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有当强者也跟弱者一样迫切地感到法治文明的重要,法治文明跟他们自身的利益息息相关的时候,才可能形成对于法治文明的全民共识,社会资源才有希望真正朝着有利于法治文明的方向去配置,变革和转型才可能真正发生

法治文明普照每个人,包括强者


近期举办的世界著名大学法学院院长论坛,最轰动的一段新闻是中央政法委书记周永康的致辞。之所以最轰动,主要是因为周永康特别高调地宣示他对法治文明的认同,恳切强调:要“遵循法治文明的一般规律”;要“学习借鉴人类法治文明的一切优秀成果”。

法治文明成了流行语

法治文明一时成了流行语,引领媒体风骚。那么,它究竟何功何德而受如此追捧?最近发生的两桩奇闻,或为注脚。

一起是武汉大学原党委常务副书记龙小乐涉嫌受贿案,该案刚刚开庭审理,即爆出大新闻:龙小乐当庭翻供,称自己的有罪供述,是在遭受检察人员三天三夜连续审讯、殴打、挨冻之后做出的。(《新京报》1023日)对此,检方虽不能无视,而不得不承认“审讯时间较长”,但仍辩称“连续审讯多久,也没有相关法律规定,因此不是违法的”。不过,正如学者丁大帆先生已经指出的,《联合国禁止酷刑公约》第1条开宗明义将“酷刑”定义为:“为了向某人或第三者取得情报或供状,……蓄意使某人在肉体或精神上遭受剧烈疼痛或痛苦的任何行为。”我国早已批准该公约,意味着该公约在我国优先于刑法适用,即,公职人员蓄意造成的肉体或精神上的痛苦,就是酷刑,就是违法。

另一起,是更具传奇色彩的湖南省公安厅副厅长杨建农案。杨的太太陈玲在网上发帖,曝光湖南省公安厅诸多“黑幕”。稍后不久,湖南省公安厅即在官网发布公告称,杨建农“因涉嫌受贿数百万被湖南省纪委立案调查。”实际上是夫妻双双都成了阶下囚。这跟陈玲网上“扒粪”到底有没有因果联系?无疑极具想象空间。更重要的是,据律师观察,对杨建农夫妇的处置在程序上颇多瑕疵。杨建农尚在职即遭监听;他的太太陈玲被以“涉嫌虚报注册资本罪”刑拘,根据《刑事诉讼法》规定,警方应在二十四小时内通知其家属,但没有。同样根据有关规定,警方既然没能在24小时内通知陈玲家属,就应在拘留通知书上注明原因和办案人签名,但拘留通知书上既未注明原因,也无办案人签名。被拘至今,陈玲甚至连自己的律师也不能见,理由是“涉及国家机密”。而“虚报注册资本罪”不过是普通刑事犯罪,原本跟国家机密无关。这种种瑕疵给人一种强烈的印象,即办案方根本就是不择手段。

体制精英也缺乏安全感

龙小乐和杨建农,都属于体制精英,用中国民间词汇来说叫做人上人。但再怎么人上人,一步不慎,照样沦为人下人。而一旦沦为人下人,他们的基本权利就没有丝毫保障可言了。过去体制怎么对待其他弱者,这时会全盘照搬过来怎么对待他们。他们在位时固然可以要风得风要雨得雨,但就是要不到确定性,就是要不到安全感。体制掌握了过多的财富,据专家统计,集中在国家手中的财富已占社会财富总量的百分之七十多。这样的天量财富对任何常人都是难以抵抗的诱惑,也就一定会引爆当今世界最蔚为壮观的财富争夺战。而在没有现代法治的背景下,这种在体制内展开的财富争夺战注定了是一场场的丛林战,一场场的超限战。其刀光剑影波诡云谲,也都是逻辑的必然。

就此来说,无论是龙小乐的命运,还是杨建农的命运,都是再正常不过。这一点,他们自己其实比谁都明白。据报道,杨建农曾在博客中这样感慨人生的不可知:“人生中有太多的偶然,有太多意料之外的事情的不确定性。人生正如那不计东西的飞鸿找不到归宿,一时间摸不着东西南北。”

安全是人的第一需要。在权力配置资源的体制下,只要有权,什么都不难得到,但如果连起码的确定性和安全感都没有,那么所能得到的一切,又有何意义呢?即便曾经坐拥金山,但是,龙小乐和杨建农可能在今天带到囚笼中去享用么?纵然从最好的角度推测,那一座座金山仍屹立不动,但是能够补偿他们失去的自由和失去自由之后遭受的种种屈辱么?而这,绝不只是他们个人的噩梦,而应该是他们那个阶层的集体噩梦。且不谈未来可能的社会动荡造成的巨大威胁,仅仅是今天体制内部为争夺天量财富而无日不有的残忍倾轧,就足以令他们如坐针毡了。

在不受制约、没有规矩的绞肉机面前谁都是弱者,无论现在怎样位高权重。人算不如天算,在没有现代法治的背景下,谁都不可能为自己担保一辈子。越是位高权重,越是坐拥金山,越是高风险,越需要软着陆。而现在的体制,显然不可能是一个能够让他们软着陆的体制,而恰恰是一个随时可能把他们铰进去或者说抛出来的体制。

全面拥抱法治文明才是出路

表面的无限风光下,是遍布的地雷。这正是龙小乐和杨建农们人生中最大的危机。通常的解决的办法是跑掉,即现在已经轰轰烈烈展开的精英移民。但是,西方国家于他们而言其实也不是什么乐土。因为他们一生积淀的个人意识形态,注定了他们不可能融入异乡,他们积累的天量财富,最终还是只有回到自己的父母之邦来享用才更有滋味。而且,如果未来真的爆发迫使他们今天大规模移民的剧烈社会动荡,谁能担保从社会动荡中崛起的体制不会是一个嗜血的民粹体制?如果真是那么一个体制,像当年犹太人追杀纳粹屠夫那样对今天的移民精英追杀到天涯,这故事就完全有可能发生,他们又何来真正的确定性和安全感?

这就是说,他们要真正实现软着陆,就不能对传统体制有任何幻想。变革,转型,全面拥抱法治文明,才是他们唯一的出路。通常认为,法治文明是保护弱者的。这其实大错特错。法治文明平等地保护每个人,而无论其强弱贵贱和贫穷。就像太阳,只要你走进,她会把光芒平等地分给你一份,而不问你是谁。法治文明之下,每个人都能对自己的未来有一个稳定的预期,每个人都能有确定性和安全感,而这时用多少钱都买不来的。毋宁说,是一生中最重要的保障。

也就因此,我对周永康先生大讲法治文明特别地理解。一个社会仅仅是弱者呼唤法治文明是不够的,因为最大多数的社会资源,并不在弱者手上。只有当强者也跟弱者一样迫切地感到法治文明的重要,法治文明跟他们自身的利益息息相关的时候,才可能形成对于法治文明的全民共识,社会资源才有希望真正朝着有利于法治文明的方向去配置,变革和转型才可能真正发生。而这样的时候,现在显然是已经到了。

——原载今天《时代周报》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定期获得翻墙信息?请电邮订阅数字时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