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听到的一个有创意的“励志方法”来自于一位中科院院士。他在一次讲座中说,因为家里那时没有闹钟,为了早起读书,他创造出“尿疗法”,就是睡觉前喝一大杯水,让自己被尿意唤醒,然后读书。听到这个方法后,我马上联想到成语“头悬梁,锥刺股”,但比较起来,显然是“尿疗法”更有幽默感。虽然现在的手机都有闹钟功能,但意志薄弱的时候,把手机藏进被子,因而错过时间的事情也不是没有。在一次需要凌晨四点起床的时候,为了双保险,我尝试过一次“尿疗法”,睡前喝了一杯水,结果惨败,凌晨2点半就起来了。这时我才意识到,“尿疗法”的操作并不简单,喝多少水,几点喝,才能确保在几点起,是长期实验的结果,不是我这种偶尔为之的人能够效仿的。找到一个方法,防止自己把闹钟藏进被子,才是我最需要的,比如,设十次闹钟等等。

想到“招数”这个题目,是因为我觉得为什么有的人心想事成了,有的人光想不成,区别很可能在于前者找到了方法,而后者没找到。而在“想法”这个步骤上,大家其实都是半斤八两。

拿写专栏来说吧。这个活儿看上去简单,但每周准点交一篇,并非易事。一个经常发生的情况就是,坐在电脑前好几个小时,网上都绕地球好几圈了,还是没写出来。我的办法是,一旦出现这种情况,就给自己放一天假,哪儿凉快哪儿呆着去,坚决扔掉这个任务。看个电影,在网上毫无目的毫无任务地闲逛,都可以减轻那种想写又写不出的焦灼感。而一天的轻松过后,一种小小的内疚感就会浮出脑海,并进而推动写作效率。

这种方法类似于“自我催眠”。行为学家丹•艾瑞里在强迫自己吃一种试验阶段的新药治病时,采用了“DVD”疗法。为了抵抗头痛的副作用,他在刚吃完药、副作用还没发作时,就用最舒服的姿势看平时“舍不得”看的DVD,给自己制造一种“吃了药才有DVD看”的假象。当然“骗自己”最根本的前提还是自律,如果你买了DVD却无法摒到吃药的时候看呢?如果你放了一天羊,却没发现有什么内疚感呢?

这些方法都是相当个性化的。我有位画家朋友为了画出一个展览的作品,整整四个月把自己关在工作室里,期间有好几次相当诱人的娱乐邀约,均被拒绝。如果我是他,可能会使用录音电话:“对不起,我有事不能去”之类。因为如果是我本人接,很可能就出去玩了,不管当初下过什么海誓山盟。

先搞定自己,再去搞定世界。安内之后,才可以更坚定地攘外。而对付世界的方法,我想做商务、做管理的人可能更高明,就用不着我罗索了。

(作者电子邮箱:[email protected]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定期获得翻墙信息?请电邮订阅数字时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