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提示:列宁曾经很明确地跟高尔基说,我非常反对你们这种想法,你们这种想法无异于一种恋尸癖,就觉得一个人死了,还要想办法让他不朽,这不是个恋尸癖吗?列宁很反对。但是这帮人不管了,这帮人要搞的是什么呢?是希望怎么让列宁长存。 凤凰卫视8月3日《开卷八分钟》,以下为文字实录:
:我们昨天在提到19世纪末,英国一群最聪明还包括美国甚至法国的大哲学家,这些有名的、聪明的头脑,都相信死后世界的存在,而且相信用科学方法能够使我们跟死后的人沟通。他们甚至最后做出一个非常有趣的实验,这个实验就是相信他们中的一个成员生下的孩子是个转世灵童,甚至不是转世,是弥赛亚诞生,而这个弥赛亚诞生之后最后能够拯救世界。用什么拯救世界?就是用死后世界里面的人,想出来的最崭新的,最先进的科学。
换句话说,这是一种对科学进步的信仰跟对灵魂不朽的想法结合起来的一些行动,那么这些行动按照我们今天介绍的这本书——《TheImmortalizationCommission》,《不朽委员会》——它的作者约翰·格雷看来,都是荒诞不经的。怎么证明他们荒诞不经呢?就是鲁珀他们科学方法的出书,大家可以自己找这本书来看看。
但是今天,我要跟大家介绍的重点是这本书为什么叫做《不朽委员会》,这是因为历史上真的出现过这么一个委员会,我给大家介绍一下这个委员会的由来。是这样的,我们知道相信共产主义的人,都知道共产主义是唯物的,我们相信唯物辩证主义的人是不可能相信任何宗教告诉我们人死后的世界、灵性、超能力等等这些东西的。于是问题就来了,对于很多马克思主义者而言,怎么样面对这个终极问题,人的死亡问题,你给出一个什么解答?人生的意义在哪里?有时候我们常常谈一件事情,一个马克思主义提来出来的解答,好像很难让我们凡人信服。于是很多人就开始说,开玩笑,就说他是个忠贞的马克思主义,他死后就会去见马克思等等等等这些玩笑。
我给大家看这本书的第二部分,重点讲的就是,到底早期的苏联共产党他们怎么处理这个问题。这里面就一开始先提到了英国著名科幻小说家H·G·威尔斯,他跟当时的很多社会主义者、进步分子一样,非常相信人类的科学能够给我们带来一个很美好的未来,美好到什么程度呢?甚至美好到能够使得我们人很奇怪,他们相信演化论,但是同时他们相信人透过科学,终于能够演化到一个动物世界前所未有的新阶段,在那个阶段底下,我们能够为所欲为地创造一个美好的世界,然后我们人就像神一样。
威尔斯的一个好朋友,也是苏共早期创建人,也是我们无数中国读者非常熟悉的一个大作家高尔基,他就相信这样的一个道理,跟威尔斯一样。他那时候甚至跟一些早期的苏共苏维埃的成员成立了一个小组,这个小组叫做造神小组,这个造神小组干的是什么呢?就是说他们认为他们人类有能够透过科学把人变成神。那么这样的一种想法里面,其实还包含了很多的,就像英国流行的那种通灵的学问,他们也相信通灵,然后他们也相信某种死后的灵魂的力量,但是同时他们又相信唯物主义。这不是很奇怪吗?
不只如此,高尔基有一个朋友,这个朋友也是一个非常重要的早期苏维埃的成员,他重要到什么程度呢?在苏联成立之后,曾经有这么一个委员会,这个委员会有点像是宣传部,或者人家开玩笑叫做真理部,叫做启蒙委员会,这个启蒙委员会干的是什么呢?基本上就是宣传部干的事,严管所有的媒体出版艺术文化活动,看看它意识形态对不对,烧掉或者禁毁一些有害人心不利于社会稳定的文件艺术活动。但是同时,这个启蒙委员会也非常大力地在推动人如何可以不朽的这么一种研究。他们相信不只是相信人的死后世界,他们认为这个好像有点违反唯物原则,虽然他们早期相信过,现在他们相信的是,人是可以不朽地活着的。
那么人怎么可能不朽地活着呢?他们第一个想让他不朽的是谁呢?当然就是伟大的苏共创建人,伟大的领袖列宁了。列宁在1924年死的时候,当时他们这些曾经参与过造神小组的成员就已经开始宣称,列宁现在虽然死了,但是他要比我们任何活着的人还更像活着。他的精神是不朽的,是长存的。列宁本人其实是知道这帮人的存在,但列宁曾经很明确地跟高尔基说,我非常反对你们这种想法,你们这种想法无异于一种恋尸癖,就觉得一个人死了,还要想办法让他不朽,这不是个恋尸癖吗?列宁很反对。但是这帮人不管了,这帮人要搞的是什么呢?是希望怎么让列宁长存。列宁要长存怎么个长存法,我们要了解,俄罗斯的东正教传统这种想法,这种想法认为一个人的灵魂是在一个人的身体里面,一个人的身体还没完全腐败的话,那个灵魂就还没完全的离开。虽然这帮人是唯物马克思主义者,但是同时他们也模模糊糊有这种想法。于是就想办法要做的就是怎么样保存列宁的遗体。后来还仍然保存得很好,一段很长的时间,就是他们相信这一点。
然后这里面去主持列宁遗体的处理工作跟墓园建设工作里面,其中一个重要人物,也是早期苏联的领导人叫克拉辛,他是首先研究,带人去研究可以冷冻跟雪藏列宁遗体的一个人。然后当时列宁逝世之后,他整个丧礼的委员会就被正式命名了,这个名字就叫做“不朽委员会”。这个不朽委员会,首先要做的除了是保存列宁的遗体之外,还要做的一件事,就是要做好坟墓。我们知道列宁的陵墓是一连串的四方盒组成起来的一个形状,这个四方体是来自于当时苏联一个很前卫的建筑家,我们知道苏联在俄罗斯时期到苏联沙皇时期到苏共时期之间,有一个前卫的建筑运动,有个叫马勒维奇的建筑家,他主张这种造型,因为这个造型让人联想起当时欧洲很流行的灵幻运动、灵性运动,他们相信一种什么几何元素的东西是特别能够保存里面的东西不坏的。然后甚至一些早期的一些大建筑师也都有这种信念,于是他们就造了这么一个四四方方的几个盒子堆起来的列宁的遗体。当然他们希望是保存他的遗体,可是他们忍不住,后来还是把列宁的大脑切成了三万片,仔细去研究,看看将来能不能够拿出来再用。研究十年之后,苏联的科学家宣布,从列宁的大脑的研究可以看的到,他果然异于常人,他比所有人都还要伟大,他的精神果然是不朽的。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定期获得翻墙信息?请电邮订阅数字时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