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发生强拆打死村民事件的西安市梁家街村,近日再有村民因被胁迫签署拆迁安置协议而喝农药自杀身亡。

图片:06年梁家街强拆打死村民靳中华曾引发街头悼念、堵路等群体性事件。(志愿者发给本台记者丁小)

6月29号,西安灞桥区梁家街村七组73岁的陈益民在住所服农药敌敌畏,送院抢救无效身亡。据村民反映,事件起因是,6月24号,陈益民与该村另外几名抵制非法拆迁的维权骨干聚会,商议将再次到西安市政府信访后,几人受到严密监控,不准出门。6月27号,更有四人进入陈益民住处儿子家,逼他签拆迁安置协议,扬言如不从,就要杀他的儿子、儿媳、孙子。于是发生了29号陈益民服毒自尽的悲剧。
 
事发一周,本周一清晨,陈益民的尸体在官方安排下火化,不少该村村民未能如愿前往送行,其中村民王女士告诉本台:“ 人家没签字,房子拆迁了,也没去领钱,要求按政策办。最近给人家做动员工作,几个人看着,轮换着,硬是把人逼着喝了农药了。今天火化了,本来很多村民准备去,大家都想送他一程。没赶上,太早了,没到七点就走了,村干部什么都去了。不知道赔偿了多少,隔了六天,不许别人接近他家,人家有人监视着。”
 
据悉,死者陈益民的家人和村民数十人6月30号曾到灞桥区政府喊冤抗议,政府当时表示,给陈家3万元治丧费,家属其后受到严密监控、通讯工具被窃听、村干部连续做思想工作、并被警告:“不要再闹了,也不要把这件事通过媒体曝光,如果这件事被敌对势力利用了,那性质就严重了,情况就复杂了,就不好办了。”等等。
 
本台记者周一联系上陈益民的家人,他们三缄其口,只称对于政府处理满意,他的女儿说:“ 我们家属比较满意。(政府做出赔偿么?)这个不方便告诉你。(他喝药是因为拆迁问题么?)对不起,请不要问我们了。我们不想过去的事情了,我们心里也很难受了,谢谢你的好意,这个事情画上句号了。(安置房方面呢?)对我们来说,没有权利和义务管那么多事情,只能说,对我们的事情了结得还满意一点。”
 
陈益民是梁家街村近年因拆迁死亡的第二个人。2006年4月26日,街道办事处拆迁的第八项目部雇佣打手暴力逼迁,村民靳中华当场被打死,另外六村民重伤。事件一度引发群体性堵路抗议, 其后警察强行驱散,死者靳中华家属签署“因病死亡”的结论,据称封口费是16万元。
 
事件平息不久,政府继续对该村强拆, 2006年9月12日区政府、街道办事处官员带领几百打手的暴力强拆的十二户人家中,就包括陈益民的房子,他当时被拉着胳膊抬着腿,倒拖着从三楼拖出大门外30米。时隔近五年,这位老人宁死也没有在拆迁安置协议上签字。
 
04年起,政府三环路建设征用梁家街村土地386亩,每亩只给村民补偿3万元;强拆 360多户村民的房屋,每平方米补偿仅有二、三百元,最终额外多占了近300亩土地,进行房地产开发、更有大片撂荒。
 
安置房被安排在离该村四、五里远的柳巷村土地上兴建,梁家街村民质疑,该地块属于租用地且没有建设许可证,至今有142户村民拒绝搬进安置房,其中54户没有签拆迁安置协议。多来村民不断抗争、上访,要求政府原地安置以及退还多占的土地,过程中除了暴力威胁和殴打,另有三名维权代表08年被以“非法集会,严重扰乱社会秩序”罪名,判刑一到四年不等,而压迫并未结束。
 
王女士说:“至今我们村还有几十户人没有签字,现在主要的干将都在被逼签字,叫人看守着。给我们的赔偿太少,一平方才三百块,社员们都不愿意。也没有低保什么的,老年人没有工作能力,什么收入都没有。”
 

以上是自由亚洲电台特约记者丁小的采访报道。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定期获得翻墙信息?请电邮订阅数字时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