。

六、       

他信家族在军队、政府一致敌视的逆境下,没有通过“流血”和“枪杆子”,只通过人民选票就轻易击败政治对手。

七、       

选票给了泰国人民明辨是非的能力和维护宪法挑战暴政的勇气。当军队以人民最为痛恨的“贪污”罪名将民选总理他信赶下台时,多数人民并没有被蒙住视线,在随后的两次选举中照样投亲他信集团的票,让他信代理人组织政府。


…………

这些都是“民主”种下的福荫!

“民主”给政客设置了“行为底线”!

专制政客则无任何“行为底线”!


在去年军队维稳的政治雨季,军政集团的作风也比专制政客仁慈百倍。


红衫军在总理府周围示威集会两个多月,维稳军队与示威人士对峙两个月,其间不断发生擦枪走火式军民暴力冲突事件,可死亡总人数也就
91人。当519日最后时刻来临,军队强行开进红衫军驻地进行“清场”时,也只造成6人死亡。说明掌握枪杆子的军人在面对人民时行动相当克制。


军政集团在巩固政权赢得对政治反对派的“胜利”后,没有对反对派人士“秋后算帐”。来自全国各地的红衫军被礼貌遣返,没有受到任何政治追究。

专制政权的暴力机器则无任何克制。


斯大林苏联在集体化时期(
19291933)发生官民冲突,高达九百万农民被野蛮屠杀?


人类世界最大的反文明灾难文化大革命,按叶剑英元帅的说法:一共整了一亿人,整死两千万?仅1966年8月下旬,北京市区就有数千人被红卫兵活活打死?


…………

泰国的“准民主政治”在回到“专制”故乡进行了一圈怀旧旅行后,又回到民主宪政的“新村”来了。


他信妹妹当选泰国总理的悲喜剧告诉我们:

就算是“很乱”的民主也比“稳定”的专制进步N倍!

 

 


二0一一年七月八日

This entry passed through the Full-Text RSS service — if this is your content and you're reading it on someone else's site, please read the FAQ at fivefilters.org/content-only/faq.php#publishers. Five Filters featured article: Ten Years Of Media Lens – Our Problem With Mainstream Dissidents.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定期获得翻墙信息?请电邮订阅数字时代




2011年7月10日, 10:00 上午
编辑:
分类: 公民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