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识网 | 1949年美国远东问题专家座谈:中国共产党为什么会胜利?

1949年1月12日,历史悠久的上海英文《密勒氏评论报》(THE CHINA WEEKLY REVIEW)转载了《纽约星报》(NEW YORK STAR,)邀请代表各种政见的几位美国远东问题专家举行座谈的记录。他们讨论的是有关当时中国最迫切的两大问题: 第一,为什么中国共产党会取得胜利?
第二,对于在中国出现的这种危机,美国能够和应该做些什么?
所有这些专家都是重量级人物,有的与美国政府关系甚深。60年后的今天,重读他们当年面对残酷现实时说了些什么,发人深思。遗憾的是,由于篇幅所限,在这里只能摘译其中部分人谈话的要点,以飨读者。
——译者张彦
埃德加·斯诺(Edgar Snow):
(斯诺,著名的"RED STAR OVER CHINA"即《西行漫记》一书的作者,原《星期六邮报》驻华记者,后任该报副总编辑,并一度兼任《密勒氏评论报》副总编辑)
已经矗立了20年的南京蒋介石独裁政权,在装备简陋但是善于动员群众的敌人面前,正在从内到外筋疲力尽、土崩瓦解了。
中国共产党人正在取得节节胜利,因为他们将一个能够满足人民大众某些迫切需求的纲领付诸行动。1927年,国民党赢得政权,靠的是耕者有其田和在政府里实行民主的口号。现在,失败了,因为它从来没有兑现过它所作的任何承诺。
共产党之所以胜利是因为他们实行平均地权,并让农民在斗争中享有经济实惠。正是在这个基础上,他们之间建立起了一个政治联盟。由于有了这样的联盟,他们开展了群众运动。从群众运动中成长起来一股道德和文化力量,造就了一支年轻有为的领导队伍。一个纪律严明和深为群众爱戴的政党。他们之所以能战无不胜,是因为它能从大多数人民群众中吸取力量,并为满足他们的迫切需要寻求答案。正是在这样的基础上,涌现了一支现代中国最有成效的军事组织。
面对这个现实,美国能够和应当做些什么?三件事:1)回到不干涉中国内政和民族自决的传统政策;2)坚持让联合国其他国家也同样这样做;3)向中国人民表达美国深切和持久的友谊,并为解决当前革命所形成的巨大而复杂的经济问题提供援助。
欧文·拉铁摩尔(Owen Lattimore):
( 拉铁摩尔,蒋介石的前政治顾问,美国新闻处太平洋行动组副组长,多本关于中国和远东问题著作的作者)
中国共产党人之所以赢得胜利,部分是由于他们领导得好。但是,更重要的是因为国民党的腐败、无能和高压统治,甚至连臭名昭著的希腊政府都不如。在我们国家,用马歇尔国务卿的话来说,我们总是把共产主义与穷困、饥饿、绝望、混乱联系在一起。令人啼笑皆非的是,在中国,这个可怕的公式所描绘的一切正发生在政府管辖的地区里。所有美国记者发回来的报道,都证实政府一边的士气完全瓦解,为国民党而战的信念已经荡然无存。
我们对于中国政府所给予的过多、过快的援助,已经严重地伤害了美国在华利益。尽管如此,我们的国家利益依然还在。我们的靠山就是中国人民对我们的良好愿望。要珍惜这个愿望,我们必须停止一切足以延长和加剧中国内战的行动。
但是,我们不应当全部撤出中国,使其陷入一片混乱。我们应当继续每项可能的行动,特别是经济建设。从长远着眼,这对中国人民是有利的,不管他们将建立什么样的政府。
海罗德·伊克思(Harold lckes):
(伊克思,1933至1946担任美国内政部长,著有多本关于新政的书籍,为《纽约邮报》撰写每周三次的专栏。)
报纸上所报道的事实以及权威观察家最近发自中国各种信息,都使我不能不相信,中国共产党人在节节胜利,中国正经历着一个肿瘤的切除手术。毫无疑问,在造反者当中许多都是共产党员,而且可以肯定苏联一定在充分利用这个大好的机会。很久以来,我就认为,中国的内战在很大程度上是从农民起来反抗蒋介石腐败、残酷统治政权开始的。然后,吸引了工人以及生活在这块土地上的其他人群,包括教师、学生以及拥护孙中山人权自由理论原则的其他团体。除了这些道德因素,还得加上美国对蒋介石的大量武器和物资援助,因为其中相当一部分被腐化的国民党人在溃败和投降中转到了共产党手里。在这样一片混乱之后,倒有可能出现一个真正代表中国人民的政府。果真如此的话,我相信,我国会对它的经济复兴给予慷慨的援助。
约翰·费尔班克(费正清John K,Fairbank):
(费正清,哈佛大学历史系教授,《美国与中国》一书的作者,原美国新闻处处长,曾在中国居住17年以上。)
中国共产党正在取胜,是因为它将占中国人口绝大多数的贫苦农民组织起来了。国民党有过20年的时间去做这件事,但是它却没有去抓住这个机会。共产党组织农民确有一套,泼辣、坚决,但是有利于群众、极具号召力。共产党的成功,恰恰反映出国民党在组织农民成为国家政权基础的无能和失败。
美国救不了现在这个蒋介石政权,也不应该为支持它成为流亡政权做出任何承诺。我们不应当再对它提供任何军事援助,因为已经不可能产生什么好的影响了。但是,我们应当为了人道主义或生产建设的目的继续提供经济援助。我们的主要政策是要保留行动的自由,以便在应对新情况时有个灵活的谈判基础。
与此同时,我们应当将美国的代表留在中国,并试图尽可能地与共产党地区保持接触。中国共产党继承了国民党这个烂摊子以后,必然要面对极大的问题。他们可能会来寻求我们的合作,或者就很可能给反共运动提供了大好机会。
安娜莉·贾科贝(贾安娜Annalee Jacobv):
(贾安娜,二战时美国《时代》、《生活》、《财富》杂志的驻华记者,与美国名记者自修德(Theodore H,White)合著《THUNDER OUT OF CHINA》,中文译本名《中国的惊雷》)
共产党之所以取得胜利,是因为他们让农民看到为什么而战,而蒋介石却完全做不到。蒋从来不与他的民众商量,他只是命令他们。他粗暴地不能容忍任何反对意见,无论是保守派的、自由派的,还是共产党的。他与他的政党总是镇压农民的暴动和起义,从来不留中间地带。中国人被迫只能在不拥护他就反对他之间做出选择,于是只能选择灾难较轻的路走。
美国放弃了三年前的一个大好机会,让马歇尔促成的政治协商会议方案(能使国民党与共产党坐下来相互协商的方案)趋于瓦解,而没有坚持让他们双方相互妥协和改善关系以换取我们的援助。我们轻易地屈从于蒋介石的蛮横无理,而明知道正是我们的援助造成了这场战争。当中间路线人士纷纷被排斥赶走时,我们却在一旁袖手旁观。
我们能够提供的所有军事援助,都不可能帮蒋介石取得胜利。我们所能做的,就是重申我们的愿望,支持一个能够代表各方意见的政府。只要这样有代表性的政府一旦成立,我们承诺对它建设提供大规模援助。
共产党在军事上已经肯定取得胜利。然而,他们知道,在重建中国时美国的援助和建议是必要的。他们知道,蒋介石的技术人员远比他们自己的能干。他们也知道,战后如果发生骚乱,饥饿的农民也可能起来反抗他们。届时,我们将可能与他们建立一个和与捷克斯洛伐克之间那样脆弱的联合战线。这大概是我们在中国的最后机会了。
爱格尼斯·史沫特来(Agnes Smedley):
(史沫特来,与中国共产党人交往甚深。《中国的战歌》和《朱德传》的作者。)
关于你所提的问题,我认为,中国共产党人之所以取得胜利,因为他们是一群普通的中国人,正在进行一个神圣的解放战争,将中国从封建反动派和帝国主义的压迫下解放出来。人民解放军是一支由工人农民组成的民主军队,领导他们的是一些被证实为第一流军事政治智囊。这支在反封建、反帝国主义的革命中成长起来的军队,是一支政治上有教育的、有纪律的、抗腐败的和全心全意奉献的军队。
它的战略战术是在反对一个独裁政权20年血腥斗争中发展起来的,这个政权统治的残酷、腐败甚至被其盟国视为比中古时代还要落后,每一个中国人都知道如果没有外国人的支持,这个政权是不可能生存的。
美国政府应当从中国,包括青岛和台湾,撤出它的武装力量,停止对南京或者地方军阀政客的一切援助。在我们的国务院、国防部里,应该清除那些南京政权的支持者,代之以懂得如何赢得新建民主中国友谊的开明美国人士。中国的革命者一向视美国人民为朋友和盟军,但是却从血腥斗争经验中认识到我们目前的政策决定者却是他们的敌人。与占世界人口四分之一的几亿亚洲人为敌,是一种愚蠢的犯罪行为。
纳桑尼尔·裴斐(Nathaniel Peffer):
(裴斐,哥伦比亚大学国际关系教授,著有多种关于国际事务和远东问题的书籍,其中一本就是《我们必须在亚洲作战吗?》。)
中国的国民政府失败了,因为它已经被中国人民否定了。它的无能,且不说它的腐败,导致了中国人民对它的否定,也导致了共产党将其战败。
共产党胜利了,虽然他们在物质上处于绝对劣势,而且出乎所有人的预料。与其说是共产党取得了胜利,不如说是国民党宣告失败。国民党被否定了,出现了一片真空,于是共产党就进来了。现在,我们已经无能为力。
现在,美国已经没有任何能力来改变这个正在走向结束的结局。国民党政府必须滚蛋。如果美国决心这样做,它可以取代它的地位,行使中国政府的权力,可以派去一支军队作为军事援助。那样可能就意味着将和大多数中国人以及俄国人开战。所以,这是荒诞的想法,最好放弃这种想法。
现在,对于中国,除了接受现实,我们已经不能有任何作为。如果俄国变得过于危险必须予以对抗时,就只看整个西方起来反抗了。
克里斯托福·兰德(Christopher Rand):
(兰德,《纽约先驱论坛报》驻华记者,刚从中国回来。抗战期间,在驻中国的美国新闻处工作。)
共产党之所以节节胜利,因为他们比蒋政府更加关注中国人民的需要。他们是在一个原则的指导下行动,而不受蒋介石集团的压力。他们的军队和政权是在一个为公众利益服务的明确思想指导下工作,更具有奉献精神和高效率。共产党力量来自中国国内。俄国人的物质援助,与我们对蒋介石的相比,少得可怜。如果外界列强对于中国的内战不予过问共产党可能早就取得胜利了。
美国应该在这次危机中,坚决保护它的公民。它应当停止对蒋的一切军事援助,因为它不仅徒劳无用,而且更增加对其继承政权的敌意。它应当继续它的经济援助,但是只在明确可以帮助中国人民的地方,而不是某个集团。它应当宣告它愿与任何有代表性的中国政府友好的愿望。它应当采取一个长远的政策,尽可能密切追踪观察中国的发展,试图用不侵犯睦邻关系的意愿,恢复传统的中美友好关系。基于中国的教训,美国对于亚洲以及存在共产主义因素的其他落后地区实行以下政策:不去支持任何陈旧顺便的职权,不用武力去反对任何强大的群众运动,建设性地和有意识地运用美国的财富和技术去缓和西方世界对古老农民社会所形成的撞击。(这是今日世界面临的最大问题之一。)如果这意味着支持这些地区的社会主义,我们也应该毫不犹豫地这样去做。
阿莫斯·兰德曼(Amos Landman):
( 兰德曼,是纽约《下午新闻报》的政治、劳工记者,经常为《cOLLIER‘s》以及其他杂志撰稿,目前正在远东旅行。)
一个字就能说明共产党的胜利:士气。共产党,有;而国民党,没有。根据南京的报道,在前线,成千上万的士兵逃跑。
政府军队的挫败,不是因为缺乏武器,而是因为缺乏战斗意志。例如,在济南,国民党军队拥有充足的供应,但是只交战了8天,就撤离了。
在后方,人民已经无法容忍粮食和必需品的匮乏、以及货币的不稳定。连中产阶级也在最近的所谓改革中被剥夺走190,000,000元黄金。
我没有访问过共产党地区,但是我知道,他们成功的游击战靠的是农民的合作,共产党连续的胜利似乎证明他们军队的士气很高,得到民众的拥护。
我们面临的一个问题:是否符合美国的利益。去继续支持一个不为人民拥护而且不能有效使用美国援助的政府。现在,美国的问题是能不能利用它的力量和资源设法建立一个温和、有效的政府,实行中国大总统孙中山所主张的三民主义:民族主义(实现中国的统一),民权主义(立法、公决、召回权等),民生主义(国家有责任提供必要的粮食、衣服、住房和旅行工具)。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定期获得翻墙信息?请电邮订阅数字时代




2011年8月22日, 8:30 上午
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