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blog.sina.com.cn/s/blog_550675030100vudz.html

 

志永被抓的时候,曾经专门为他写过一篇文章《幸福的人是可耻的》。

这观点大体保留至今。

一个不义之雾遍披华林的社会,聪明是可耻的,成功是可耻的,幸福是可耻的,你应该明白我在说什么。

如今,志永结婚了,不只是为他高兴那么简单,内心里阵阵感动,眼睛里也是阵阵发热,有泪欲出,委实不知如何表达。

那一年,在各种舆论与正义声音的合力下,志永被放了出来。

我们散步于小月河的古城墙上,急迫的劝说是,结婚吧,结婚吧。

从那以后,还想着给他介绍对象呢,谁知,今天的新娘就是出狱后第一个给他打电话的人,那时候的崔筝还是报社的记者,志永是她要采访的对象,也是她心目中的大英雄吧。

请记住这个美丽姑娘的美丽名字——崔筝。

微博里说,崔筝嫁给志永,不但要入得厨房,也要做好出入班房的准备,这,该是怎样勇敢与值得钦佩的女子?

这是一个极不普通的婚礼,简洁,庄重,许多人不能出席,只得遥遥祝福。

一双双别样的眼睛穿梭其间,他们要完成任务,其实也见证了特别的历史。

谈不上热闹,都是极要好的朋友,军宁先生、证婚人李昌平,老同事笑蜀、涂名,萧翰夫妇、王建勋夫妇,滕彪夫妇,玉闪夫妇,,几乎全是北大出身的名士与英雄。

当志永手挽着新娘出来的一刻,激动中几乎落泪。

我们微微注目,示意,无言的祝福尽在其中。

崔筝,你的丈夫,最大的奇异是在一片侏儒、残暴、虚伪之中保持了正直。

是的,正直,是这个时代最为稀缺的品质,因为它的缺席,知识阶级既缺乏知识上的诚实,也缺少行动中的勇气,更别提这个阶级以外的市侩与小丑了。

他是最勇敢的,也恰是最安全的,那些通过残暴、勾兑、跻身、卖肉而活的遍地成功男人恰是最不安全,最可怕的。

世间女子常言在意男人的品质,也常把正直偶然地放在第一位,殊不知,在一个烂污与下流齐飞的社会里,正直是一件多么凶险的事?!

如此的男子被限制、打压、出局,甚至监禁,却百折不挠,坚韧不拔,这该是怎样的大丈夫?

但我还是想把您的丈夫称之为贵族,借用英国作家福斯特的话是这样说的:

但我还是相信贵族——贵族一词或许欠妥,是对民主有用的贵族。

  我所说的贵族不是以权力为本的贵族,并不凭借地位登记,也不依仗任何势力,而是敏感、多虑、自强的贵族。

这个贵族的成员每个国家都有,每个阶层都有,每个时代都有,他们相遇时心有灵犀,相知相惜。

他们代表人类真正的传统,即奇异的人类总能战胜残酷和动乱。

他们之中成千上万的人一生默默无闻,少数几位名满天下。他们对人对己都很敏感,但他们多虑却不多事,庄重自强却并不咄咄逼人——他们还能自嘲。

 崔筝,你的丈夫不只是长相英俊,而是真的对民主有用的贵族,是内心里傲岸不阿,挺拔俊秀的绝美男子。因为他的人格超越了一切猥琐与下流,浩气凛然,庄重自强。

这样的男人是最可靠的,最可爱,也是值得爱的。

还是落泪了,因为你们比死坚强的爱。

崔筝,祝你和志永的爱地老天荒,至死不渝。

尽管我藐视尘世里可疑的幸福,但还是祝你们。

你们的爱跨越了阻隔,超越了俗情,必将因心性的高贵而永生,因为只有你们的幸福连着生命,连着心灵。

主持正义的人必快乐,快乐的人必幸福,我祝你和志永幸福!

 

附:幸福的人是可耻的(写于

200981日,志永被失踪后三日,于今恰恰两年整)

 任何没有良心的都幸福地或以幸福的名义生活着

任何有良心的都在苟活,如果是活着的话。

因为命运,我们不得不与混蛋为伍,

恶永远比善表面上更有力量,

可悲的是,只有它自己会认为这样做是有力量的。

有些事情,若不是拜现代科技之赐得以复制,得以掩盖,得以泡沫化传播;

若不是混账的民众在现代化的迷梦中被遮蔽了心灵,正义与自由的人类精神肯定反复冲天而起,把这自私而蛮横的烂污打碎千万次!

数数你的钱袋子,打量一下虚伪不堪的生活,看看那里独立的人格、自由的成分占多少,你或许就明白我所说的:聪明是可耻的,成功是可耻的,幸福的人也是可耻的。

历史会把一切都烧成灰。

凝聚中华民族精神的永远不是脑满肠肥者的昏话与谎言,不是我们之间的麻木、推诿、势利与冷漠!

构筑世俗生活需要真诚、信任,相濡以沫的扶助、感同深受的理解与爱,在如此严重的精神危机与社会危机如岩浆地火般奔突不察的时代,我们微弱尘埃,卑微如蚁,却背负着人类的元精神,比一切表面浮华的僵尸与小丑更有意义地背负着这一切,这种对正义的渴望、对自由的追求、对他人苦难不可遏止的同情心才是我们幸福与快乐的本源,这样的人生才是值得活的。

历史会把一切都烧成灰,生活当然只能回归人心与人性。

任何与人类天性为敌的观念、制度、组织都将化为灰烬,这是我们的乐观。

为这灰烬添柴加火的我们不是多伟大、多高尚,它实源于我们古老而坚韧的生活观念,源于我们对他人命运的关爱与自身前景的担忧,我们匍匐前进、前仆后继却百折不回,燃烧着理想,也回归于红尘。

路很长,暗夜无边,心底的光明会使我们坦然接受一切考验。

因为,这就是横亘于眼前的古老而缄默的山岩——命运。

 

——写给志永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定期获得翻墙信息?请电邮订阅数字时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