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在全国各大城市,又到了小学招生报名的时候了。从
21世纪初开始,国务院办公厅就开始年复一年地转发《教育部等部门关于进一步做好进城务工就业农民子女义务教育工作意见的通知》,然而,外来工子弟想在城里上公立学校,却还是那么难。


在广州,有报道称:“一些学校的择校学位变得‘万金难求’。同时,好的外来工子弟学校学位也日益紧缺。广州白云区某民办小学门外上百家长冒雨熬夜苦候十多小时。一位家长说:‘我凌晨
5点就来排队了,以为够早了,但前面却有120位。’”

今年年初,广州下发《关于进一步做好优秀外来工入户和农民工子女义务教育工作的意见》,市教育局提出将外来子女入学问题下放到各区县,由各区县出台政策解决,但收效并不明显。


不仅仅是在广州,全国范围内,外来工子女“上学难、上学贵”,公立学校仍是“香饽饽”都是普遍现象。这自然引发人们对教育公平的质疑。症结何在?本刊就此采访广州知名民办教育人士信力建。

1
年初广州下发文件,规定来穗外来务工者居住半年其子女可申请公办学校义务教育,你怎么看?


:方案年年都做,但雷声大,雨点没落下来。谁请客谁买单,现在是中央请吃饭不买单。

2
广州的外来工子女入学现状如何?


信力建:目前,广州约有
50万外来工子女,主要在老城区;其中有20万在公立学校,30万在民办学校,民办学校大致有300家。


现在的
9年义务教育有一个很大的不公平:公立学校得到了政府资助,广州的户籍市民每个学生每学年得到的款项大概40006000块钱,而非户籍居民一分钱都没有。

3
一方面是巨大的外来工子女入学需求,一方面是所谓学位缺口很大,如何缓解二者矛盾?


信力建:其实学位本身是不缺的,民办学校的学位就很空,而是所谓的优质学位紧缺。

4
为何会出现优质学位紧缺?


信力建:政府错位造成的。本来教育资源应该投向办国民学校,不这么办,还把有限的教育资源投给少数优质学校(名校),帮助富人,忽略了其他普通学校,人为加剧了教育不公平。

5
那该怎么改革?


信力建:关键是公立学校要回到公共服务的框架下,政府的责任,是按照均等发展的原则,用纳税人的钱去帮助普天下国民入学,确立教育公平,打破教育资源的分配不均衡状况。

6
刚才谈了城市本地户籍子弟的入学问题,那在外来工子女教育方面,世界其他国家有可资借鉴的样本吗?


信力建:按照美国的观点,你在哪里出生就是哪里人,外来工子女和本地居民享有同等受教育权,美国和日本的
9年义务教育是以法定划定学区,即用法律条文的形式规定学区归属哪个学校。不像我们现在所谓的学区(地段生),地段划分不清,甚至是黑箱操作。


第二,学区的学生经费基本一致,不按学校按学生人数来划拨教育经费。

7
平等均分教育资源,这样做确实可以抹平名校和非名校的差距,那如果想上更优质的学校呢?


信力建:你可以进私立学校啊。在国外,所有的名校都是私立的,所有的私立学校都帮助有钱人,所有的公办学校都帮助穷人,劫富济贫。但在中国完全颠倒过来——越有钱的人越想送子女到公立学校;农村孩子、外来工子弟,根本没人管。

8
如何让民众公平地分享教育资源?


信力建:增加供给,如果政府把基础的保障性教育做好了,就不会存在太大问题;鼓励各种富人或慈善部门去办教育基金,富人、
NGO机构都可以办学。

9
中国教育呈现出怎样的特点与不足?


信力建:奴化教育,教育跟不上时代。我们的教育还停留在计划经济时代。

10
如何改善中国教育水平?


信力建:打破垄断,大力发展教育事业。西方的教育业有很多
NGO和慈善基金会支持,关键要放开办学限制,拓展民办或公益学校,办学质量要靠竞争来提高,好的学校会从竞争中产生。


(来源:南方周末)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定期获得翻墙信息?请电邮订阅数字时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