核心提示:卢俊卿回答网上质疑时表示,我们这个项目不说是零腐败,而是负腐败。

8月18日,舆论漩涡中的卢俊卿接受了本报在内的多家媒体采访,首次公开回应了各方对中非希望工程的质疑。

“女儿志在慈善公益”

《21世纪》:你对你女儿卢星宇近来在网络上引发的争议有什么看法?

:大家关注到我女儿,这很正常。因为她年龄比较小,大家觉得她做的事情好像有点超出这个年龄段的常规。我自己的看法是这样的——我们做的这个事情是百分之一百零一的好,而不是百分之百的好。

《21世纪》:当时怎么想到做这个项目的?

卢俊卿:这个活动是我跟一位企业家谈的,他马上表示支持,要捐3000万、后来把捐款提升到一个亿。我问女儿大了做什么,她说第一不当官,第二不挣钱,然后做帮助别人的事情。

女儿自己第一个捐款,我跟着捐款,女儿的捐款第一个到账,我于是也给了1000万。我的捐款一共是1个亿人民币,每年给1000万元。我们是今年1月份研究做这个事情的,2月份就把钱汇过去了。

《21世纪》:有人质疑,中国还有很多贫困儿童需要资助,为什么你们要去资助非洲的儿童?

卢俊卿:周总理说过一句话,中国进入联合国是非洲兄弟把我们抬进去,我们要知恩图报。我们现在做的就是知恩图报,从民间的角度自发地给非洲捐一些希望小学,这是无可厚非的。

《21世纪》:网络上对你的公司,对华商协会都有一些质疑,你如何看待?

卢俊卿:我就两个结论。第一,我们这个项目不说是零腐败,而是负腐败。我们是跟青基会一起做这个项目,从没有收过一分钱的管理费,协议上也没有,我们是义务做的。今年以来,我们通过募捐,组织活动、到非洲考察,前后贴进去了500万元,这些都是有据可查的。

上次在青基会开会,我们报的账单,我说这500多万元是我们自己贴的,准确地说是我个人贴的。

《21世纪》:对于外界争议的收10%管理费的问题,你怎么看?

卢俊卿:青基会负责管钱、筹建学校,他们按照国家的管理规定提10%的管理费,一点不违规的。我们很理解他们的苦衷,他们哪有钱贴?

天九儒商集团是咨询公司

《21世纪》:能否透露一下你的公司的主要盈利途径有哪些?

卢俊卿:我的这个公司叫天九儒商集团,主要是为企业提供各种各样的咨询服务,如投融资对接、合同对接、管理咨询等,以此获取我们的收益。这个公司19年了。

《21世纪》:华商协会跟你的公司什么关系?

卢俊卿:天九儒商集团是华商协会授权服务机构之一。华商协会是一个公益的、非盈利的平台,协会做六年了,没收过一分钱,就是搭建平台,让大家在这个平台上跟正规机构合作。

当然,被授权的服务机构不仅是天九儒商集团,北大纵横管理集团被授权做管理咨询服务,还有一些税务咨询公司、法律咨询公司、律师事务所等。

《21世纪》:公司等于是你的家族企业?

卢俊卿:也不是完全的家族企业,因为我们有30多个股东。家族的管理成员占的比例可能不到1/4。我们协会在香港是公司、社团双重注册,因为中国大陆不能注册“世界”两个字。

《21世纪》:公众对你的学历也有质疑,如普来斯顿是不是模仿普林斯顿的大学?

卢俊卿:我读的这个大学是北京大学中国老教授协会(当时老教授协会会长是吴树青,他是北大老校长)跟美国的普来斯顿大学合作的博士班。我读的这个班、这个大学当然在美国不是特别有名气。读的大学不好也有问题吗?这净是瞎扯。我也没写普林斯顿大学,对不对,这个东西大家过多关注没什么意思。

问:有人说,你们三兄弟是改了名字才加入华商协会的?

卢俊卿:这是瞎扯,我们几个兄弟在没有成立华商协会之前他们就是这个名字了。我母亲生日的时候,我弟弟说要献孝心,把自己的名字改成跟我母亲姓了。

(感谢腾讯微博协助采访)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定期获得翻墙信息?请电邮订阅数字时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