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力建 | 成吉思汗的纠结


历史上有很多人,虽然杀人如麻,可是那些被他屠杀的人们却不仅不仇恨他或鄙视他,反而认为他是好汉是豪杰,甚至是“民族英雄”——譬如,成吉思汗。有人就认为“成吉思汗不仅是蒙古族历史上的杰出政治家、军事家,也是中华民族英雄!”为此,还列举了一些政界名流的言说:譬如,有名流曾为成吉思汗题词:“纪念成吉思汗,民族英雄!”旗帜鲜明地提出了民族英雄的观点!还有名流在自己名词中称他是“一代天骄”。或者评价云:“成吉思汗是民族伟人,也是世界巨人,这是我们足以自豪的。”等等。总之是“赵太爷都说他有理”一类。


然而,这种吹捧显然经不起历史检验。


首先,成吉思汗根本不是本“民族”。
中国自古称作华夏民族,指的是由炎黄部落发展并传承而来,以华夏文明为核心、华夏民族为主体的,在两河流域和其周围地域活动生息的一个民族。而成吉思汗铁木真众所周知是蒙古人。蒙古人发源于蒙古高原,跟华夏民族半点关系也没有,铁木真的出生地外蒙古肯特省达达勒镇,也跟中国半点关系没有,满清前几千年来中国的历朝历代,也都无一例外地把北方游牧民族统统视为外族,在这样铁一般的事实下,铁木真他一个既不具有华夏血统,又不在华夏地区出生、生活的蒙古帝国的创始人,怎么会变成了中国人?有人说,铁木真的后裔建立的大元帝国,首府设在北京,所以元朝是中国历史上的朝代之一,明朝取代元朝以后,统驭元朝的部分疆域,蒙古人已经并入中华民族,所以铁木真也可以算作是中国人。然而,事实上铁木真早就在元朝取代宋朝的半个世纪前就作古了,人家生前赫赫一个蒙古帝国的缔造者,与中国风马牛不相及,蒙元在华夏也仅仅统治了短短几十年就赶回大漠去了,还保有北元这样的一个独立主权,并没有受明朝的统治,把以蒙古皇帝身份统治中国的蒙古人说成是中国人已经够勉强的了(向来只有奴隶跟主人姓的道理,哪有主人跟奴隶姓的道理?),还把人家早已作古的祖先也硬说成是中国人,不是太莫名其妙了吗?而就影响来说,蒙古对俄罗斯的影响远远超过对中国的影响。客山汗国,阿斯特拉汗,西伯利亚汗,克里米亚汗,诺盖汗的蒙古鞑靼贵族们后来都供职于俄罗斯公国,成为很多大公,王,贵族的姓氏起源。蒙古鞑靼人不仅把血统形式传给了俄罗斯人,而且把政治制度,税收制度,海关制度和军事制度也传给了俄罗斯人,蒙古人为俄罗斯贡献了鲍里斯和费德尔戈杜诺夫两位沙皇。俄罗斯谚语说,如果深究俄罗斯人,就会出现鞑靼(蒙古)人。”
还有中亚、欧洲的一些国家,他们都比我们更早就纳入了蒙古帝国的版图,为什么最有资格的俄罗斯和中亚欧国家都不认铁木真为祖先?倒是我们对他情有独钟?


其次,成吉思汗和他的蒙古铁骑对汉民族只有杀戮没有正视更没有自以为是其代表。这方面例子举不胜举。当铁木真以及他的子孙当年带领着如虎似狼的蒙古铁骑像黑色的飓风一般狂卷亚欧大陆,从朝鲜半岛到多瑙河;丛极北苦寒之地到西奈半岛,蒙古军铁蹄所踏之处,一切都被无情的踏成碎片,文明毁于一旦,生灵惨遭涂炭,血流成河,尸积如山。人间沦为地狱,城市变为坟场。西夏人被屠杀灭绝,金人被大屠杀三天……亿万人民在蒙古兵的铁蹄下辗转呻吟。奸淫烧抢之后,留下的是被征服者无边的血泊、眼泪,遍野的废弃城廓、千里焦土,以及女人们被凌辱时无助的惨叫……国外的书籍中记载,蒙古帝国军队残暴、邪恶的行为包括把妇女强奸以后杀死,把孕妇的肚子刨开、屠杀尚未出生的婴儿、把死人的头摆成金字塔炫耀、取乐,无论男女老少一律处死,他们是一群十恶不赦的强盗。蒙古人灭花剌子模,屠寻思干(撒马尔罕)城约百万人口;灭西夏,屠八十余万。蒙古人数次西征,凡有抵抗即屠城,共屠数百城,包括屠杀了巴格达的数十万人口。整个中亚一片废墟。在中国范围内,蒙古人曾一度要杀绝中国人,让良田尽为牧场。若非耶律楚材劝说,恐怕今天早就没有中国人了。蒙古人仅在中国北方金境内(河南、河北、山东、山西)屠杀汉、女真人口占人口比例约占90,其中忽必烈屠杀了一千八百万人,中国北方90汉族平民惨遭种族灭绝。公元1279年,元蒙两度陷成都,先后大屠杀。“城中骸骨一百四十万,城外者不计”。“蜀民就死,率五十人为一聚,以刀悉刺之,乃积其尸。至暮,疑不死,复刺之”。四川在蒙古帝国屠杀前,最保守的估计有1300多万人,屠杀后竟然不满80万人。元丞相伯颜提出并屠杀张、王、刘、李、赵五姓汉人。蒙古人统治下的汉人、南人是贱民,财产可以任意夺取,妻女可以任意糟蹋,生命可以任意杀戮。汉人村落里每家新媳妇的头一夜是一定要给蒙古保长过的,中国人甚至连姓名都不能有,只能以出生日期为名,不能拥有武器,只能几家合用一把菜刀。剑桥中国史引用了最近人口研究结果,即宋代中国人口有至少一亿两千万、甚至更多,而元代只有5000万。在蒙古人杀戮和统治下,中国丧失了7000多万人口。蒙古帝国在中国境内的种族灭绝,是空前绝后的;受害者的人数,作为世界记录,放在《吉尼斯世界记录大全》1985年版。蒙元政权的超级野蛮使北方游牧民族从羡慕華夏文明变成蔑视華夏文明,他们再没有把中国人当成自己的同胞,而是当成自己的猎物。外蒙独立时,对几十万非蒙族的汉满居民进行种族清洗;内蒙的王公勾结日寇进贡中国军队。所有被蒙古入侵的民族都痛恨蒙古蛮族的入侵[在俄罗斯,前苏联还有专门的纪念蒙古大屠杀的博物馆],只有汉人例外。岂不是奇耻大辱!!象蒙古人那样残忍还算是人吗?中国人在歌颂成吉思汗挽弓射大雕的雄壮时是否也曾想到那无数支射雕的利箭正是射向中国人的祖先的?


即使其建国之后,也没有把汉人当成回事。元把境內的子民分为四等,第一当然是蒙古人。而第二等是色目人(即土儿其、波斯、巴格达、俄罗斯、波兰人等斯拉夫人甚至盎格鲁撒克逊的欧、亞金发碧眼白种人),在中国大地嗜虐的蒙古铁骑里有很多金发碧眼的唐基科德的战友。第三等是漢人(北方的契丹、女真人和汉人的后裔),第四等才是南人(包括汉人在内的真正中国人)。在中國的土地上中國人的地位最低。中国人都在水深火热中,接受亡国奴的待遇,蒙古人的政治才能及为落后,这是由于他们的文化更为落后之故。蒙古人向外扩张,并没有任何政治理想,如中国儒家学派所倡导的吊民伐罪,也没有任何高级情操的动力,如基督教、伊斯兰教传播福音到天涯地角。蒙古人向外扩张的目的,只有两个:一是掠夺财富;一是满足征眼欲望。了解蒙古帝国的野蛮本质和立国精神,就容易了解汉人所受迫害的沉重。在蒙古人眼中,汉人除了供给他们固定的田赋外,没有别的用处。而色目人(蓝眼睛白种人)则不然,他们在商业上的贡献,要超过汉人很多倍。蒙古人上自亲王公主,下至小民,都愿意把银币借给色目人,以收取利息。一两纹银的利息,十年后能高达一千零二十四两,这是一种恐怖的剥削,当时称为“羊羔儿息”,只有色目商人付得起。——方法很简单,必要时,色目商人只要向地方政府报案,说他在途中被盗匪抢劫,地方政府就得如数赔偿。所以汉人自然要比色目人低一等或低二等。


如此这般,我们还选他做自己“民族英雄”是不是有点对着王八叫祖先?或许,在一个弱肉强食的丛林社会,人们只羡慕和崇拜权力通吃的赢家。从这个意义上看,可以理解国人崇拜成吉思汗的心态。但是,相对汉人而言,成吉思汗毕竟是异族,他的荣耀并没有给汉人带来什么荣耀,更多的是杀戮和羞辱。好在汉语词典里有“认贼作父”一词,对于被征服民族的后代来说,他们可以忘记先辈所经历的苦难,把强暴的征服者认作自己的父亲,多少能获得一些精神上的安慰,至少可以向世人炫耀:瞧,咱们祖先多么伟大!曾经征服过欧亚大陆,版图面积傲视古今中外!毫无疑义,这种认贼作父式的自豪,是卑微而卑鄙的。假如你是征服者血缘上的后代,你的自豪情有可原;假如你是被征服者的后代,你崇拜征服者,为征服者歌功颂德,并希望征服者再活五百年,甚至万岁万万岁,要么你没有良心,忘记了先辈被征服的血泪,要么你是严重的脑残患者。脑残是当代中国人的通病,主要源于历来专制统治的奴役和驯化。


外国人对这种纠结发明了一个专门的词汇,那就是所谓“斯德哥尔摩综合症”:1973823日,两名劫匪闯进瑞典首都斯德哥尔摩一家银行,扣押6名职员作人质。一星期后,人质获救,奇怪的是,人质反而闷闷不乐,对警察表现出明显敌意;更出人意料的是,其中一名人质竟爱上绑匪,跑到监狱要与他私订终身;另一人则四处筹钱,请律师为绑匪开脱罪责。这种病症是一种心理疾病,缘自患者与绑架者共同生活,对其产生某种程度的认同感,也可称为“人质情结”。


中国人对成吉思汗的崇拜与认贼作父恰恰是这种“斯德哥尔摩综合症”的爆发。

This entry passed through the Full-Text RSS service — if this is your content and you're reading it on someone else's site, please read the FAQ at fivefilters.org/content-only/faq.php#publishers. Five Filters featured article: A ‘Malign Intellectual Subculture’ – George Monbiot Smears Chomsky, Herman, Peterson, Pilger And Media Lens.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定期获得翻墙信息?请电邮订阅数字时代




2011年8月3日, 2:31 上午
编辑:
分类: 公民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