尼克松笔下的毛蒋让我们悟到了什么

作者:李逊达

来源:作者赐稿

来源日期:2011-8-27

本站发布时间:2011-8-27 9:01:00

阅读量:78次

  尼克松笔下的两位中国领袖都曾经互相被贬为“匪”,但却又都离不开和美国总统尼克松交往。他们在从政时都有过政治丑闻,但中国文化仍决定了他们的历史地位,而尼克松终因水门事件而被弹劾,为此他不得不辞职。

  两种文化产生两种绝然不同的结果,从而体现了中国封建文化的落后和它的残酷性。尼克松一针见血地指出:“我觉察到他们两人在提到国家时,都有点秦始皇帝的口吻。两人的姿态和讲话似乎给人一种感觉,他们的命运同国家的命运是连在一起的。两个这样的领袖在历史中相逢,只会冲突,不会妥协。一个成为征服者,另一个成为被征服者。”

  然而在互相征服过程中,真正受到伤害的却是人民。人民只能接受战争的灾难,而征服者却满足了征服对手的痛快。

  由此可见,西方文化所带来的不同文明也是显而易见的,马克思带来了暴力,尼克松带来了向美国人民认错而辞职。不同的文明,领袖作出了不同选择,人民能选择吗?美国人民用选票选择总统,中国农民选择村长,市民选择居委主任还只是刚开始,我们还有什么底气去和美国争辩什么人权呢?

  还是让我们重温当年尼克松的辞言吧,他的“极大悲伤”却没有带来广场的暴力,而我们过去总因领导的生死,而让广场流血。领袖、国家、人民的命运为何如此紧紧地捆帮在一起?这是我悟到的一个思想,谁能回答我?能否请闵良臣先生用诗来呼唤呢?

  最高法院全体通过对尼克松的裁决。众议院司法委员会通过了三项对尼克松的弹劾:妨碍司法公正、滥用总统职权、试图反抗委员会的传唤以妨碍弹劾程序。尼克松终于在1974年8月5日交出了三盘录音带,其中一盘清晰地记录了尼克松曾经积极参与掩盖事件。面对不可避免的弹劾,理查德·尼克松辞去了总统职务面对公众,尼克松无奈地作出了如下演讲:“我希望我的这个举动能加速美国急需治疗的进程。我对这些日子所发生的事件可能给人们带来的伤害深表遗憾。我要说的是,如果我的一些判断错了,有些的确是错了,我的初衷也是认为它们对国家有利才这么做的……明天中午,我将正式辞去美国总统的职务。到那时,副总统福特将在这间办公室宣誓就任总统。在回想起我们对美国再次升起的高度希望时,我感到极大的悲伤。”

  荐文

  尼克松评毛蒋:提国家都有秦始皇的口吻

  作者:师永刚 张凡

  来源:《蒋介石1887-1975.下》

  尼克松在其回忆录《领袖们》中比较了毛泽东和蒋介石:我觉察到他们两人在提到国家时,都有点秦始皇帝的口吻。两人的姿态和讲话似乎给人一种感觉,他们的命运同国家的命运是连在一起的。

  1945年重庆谈判时的蒋介石与毛泽东,都已成为各自党派的领袖。蒋介石1938年4月1日当选中国国民党总裁,此职为他一人所独有,直至其身故。毛泽东则于1945年6月19日当选中国共产党中央委员会主席,后为中华人民共和国主席,直至去世。

  但此际两人会面之时,互称先生。毛泽东在公开场合亦尊称其为蒋委员长。在更长时间段中,双方的称呼则都以“匪”命名。蒋介石自1927年与中共决裂之后,就将朱德、毛泽东在井冈山等地建立独立的武装称之为“赤匪”、“”。直到第四次“围剿”的时候则以“朱毛赤匪”统称。及至后来中共建立延安根据地,毛泽东地位确定,蒋介石始以“毛匪”称之。

  毛泽东则在1927年就开始在自己的文章中给蒋介石加上定义“反革命”后蒋介石被批判为“蒋帮头子”、“流氓刽子手”、“新兴军阀”、“旧势力之化身”、“军阀之工具”、“反革命”、“美帝国主义走狗”、“美帝国主义、封建地主阶级、官僚资产阶级、买办阶级等反动势力在中国的代表”等。毛泽东对蒋介石的评价包括:“大地主大资产阶级的政治代表”、“中国法西斯头子”、“独夫民贼”。

  第二次国共合作以后,双方似乎又回到原来的桌面上,蒋介石与毛泽东来往电报中均有互称“先生”之举。

  重庆谈判之后,大约是两人一生之中最后一次文明相称。

  1947年6月28日,蒋介石以国民政府最高法院的名义,对毛泽东下了“通缉令”。“毛匪泽东”的罪名是:“意图颠覆政府,其为内乱犯!”

  来而不往非礼也,此年10月,毛泽东下《中国人民解放军宣言》,人民解放军“逮捕、审判和惩办以蒋介石为首的内战罪犯”。当日举酒致意,他日发令通缉。此后战火纷飞,同时“毛匪”与“蒋匪”的口水仗一直打到了1949年之后。

  1972年,美国总统尼克松访华,会见毛泽东时他好奇地问:“蒋介石称主席为匪,不知道主席叫他什么?”

  毛泽东一听,哈哈大笑起来。周恩来趁这机会,替毛泽东作了答复:“一般地说,我们叫他蒋帮。有时在报上我们叫他匪,他反过来也叫我们匪。总之,我们互相对骂。”

  直到1980年蒋介石、毛泽东均已逝世后,两岸才逐渐不再以“匪”互骂。1983年蒋经国在“总统”文告中首次以中共而非共匪称呼。半个世纪的“匪”名之争渐渐落幕。

  尼克松在其回忆录《领袖们》中比较了毛泽东和蒋介石:我觉察到他们两人在提到国家时,都有点秦始皇帝的口吻。两人的姿态和讲话似乎给人一种感觉,他们的命运同国家的命运是连在一起的。两个这样的领袖在历史中相逢,只会冲突,不会妥协。一个成为征服者,另一个成为被征服者。

  尼克松对蒋毛两人都有评析,称:“毛举止随便,说话爱简略,给我的印象是有成打的问题同时在他脑里转动。他讲他的意见,心平气和,语调平淡,在一个规模较小的会场会引人注意,但不是雄辩之才。即使在说明重大观点时,他也喜欢语惊四座。”

  “蒋披一件十分整洁的黑色斗篷,头剃得光秃秃的,在私人场合,同他那肃穆寡言苟笑的态度相得益彰。在我说话时,他惯于不假思索地连声说好,好,显得有一点紧张。他双眼的神采给人自信和执拗的印象。眼眸是漆黑的,有时闪出光芒,在我们交换意见之前,不时环视办公室各处。在我们谈话的整个过程中,就盯着我的眼睛看。”

  据专家考证,在正式出版的15种毛泽东著作中,涉及人物305人。最多的是蒋介石,1044次;其次是马克思,913次。而在台湾出版的蒋介石40多种著作中,提到最多的人第一是孙中山,第二便是毛泽东。当然对于前者,蒋尊以总理,后者则仍以“匪”字代替。

  本文摘自《蒋介石1887-1975.下》,作者:师永刚张凡,出版社:华文出版社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定期获得翻墙信息?请电邮订阅数字时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