令狐补充 | 《科幻世界》的魔幻现实

《科幻世界》创刊已30年,拥有不少幻迷。近日,该杂志社长正在境外访问,一封署名“科幻世界全体员工”的公开信却上了网。信件以采编、广告、刊号为着眼点,历数社长的错误。明言如果继续容忍社长“不懂装懂瞎指挥、不作为乃至胡作为,刚过而立之年的《科幻世界》很快就将面目全非。”并要求立即撤销社长职务,公开选举新领导。

《科幻世界》发生的这事相当魔幻。首先,若去掉信中的某些名词,这事更像发生在非洲:乘领导人出访之机政变——真是如梦似幻。其二,一群杂志编辑,却要通过互联网诉诸民意,求助于幻迷,而不肯走正常申诉程序。热爱科幻却选择了魔幻,可谓颇为世故,深谙国情。

从公开信看,社长的做派也很魔幻。上任后,社长不爱科幻只爱向钱看:降低稿酬和杂志纸张档次,读者利益受损;违规搞一刊多号以牟利,蔑视政府法规;出卖杂志版面和经营权益,杂志社吃亏等等,都是毫无科幻精神的例子。更雷人的则是,他要求“中文编辑取代作者写小说,外文编辑取代译者译小说,美术编辑取代画家画插图。”这岂止魔幻,纯粹是排队上春晚的魔术吧?

事涉上级主管,魔幻依然。堂堂一省科协,衮衮诸公科学素养何在?30年也没建成一个下情上达的简单机制,以至于家丑外扬。坐视劳苦功高的前几任社长人亡政息,实属尸位素餐。诸位莫非都正飞向人马座?或者照射了珊瑚岛上的死光?

事件中,只有纪委介入调查的片段,既不魔幻也不科幻,而是很亲切。本来信中的指控,都不难查证。但结果却是信上的“全体员工”,变成了“部分员工”,离“一小撮”只有0.01毫米了。而前任社长,以中国式魔幻现实主义小说闻名的作家阿来,则行使了公民可以不仗义执言的权利,以不了解情况为由,婉拒了记者的追问,现实得触手可及。

科幻和魔幻,有血缘关系,大家都靠想象力吃饭,只是所本不同。但科幻更有优越感是显而易见的,毕竟眼下科学之强势,足以左右文明取向。惜乎《科幻世界》杂志的遭遇给启示我们,魔幻的力量也无处不在,更不能小觑。尤其是某些无能还要乱来的单位头头,更要提防公费出境既是待遇,也可能是仕途的滑铁卢。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定期获得翻墙信息?请电邮订阅数字时代

2011年8月29日, 11:23 下午
分类: 公民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