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08月28日 09:28:52

  

范笑我君赠我一册《褚辅成文存》,厚厚600多页,文存续编和年谱也将出版。 


   嘉兴,褚辅成墓只剩下一块石头

    在20世纪前半叶的风云变幻中,不断可以看见嘉兴人褚辅成的身影,晚清立宪运动、辛亥革命、民国早年国会,抗日战争时他为著名的国民参政员,曾与章伯钧、傅斯年、左舜生、黄炎培等六参政员访问延安,他办过法学院,一次次参与发起宪政运动,他还是九三学社的主要创始人,这样一位怀抱宪政理想、为这个理想奋斗了一辈子的先贤却长期湮没无闻。他在国共两党之间保持中立,力主合作共存,原秀州书局主人范笑我兄告诉我,他1946年6月手书的那块匾“分烟话雨”曾被沉入南湖,现在已捞起来,并且挂在了烟雨楼上。活到他如果1949年后,恐怕国家副主席的位置有望。他与同乡沈钧儒不一样。他只活到1948年,是幸还是不幸,时代早已做出了回答,无须我多说一句,历史对他未免有点残酷。
   2008年5月2日,在笑我兄的陪同下,我们在嘉兴新图书馆附近一片工地中找到了褚辅成墓地,青草一片,灌木几丛,令人无言。一代人杰,文革时尸骨被挖出,只余青草覆盖,那草仿佛有灵性似的,长的特别旺盛,如同西安郊外张季鸾墓前那开得旺盛的大片白花,人自无情,花草有情,真是呜呼哀哉。
   相隔三年,我再次来到这里,已是一片整整齐齐的公园,然而历史的遗迹消失得更加干净,笑我兄虽然熟悉,却也带着我在草坪上找了好一会,才找到那快唯一的标记,一块小石头上刻着“褚辅成先生墓原址”几个不起眼的字。这个为理想奋斗了一生的嘉兴人,他的埋骨之地只剩下这块石头属于他。自然生长的青草和那个凸起的土堆都没有了,在整齐打理的草地、花木之间,风平浪静,似乎一切都没有发生。隔水相望就是新建的献礼建筑、堂皇肃穆的中共一大纪念馆。据说,正因为褚辅成墓地所在位置靠近这个纪念馆,有人不愿给他的墓留位置,就是立一块像样的碑、建一个纪念亭也不肯。
   

嘉兴,褚辅成墓只剩下一块石头
 
   嘉兴,褚辅成墓只剩下一块石头

2008年5月

   嘉兴,褚辅成墓只剩下一块石头如今只剩下一快不起眼的石头,左上角就是耗资巨大新建的中共一大纪念馆

嘉兴,褚辅成墓只剩下一块石头
 
   远眺中共一大纪念馆,前挖了个湖,后堆了座山,所谓“前照后山”,当地人说,那是根据风水先生的说法造的,虽然那山只是一个矮矮的小土坡,倒是建筑物五十根柱子很粗大,据说分别代表了五十六个民族。 
嘉兴,褚辅成墓只剩下一块石头
   嘉兴,褚辅成墓只剩下一块石头
嘉兴,褚辅成墓只剩下一块石头
嘉兴,褚辅成墓只剩下一块石头好在嘉兴城里褚辅成的故居成了“褚辅成史料陈列室”
嘉兴,褚辅成墓只剩下一块石头
   嘉兴,褚辅成墓只剩下一块石头
褚辅成的手迹
 
   嘉兴,褚辅成墓只剩下一块石头
   1936年褚辅成撰文
   

 
 
 

上一篇: 性与晚清宫廷   下一篇: 台北温州街小巷中的殷海光故居:…

阅读数(147) 评论数(0)

0

本博文相关点评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定期获得翻墙信息?请电邮订阅数字时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