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澧 | 拿起碗吃肉,放下碗造反

作者:吴澧 | 评论(17) | 标签:卡扎菲, 民生发展指数, 马斯洛

卡扎菲垮台了。利比亚的前程或许仍然艰难,但卡扎菲看来是风干的咸鱼不得翻身了。像历来自以为是的独裁者一样,临到垮台,卡扎菲还是高估了自己。卡扎菲以为反对他的只是东部以班加西为中心的民众,他仍然能够控制西面的部落,所以将军队都调往东线。却料不到的西部的民众也起义了,从山上下来,直扑首府的黎波里。北约的轰炸,使得卡扎菲无法大规模调动军队到西线。人民抵抗军从西面首先进入的黎波里,接着东线的抵抗军也从东面和南面攻进城内。城防司令指示军队放下武器,卡扎菲就此完蛋。

国内有评家以为的黎波里会发生激烈巷战,呼吁“但愿利比亚‘决战’少死点人”。这和当年有人在电视里预测美军将在巴格达遭遇激烈巷战一样,都已成了笑话。人民凭什么自愿为独裁者去死?倒是在萨达姆被美军活捉后,有伊拉克人说:现在我要去参加反美游击队了,没有人再能说我是为萨达姆而战斗。

卡扎菲倒台,令笔者一度觉得完全无法理解。确实,利比亚政府很腐败。透明国际去年的腐败指数(Corruption Perceptions Index)表,评比了一百七十八个国家和地区。腐败程度由低排到高,利比亚和伊朗等并列第146位。比中国差得多了。我国和泰国等并列第78位,还是排在比较前面的。但是,另一方面,利比亚是非洲生活最好的国家。按联合国去年公布的民生发展指数(Human Development Index), 利比亚排在第53位,之前没有其他非洲国家。在这个位置,利比亚被归入“较高民生发展国家”。而我国排在第89位,只能归入“中等民生发展国家”。

联合国把寿命、教育程度和人均收入三大指标综合平均为一个“民生发展指数”,简明扼要,常被用作比较各国人民生活条件的方便标准。联合国是根据两大原则选择这三项民生指标的,一是这些指标必须在世界各地受到人们普遍重视,二是它们确实是人民生活的基本需要。联合国有关专家发现健康长寿、受教育有知识和收入丰裕能够满足这两个要求。当年孟子向魏惠王描绘他心目中的儒家理想社会,强调“谨庠序之教”(教育),要让“七十者衣帛食肉”(寿命和消费),其实也就是这三个指标。

这一指数的设计,最为巧妙之处,是严重的贫富不均会拉低排名。如果人均收入升高但下层民众的收入下降,则穷人的寿命和教育程度也会下降;而人口比例很小的巨富阶层,再长寿、再有文化也不可能平均掉众多的穷人,于是民生发展指数跟着下降。我国近年来经济高速发展,但民生发展指数进步不大。去年是第89名,算上前面名次并列的国家,我国其实排在第91位;而2004年的数据是第94位。我们在进步,别人也没闲着。比如韩国从2004年的第28位上升到去年的第12位,都走到瑞士前头去了。

既然生活好好的,肚子吃得饱饱的——这一最大的人权满足了,为什么要造反?笔者把能找到的利比亚同事、利比亚相识都问了一遍,发现一大原因居然是做卡扎菲的臣民太没面子了。能出国的利比亚人,在国内大概都算中产以上。到了国外,他们发现卡扎菲处处被人当疯子。他的大墨镜,他的蓬松发型,他的女子卫队,他那些语无伦次的车轱辘话,人人都当他是个大笑话。就连最是一本正经的中国外交官员,听卡扎菲的联合国大会发言,也会听到一脸坏笑。就连同为阿拉伯国家,比如埃及的报纸,虽然不敢嘲笑穆巴拉克,嘲笑卡扎菲却是无所谓的。这让利比亚人觉得很没尊严:我们怎么会有这样一个国家元首,当我们全是白痴啊?

这倒是符合马斯洛的需求五层次理论。吃饱了肚子要安全,有了安全求感情,然后要求自尊和自我潜力的实现。肚子吃饱后,对政府的要求其实更高。而且,最近有美国教授通过盖洛普民调机构,对马斯洛的理论作了一次检验性全球调查。数据表明,人类确实有马斯洛所列出的需求,但次序并不如此高下分明。不受尊重和缺乏自由被全球各地的人们列为与食物不足同等的令他们最为烦心的事情。教授说政府制定政策时应考虑这一发现。不过对卡扎菲来说已经太迟了。

(投报稿,讲话要低调)

吴澧的最新更新:

撰文讲逻辑,投稿被枪毙 / 2011-08-20 07:30 / 评论数(14)流言可三议,本性自一贯 / 2011-08-07 09:51 / 评论数(5)抓了赖昌星,还有更贪人 / 2011-08-01 07:08 / 评论数(11)觅死神三宝,破凶魔七命 / 2011-07-28 06:08 / 评论数(2)一握震全球,百世传高谊 / 2011-07-17 09:12 / 评论数(8)

美国私立高中搜索引擎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定期获得翻墙信息?请电邮订阅数字时代




2011年8月26日, 3:01 下午
分类: 公民博客
专题: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