傅国涌 | 西南联大早已消逝,只留下一块纪念碑、一个校名

[unable to retrieve full-text content]

云南师大校园内,这块西南联大的校额是按当年的样子复制的。 冯友兰撰文、闻一多书额、罗庸书写的三绝纪念碑已成为西南联大的历史见证。纪念碑背面有西南联大从军抗日学生的名录。据说,这是一个复制的教室。教室里油漆一新的桌椅显然不是旧物,一个学生在朗读古文。老照片中的西南联大,这些简陋的平房造就了一代民族精英。1980年代西南联大校友立的碑。云南师大图书馆挂了块云南西南联大研究会的牌子闻一多的衣冠冢早上阳光下的闻一多雕像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定期获得翻墙信息?请电邮订阅数字时代




2011年8月16日, 8:00 上午
分类: 公民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