挪威乌托亚岛于2011年7月22日发生惨案,至少85名参与政治青年夏令营的学员遭到杀害,举世闻之震惊,凶手身分现证实为布尔维克(Anders Behring Breivik),他乔装为警官,在现场扫射身边所有人,亦不放过跳入水中逃命的人;事件发生前数小时,首都奥斯陆才发生爆炸案,导致七人死亡与政府大陆庞大损失,布尔维克亦为幕后主嫌。

工党青年组织AUF每年都会到乌托亚岛举办夏令营,来自全国各地的年轻人聚集在此讨论政治、听音乐、运动、出席现任或前政治人物的演说;乌托亚岛距首都奥斯陆车程不到一小时。当天枪手出现之前,AUF的Twitter讯息#Utøya标签里显示,约有700人参加活动,讨论环境、女权、中东政治等议题,那天下雨,但气氛很好,但后来Twitter帐号便一片沉默。

Prableen Kaur

Prableen Kaur

幸存故事

Prableen Kaur是位23岁的奥斯陆政治人物兼青年领袖,事件发生隔天,她用挪威文在博客写下亲眼所见,她当时幸运地逃离魔掌活下来,透过手机、Twitter、Facebook告知亲友自己还活着。英国《电讯报》将全文译为英文,数百人之后到她的博客留言支持与祝福。

以下节录部分片段:

我醒来,无法入眠,我坐在客厅里,感到悲伤、愤怒、愉快,天啊,我百感交集,满是情绪与想法。我很害怕,听得见最细微的声音,我想写下乌托亚岛发生的经过,我目所及、我心所感、我当时所为。

奥斯陆爆炸案发生后,我们在主要建筑召开紧急会议,之后来自阿克休斯与奥斯陆的成员也举行会议;会后许多人聚集在主要建筑内外,当时还庆幸在岛上很安全,没有人知道地狱也在这里出现裂口。

她描述听见枪响后,周遭人们既困惑又惊恐,匆忙跑到后头的房间,趴在地上找掩护,由于枪声大作,许多人开始跳窗,由于自已是最后一人,她当时觉得自己性命不保;她重重摔在地上后,奋力起身逃入树林,之后哭着打电话给母亲,不知道自己能否幸存。

这时她在Twitter写道:

@PrableenKaur:我还活着。

她继续写下故事:

人们跳入水中游泳向前,我选择躺下,决定若杀手前来就装死,不会逃跑或游泳,我无法表达心中感受的恐惧。

一名男子前来说,“我是警员”,我躺着不动,有人大喊要他证明,我不记得他说了什么,但他动手开枪,他把枪上膛,射杀我附近的人,我还躺在原地,心想, “完了,他在这里,他会对我开枪,我要死了”。人们惊声尖叫,我听到其他人中弹,更多人跃入水中,我还在原地,握着手机,躺在一个女孩的腿上,还有两个人 倒在我的脚上,我还是躺着不动。手机响起好几次,我还是不动,继续装死。我至少躺了一小时,周遭一片死寂,我慢慢转过头,看看是否还有人活着,我看到血 迹,很恐惧,我决定起身,我一直躺在一具尸体上,还有两具尸体倒在我身上,他们是我的守护天使。

因为不知道杀手是否会回来,决定也跳下水逃走,后来被一艘船救起,回到岸边和父兄团圆。

她在前往夏令营的途中,于7月21日写道:

@PrableenKaur:正在前往乌托亚岛的路上,这是夏天最美好的探险。

她在事件描述最后一段表示:

事件发生后已过了好几个小时,我仍然感到震惊,还难以理解这一切,我看到朋友变成遗体,好几位朋友不见踪影,我庆幸自己会游泳, 庆幸自己还活着,受到上帝眷顾,我有好多感触、好多想法,我想到所有亲戚,想到失去的种种,岛上成为一座地狱,夏天最美好的探险,变成挪威最可怕的梦魇。

校对:Soup

作者 Solana Larsen · 译者 Leonard · 阅读原文 [en] · 则留言 (0)
分享: HEMiDEMi · MyShare · Shouker · facebook · twitter · reddit · StumbleUpon · delicious · Instapaper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定期获得翻墙信息?请电邮订阅数字时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