史上最愚蠢的土地政策

作者:许国申

来源:作者赐稿

来源日期:2011-8-14

本站发布时间:2011-8-14 10:23:35

阅读量:68次

众所周知,近几年中国的地方财政是土地财政,即依靠增量土地创造财政收入——通过卖地的土地出让金来满足财政需求。这个土地政策如果制定得合理,公平,也是有可持续性的;但是,中国的土地政策却是历史上最愚蠢的土地政策。

说它愚蠢,主要表现在两个方面:

第一,居住用地价格远远高于工业用地。就当下的价格说,工业用地一般每平方米二三百元,居住用地每平方米达数千乃至上万元。同样出让土地,为什么价格相差悬殊?有人说出让时间长短不同。不错,出让时间长短是相差近一半。但是,出让价格岂止相差近一半?有人说工业用地可以为地方政府创造税收。这话也有道理,但是,政府的“税收”是谁创造的?没有人,哪来的税收?再说,一个人活着,要吃要喝要住要行要工作,哪一天不在直接或间接地为政府创造税收?

工业用地低价转让,居住用地高价拍卖,无疑是见钱而不见人。这项政策践踏了中国公民生存与发展的最基本的权利——居住权。如果说英国历史上的“圈地运动”是“羊吃人”,那么今天中国的土地政策是“机器吃人”。而“机器吃人”的本质是“人吃人”——有钱购买工业用地的富人吃掉无钱买不起房子的穷人。如果政府的政策是明智的,文明的,就应该无偿提供等量的土地给每一个公民居住,让他们安居乐业,并在安居乐业的一生中不断地为政府创造税收。再退一步,即使向机器、向富人偏斜吧,表面上总得维持公平公正——那就得让工业用地与居住用地同价。如果公民居住用地与工业用地同价,中国会有这么高的房价吗?会有那么多的人“蜗居”吗?中国社会会有这么尖锐的矛盾、有这么多的百姓抱怨政府吗?

第二,土地价格不稳定,居住用地拍卖价越拍越高,把后买房者一生乃至几生的血汗钱偷偷地转移到先得房者手上,把后卖土地所得用来补贴早卖土地造成的亏损,直到无地可卖,无人买地,无钱可以补贴。前一方面无须解释,我只说后一方面——

举个例子。某地最早出让土地每亩5000元。那时,失地农民的补贴很少,多余的钱,当年就被政府花掉了。如今每亩土地出让价抬高到50000了,物价也推高了,失地补贴也增加了。——大家应该看到,而今增加失地补贴的农民,并不止于刚失地的农民,还包括自开始出让土地以来失去土地的农民。这样,政府后来高价拍卖的土地所得,就有一部分被补贴先前失地农民消化掉了;多余部分,又被政府当年就用掉了。如果能够年年出让等量土地,年年大幅度推高土地价格,因为失地农民补贴增加毕竟有限,所以政府在当年还是能够从中赢取暴利。但是以后呢?总有一年,无地可卖了,或者无人会买了,或者地价再也推不高了,但是失地农民的补贴还得年年照发,而且随着物价升高年年增加。到那时候,拿什么补贴失地农民?

由此可见,土地价格不稳定,居住用地价格越拍越高,是一项“卖血”的政策,“杀鸡取卵”的政策,“寅吃卯粮”的政策,短命的政策,断子绝孙的政策,历史上最愚蠢最不道德最无人性的政策!

最近,北京政府出台了“限地价、竞房价”政策,每平方米售价不高于13600元。与前几年比,中止了居住用地高价拍卖,总算有了一点进步。但是从另一方面看,它却又好像是在保护房价——确保北京房价每平方米不低于13000元。为什么要保房价呢?前些年政府“压”房价越“压”越高,而今高得离谱了,是不是又怕房价回归到合理的水平呢?我相信政府“压”房价无能为力,而保房价却大有作为。——比如某地本来每平方米4500元卖不动,政府搞一次大拆迁,每平方米补偿5500元,不到半年,房价就突然窜过了10000元。——政府官员与房地产老板那个欢喜呀,无论怎样都无法形容!

还有一点隐忧:谁来保证限价房的质量?一旦楼垮,全家没命,没有质量保证的限价房,敢买吗?

政府啊政府,你们忙这忙那的,怎么总是忙不到点子上?——为什么不能给百姓以公平、不给社会以公道?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定期获得翻墙信息?请电邮订阅数字时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