给火车站注入人文生命

(2011-07-16)

早报导读

吴惠珍

这几个星期来,国人忙于参观停用的火车站,这是一个见证历史的地方,也是许多人为了生活奔波的见证地。火车站是一个充满悲欢离合的场所,在人生的旅途上,它扮演着重要的角色,只不过,在平日,它默默地运作,引不起人们的注意,直到它将要告别,直到“轰轰”声不再。

拍照留念,与朋友沿着铁路散步,一家大小,坐火车漫游,把生活的片段影像,投在这个即将成为历史的火车站里,充满温馨的一幕,天天在上演,直至黄昏落幕。

如今火车站已经走入了历史,以后它将扮演怎样的角色呢?政府的决定,让人期待。这个火车站外表虽然有点陈旧,但细心观看,会发现它那独有的建筑,在我国并不多见,对古迹来说,是很珍贵的,很有保留的价值。

浮尔顿大厦也是我国的古迹之一,如今已经成为了五星级酒店,就算保留了古迹,但与大多数人已经有了距离。因此国人更加希望火车站能成为一个雅俗共赏的地方,那莫过于改装成博物馆。

把火车站改建成博物馆,外国也有先例,如巴黎的“奥塞”美术馆。它是塞纳河畔一道迷人的风景。它在1900年,为了举办世界博览会所建,鉴于当时的巴黎人害怕它破坏了塞纳河的景观,所以承建的铁路公司特地邀请著名的建筑师来兴建。在当时,这个火车站是法国巴黎一个非常繁忙的火车站。

1961年法国国营铁路公司决定出售火车站,因为它早已无法满足现代铁路的繁忙任务,但当时法国人民反对将它拆除,法国政府决定把这个废弃的火车站改建成博物馆,喜爱艺术的法国人民当然欣喜万分。火车站得以保留,今天我们才有机会看到如此丰富的画作。

1986年12月博物馆开始向公众开放,至今是世界上数一数二的博物馆,收藏的画作主要是19世纪初与19世纪末的名家作品。它每天吸引了千千万万的绘画爱好者前来参观。梵高的《自画像》,雷诺瓦的《煎饼磨坊》都是镇馆之宝。

当然,我国的历史,还有文化等背景无法与法国相比,但如果我国的政府能把这个火车站改装成一个小型的博物馆,那真是人民的一大喜讯。这是一个培养国人爱好艺术,培养国民气质的好机会。

博物馆不一定要大、要宏伟,小型的博物馆会让人有一份亲切感,画作也不一定要是大师的作品,以个人浅见,我觉得它更适合作为培养本地画家的地方,或作为我国先驱画家的展览馆。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定期获得翻墙信息?请电邮订阅数字时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