卢麒元 | 金融洋奴

               
  金融洋奴

 

                                       
卢麒元

 

   
又开始忽悠了。从人民币离岸交易中心,到人民币纳入SDR(特别提款权),这帮人又来劲了。他们将此标榜为“人民币国际化”。国人再一次被带入“清明上河图”了。人民币能够这样国际化吗?这难道是将人民币国际化吗?

很久了,笔者厌倦了他们的嘴脸。这是一批身居我国政商学高位的金融洋奴。他们戮力践行国际金融资本的金融侵华战略。他们巧妙地改变了人民币属性;他们有序地将我国国民福利转送到境外;他们悄无声息地将我国市场变成了西方金融资本的殖民地。

金融洋奴们按照国际金融资本预设的逻辑,将中国嵌入了国际政治经济一体化的大布局当中。他们通过强大的资本力量,强制性地完成了后冷战时期全世界的社会分工,中国被他们毫不客气地压在了金字塔的最底层。洋奴们搞的所谓的“比较经济优势理论”,将我国定义为“世界工厂”。作为世界工厂,中国必须要服从国际金融资本逐利的需求。於是,中国事实上被解除了货币发行权。中国人不要认为自己在使用人民币,中国人使用的是叫人民币的美元兑换券。每次听到金融洋奴们的“美妙说辞”,笔者都感到痛心裂肺。仔细地看看吧,人民币早就已经被“国际化”了,人民币早已经是一种代理发行的有限流通的美元代币了。对于一个主权独立的国家,这是一种怎样的悲哀!

我国的领导,我国的人民,是否应该认真地想一想啊?西方富裕国家不远万里来到我国借钱,不借金、不借银、不借人民币,他们却要借他们本国发行的货币,这合理吗?美国人借的是美元,欧洲人借的是欧元,英国人借的是英镑,这不奇怪吗?要知道,他们是在“借”他们自己印刷的货币啊!天哪!我们是一个拥有联合国常任理事国席位的主权国家啊!我们为什么不借给他们人民币啊?笨蛋们,至少,可以先借给他们人民币,再让他们来换美元、欧元、英镑啊!

我国缺乏金融知识和金融专家吗?就笔者所知,全世界精通金融的华人大有人在。很遗憾,他们难入当今政商学当家人的法眼。这是一个荒唐透顶的时代,中国的金融领域非洋人和洋奴不许入内。这就是那个令人齿寒的“比较经济优势理论”比较出来的结果。一群混蛋们比较后的结论很简单:拱手献出中国的金融主权!

敢问一句,中国作为一个拥有金融主权的国家,难道不应该发展人民币债券在岸交易市场吗?不可以让西方国家来华发行人民币债券吗?不可以让他们的和我们的人民币债券在中国法律体系下流通吗?搞什么人民币离岸交易中心呢?搞什么鬼都不信的SDR
?脑子进水了吗?离岸交易中心能没有价格吗?离岸价格与在岸价格出现巨大差异怎么办?行政干预吗!干戈倒置,授人以柄,一群笨到姥姥家的糊涂蛋!

笔者曾经写下《掠过佛来堡》一文,笔者呼吁中国人的主体性思维;笔者写下《我们的货币叫人民》,笔者希望建立一个足以独立于世界的中国主权货币。可是,金融洋奴们竭力压制任何敢于强调金融主体性的声音。他们欺骗我国领导和我国人民,他们竟然将人民币美元化美化为“人民币国际化”。并且,将这些荒唐的逻辑写进重要的历史文献,形成制度和法律安排。最无耻的是,一些人竟将这种“献城于敌”的卑鄙行径溢美为改开搞的伟大成果!真的就不怕留下千古骂名吗?

笔者最近重读了佛里德曼的《美国货币史》。佛里德曼揭示了一个朴素的真理:一个具有强大本币债券市场的国家,才可能拥有一个真正意义的国际货币。简言之,必须建立强大的人民币债券在岸交易市场,才有可能实现人民币真正的国际化。当年英镑如此,后来美元如此。不在这个问题上下功夫,搞旁门左道的小动作,无异于自毁长城。西方富裕国家不愿节制财政,想要举债度日,那就对不起了,你们只能借人民币,还必须要有可信的抵押担保。当然,他们也可以在中国市场上将人民币换成他们喜欢的货币。但是,请记住,到期必须还人民币。中国无条件对外进行外汇借款的大门应该关闭了,西方国家靠印钱就能还债的时代必须结束了。

大道理往往很朴素。朴素到不需要金融知识。大政治家治国,必须正道直行。欲正道直行,必须与君子为伍。奴才,无论是土奴才,还是洋奴才,毕竟都是奴才。狗奴才,才会想出那些下三滥的招数。其中,金融洋奴是最为可怕的,他们另有主人,心怀二志,图谋不轨。金融洋奴当道,亡国灭种不远矣!

如今,金融洋奴得势,他们堂而皇之行走于庙堂之上,一个个大名鼎鼎如雷贯耳,他们的名字还需要一一罗列吗?笔者从不忧虑我国缺少金融人才,笔者严重忧虑我国人才和奴才的地位不对等。中国的历史教训在于,在儒教风行的时代,往往是奴才压倒人才。奴才们也可以主导历史进程。宋明败亡的教训都很经典,奴才们合伙灭绝了人才,杀岳飞、杀袁崇焕、杀一切可以立国安邦的人才,一直杀到亡国灭种的那一刻。毕竟,现实的金融利益实在太过巨大了,金融奴才们会誓死捍卫既得利益的。灿烂的金色背后,从来就不缺少血腥。“满城尽带黄金甲”,那意味着一场惊天动地的金融叛乱。

毕竟,中国人见识过了人民当家作主的年代,人民未必会允许奴才们乱来的。当然,人民要明白,仅仅从天安门广场移走孔子像是不够的。我们必须重建中华民族的人民主体性和国家主体性。最低限度,我们不能继续把金融洋奴当神仙供着了。

 

注:听说萨科齐竟然用支持人民币纳入SDR
作为来华谈判筹码,真是欲哭无泪。一个如此下流的骗子,一个如此拙劣的骗局,竟然可以将泱泱大国玩弄于股掌之间?这叫我等还认几个字的草民情何以堪!到了该醒的时候了,应该收拾这群骗子了!

This entry passed through the Full-Text RSS service — if this is your content and you're reading it on someone else's site, please read the FAQ at fivefilters.org/content-only/faq.php#publishers. Five Filters featured article: A ‘Malign Intellectual Subculture’ – George Monbiot Smears Chomsky, Herman, Peterson, Pilger And Media Lens.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定期获得翻墙信息?请电邮订阅数字时代




2011年8月30日, 11:30 上午
分类: 公民博客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