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苗蛮子 | 评论(0) | 标签:时事观点

近日,四川宜宾市常务副市长徐进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自称“我去过60多个国家”,引发网友围观与质疑。市委宣传部工作人员表示,徐副市长说去了那就是去了。不过,刊发该报道的官网已将“去过60多个国家”这句话删掉了。

虽然现在官员出国已不是什么新鲜事,但区区一个中部省份的地市级副市长,竟然周游了60多个国家,还是多多少少让人感到惊讶。

据网上资料可知,这位副市长现年50岁,工作32年。从2000年起,徐进先后做过成都市计委副主任、省国资委副主任、挂职都江堰市委副书记,2007年至今,官至宜宾市常务副市长,拟提任市委副书记和市长。仕途一路飙升,且将要担大任,不简单啊。

一般情况下,徐进周游列国的次数,不能囊括其32年的工作生涯。按市委宣传部工作人员的说法,60多国,是从徐进2002年在长江商学院求学开始算起的。即便如此,每年出国的次数也很可观——达7次之多。而恐怕其出国的次数,很可能集中于最近几年。再者,这60指的是国家数字,其中是否存在有的国家去过多次呢?如此算来,徐副市长的出国次数,恐怕要远远高于60次。

如果说,此前,媒体报道的官员出国,多集中于官员的消费数目上。而此次徐进的一语道破天机,则为“一个领导在任期间出国多少次”这样的问题,提供了一个参照标准。在我们的感官印象中,似乎一个国家领导人在任期内所出国的次数都没有如此之多。按照徐进目前的这个“成绩”,可想而知,其由副职转为正职后,出国的“产量”该翻多少番?!

显然,官员有出国的权利,但因其身份特殊,出国必须要做到信息透明。比如,徐进这60余次出国中,公务考察、私人赞助、自费游之间的比例是多少?公务考察的具体情况又是怎样的?私人赞助又是何种原因?对于这些问题,徐进以及相关部门都有必要作出具体说明,以消除公众的疑虑。毕竟,在当前官员动用“三公经费”出国游成为“老大难”的背景下,徐进出国次数如此之多,显然不太合乎常理,难免不让公众产生“三公”作伴的观感。

遗憾地是,面对公众的质疑,相关人员玩起了“”:要么当事人沉默以作壁上观,要么网站工作人员说不知情,要么“领导都不在”。更为滑稽的是,徐进所谓的“我去过60多个国家”,开始被写进新闻报道,自豪感一览无余;而被质疑后,偷偷迅速将之删除,没曾想被网友用网页快照逮了个正着,可谓丢人丢到家了。如此回应姿态,不但不能消除公众的质疑,反而坐实其中存在的种种“猫腻”。

副市长“去过60多个国家”现象表明,彻底、具体而完整地公开包括公款出国在内的“三公”经费,已显得刻不容缓。同时,这一现象也说明,较之中央部门,公开地方政府的“三公”经费,也同样显得紧要和迫切。事实上,在我国政府的全部财政开支中,各级地方所占比重比中央政府要大得多。其中,“三公”开支定然不少。基于此,“我去过60多个国家”,算是一封举报信。相关部门有必要介入严查,给公众一个交代。

苗蛮子的最新更新:

天堂该是基因检测时代的模样? / 2011-08-05 01:23 / 评论数(0)官员“触电”不过是种权力虚荣病 / 2011-08-03 00:26 / 评论数(2)权力逐利惯性下政治敏感的沦陷 / 2011-08-03 00:09 / 评论数(0)领导走后,铁面交警该怎么办? / 2011-08-01 01:56 / 评论数(1)变形的雕塑与扭曲的现实 / 2011-08-01 01:56 / 评论数(0)

美国私立高中搜索引擎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定期获得翻墙信息?请电邮订阅数字时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