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克勤 | 贵州残疾摊贩之死

贵州残疾摊贩之死

贵州残疾摊贩之死


东方早报记者
   

欧阳艳琴
       

贵州安顺报道


和往常一样,
726日,贵州安顺西秀区华西街道沙子坝村,右腿肢残的水果摊贩毛老九推着板车,早上6点左右没吃早饭就出门了。他寄居了十年之久的女房东帮他把车推出院外,发现他的房门没锁,把他又叫了回去。他锁上门,再次离开小院,但再也没有回来。

当天中午,毛老九死了,在他常常卖水果的西秀区中华南路(又称南华路)小商品市场外。

昨天下午,当地多名群众对早报记者称,死因是三名城管在冲突中掐住了他的脖子。而安顺市官方的表达是:事件发生前,西秀区城管在该路段开展过工作。并未对死因定论。

毛老九死后,引发了上千名群众聚集,其间发生了爆炸,目击者称,有数名群众被炸伤,爆炸原因尚无明确说法。另据《贵阳晚报》报道,在整个事件中,伤者总数达30余人。

安顺市委宣传部昨日的通稿称,省市有关部门高度重视,立即作出安排部署,要求迅速查清事实,严格依法处理。目前,省市区组织了相关专家,尽快对这名摊贩的死亡原因作出司法鉴定,并向社会公布。

             

小贩死前

     
城管开展过工作

727日,早报记者抵达贵州安顺。一个卖水果的瘸子小贩死了,以及之后上千群众的聚集,已成为这个城市人尽皆知的事情。

根据安顺市委宣传部提供的通稿,毛老九死于7261343分左右。事件发生前,西秀区城管在该路段开展过工作

多位摊贩或周边店主对事件的过程向早报记者做了如下描述:

毛老九在中华南路小商品市场以北100米左右卖水果,城管开车路过,没收了毛老九的秤。

毛老九追到小商品市场附近,要求归还他的秤。与两名女性城管、一名男性城管发生冲突。

城管掐住毛老九的脖子。具体哪位城管掐住了毛老九,各自说法不一。

毛老九当场死亡。

一位在附近商店里的目击者告诉早报记者,毛老九的尸体上都是青色。就像我们平时被打了一样,那种青色。脑袋歪在一边,双手握着拳头。

727日下午,早报记者看到,有至少两辆警车停在原来的事故现场,并有三名警察在附近商店门口来回行走。在离事故现场最近的小商品市场内,摊主们却对记者大多摇头称不知道发生了冲突。我们只顾自己的买卖,别的事情不知道。一位摊主说。

             

千人围观

     
30
余人受伤送医

城管打死残疾人了。这个说法突然传遍市区。

人们迅速聚集在事故现场周围。一些不怕死的人感到不平的人,堵住并掀翻了尚在事故现场附近的城管执法车辆——车牌号为G·C0026”的面包车,并开始打砸。

根据《中国日报》等媒体记者报道,事件引发了上千名群众围观,上千名警察维持现场秩序。

有人用他(毛老九)卖剩的一百多个梨子砸城管和警察。目击者说。

多位目击者说,在围观开始后不久,就有消防车到现场,朝围观者喷水。被喷的人眼睛红红的,好痛。附近一位店主告诉早报记者。

根据网友神月千年”726日下午上传至优酷网的视频,  41秒时,视频中出现砰砰两声响,接着出现了女子的尖叫和男子的吼叫,人群中出现推搡。1分多钟时,画面中可以看到消防车、警车。

爆炸具体发生了几次,有不同的说法。一名正在现场的10岁左右的女孩称自己听到了5声巨响。

早报记者来到了安顺市人民医院。伤者家属告诉记者,该院骨科、五官科、外科等收治了大约10多位在爆炸中受伤的人,其中最小的伤者宋玉巧12岁,她是在去姨父家的路上受伤,右腿膝盖骨炸掉一块,留有一个2厘米宽左右的坑,另外有两处外伤。

另据《贵阳晚报》报道,26日下午,伤者吴成珍正在贵阳医学院安顺附属医院接受抢救。一名医生告诉记者,吴的腹部有一道长约8厘米、深约3厘米的创口,医生在其中发现了类似金属的残留物,吴的大腿根部也有一个类似创口。另一名伤者,16岁的龚松说,下午3时许,他路过南华路见有人围观便凑上去看,正当人群拥挤时,他突然听见3声巨响,天空中顿时浓烟密布。龚松正想挤出人群,却被人拽住一顿暴打。

该报称,在整个事件中,受伤的围观者年龄最小的4岁,在安顺市人民医院、贵阳医学院安顺附属医院等3家医院,接受救治的伤者总数达30余人。

目击者还表示,也有警察、武警被围观群众扔去的酒瓶砸伤。事发路段一度被封锁,直至27日凌晨3点左右解除封锁。

而在官方通稿中,此次爆炸事件只字未提。

           

官方通稿:

   
将对死者做司法鉴定

围绕该摊贩之死是否与城管执法有关、案件调查进展如何、死者是否已尸检等问题,早报记者四次致电安顺市公安局,工作人员均拒绝回答。他们表示:我们正在工作之中,无法回答你的提问。

他们还表示,将会召开新闻发布会,但称尚不能告知发布会召开的具体时间。

安顺市委宣传部向部分媒体记者提供了一份通稿,并未提及死者姓名等基本信息,对整个事件的描述是:“7261343分左右,一摊贩在西秀区南华路小商品市场门口死亡。事件发生前,西秀区城管在该路段开展过工作,有人质疑城管人员与这名摊贩死亡有关,引发群众聚集围观。

该通稿称,事件发生后,省市有关部门高度重视,立即作出安排部署,要求迅速查清事实,严格依法处理。目前,省市区组织了相关专家,将尽快对这名摊贩的死亡原因作出司法鉴定,并向社会公布。


而在去年
112日下午,安顺市就发生过一起派出所副所长枪杀村民案。该市关岭县坡贡镇派出所副所长张磊在出警中使用枪支致两村民死亡。


死者“毛老九”:


已残疾二十多年


早报记者走访了事故现场及
毛老九生前居住的西秀区沙子坝村。

他在沙子坝村一户人家住了十年,名叫邓启国,大家都叫他毛老九;大约44岁,另外还有说是52岁;一辈子未婚,从亲戚家过继了两个孩子,大约分别10岁和7岁,但从未见过他的孩子,也不知道是男孩还是女孩;话不多;老家在西秀区轿子山镇补堆场。

贵州残疾摊贩之死
“毛老九”生前在这个屋子里住了十年,煤炉子常常是灭的,邻居说他总是饿着肚子。早报记者 欧阳艳琴

 

毛老九也不是一开始就卖水果的。邻居及认识他的摊贩们说,毛老九卖水果,是从今年春节后才开始,此前七八年,一直是推着一个小滑车,卖袜子之类的小百货。而最早时,他曾经还是一个乞丐。为了做起水果买卖,他向房东借了一千块钱,而这笔钱,还一分没还。在出事前一天,毛老九卖了六七箱酥梨。

觉得他很可怜。女房东王某说,实际上,毛老九已经在她家院子里搭的简易房里住了十年,虽然现在说的是每个月一百块的房租,但几乎还从未收过他的租金。

毛老九的右腿从膝盖上方截肢,身高大约1.6米左右,面色黯淡。邻居说,他已经残疾二十多年了。中华南路的店主们说,平时看到他推车上台阶,一般都会帮把手,而他也会说声谢谢。感觉他还是蛮客气的。

从现场的图片看到,毛老九的上衣有四五个窟窿,裤子用一条旧红布系着。邻居们说,这些衣服,通常是别人送的。房屋外的一个煤炉子,有时候可能好几天都是灭的。经常饿着肚子。有时候吃点水果,或者找别人要点水喝。好心人见到他,会给他买几个馒头吃吃。邻居说。

邻居们说,平时也会听到毛老九说起城管,但他们的印象是,由于毛老九是个残疾人,城管以往并未多管他。这一次,涉事城管可能并非原来该路段的城管。而谈起26日的事件,多位摊贩都特别突出死者是残疾人的事实。他们指责城管没收毛老九的秤。

This entry passed through the Full-Text RSS service — if this is your content and you're reading it on someone else's site, please read the FAQ at fivefilters.org/content-only/faq.php#publishers. Five Filters featured article: Ten Years Of Media Lens – Our Problem With Mainstream Dissidents.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定期获得翻墙信息?请电邮订阅数字时代




2011年7月28日, 10:00 上午
分类: 公民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