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吴澧 | 评论(12) | 标签:讲道理, 食品安全

美国福克斯电视网有个脱口秀主持人格伦·贝克,最近被解聘下课,他的节目将在今年结束。贝克是共和党右翼,他的脱口秀,以放肆攻击民主党和奥巴马总统为能事。本来,脱口秀就是让听众笑笑的,讲点疯话,也在理解范围之内。但贝克得罪的人太多,方方面面施压力于福克斯,有请贝克走路。贝克得罪的人里面,有一支是犹太团体。他们抱怨贝克将严肃的历史事件庸俗化了,动不动攻击白宫某项政策可恶犹如纳粹,限制民众权利就像设立犹太人集中营。

贝克这号的,在美国叫作“极端分子”(extremist)或“意痴形态”(ideologue)。他们讲话有两个特点,一是不管相关性,二是完全无比例。或者说,他们讨论问题,是作加法和乘法:先把无关但煽情的东西加上去,再乘到上线又上纲。

讲道理的人不是这样的。讲道理的人讨论问题,通常先作减法,将问题减到可以讨论、方便讨论的尺寸,先形成对话的气氛,然后看讨论如何发展。

就不说政治了,甚至与政治基本无关的话题,比如杜甫伟大还是李白伟大,黛玉和宝钗谁才是真正的淑女,很多国人照样可以吵到几几乎要动拳头。假设男生张三看中女生李丝,他知道李丝熟读《红楼梦》而且特别喜欢黛玉,他要挑战李丝的观点以引起该女生的注意,张三该怎么做?

他最好作减法。不是直接评论宝黛优劣,而是很具体地讨论两人在某一场合所作的诗词孰优孰劣。比如《红楼梦》第三十七回“秋爽斋偶结海棠社,蘅芜苑夜拟菊花题”,诸人结社咏海棠,主持的李纨说宝钗那首七律最好;宝玉不服,“只是蘅(宝钗)潇(黛玉)二首还要斟酌”。李丝自然说黛玉写得好;张三则可以探讨李纨和宝玉为何有此评价。他还可以在诗词之外,谈谈李纨评定名次时的老成委婉和宝玉反驳时的礼貌客气,古人风度是否有今人可学习之处?这样,是否方便男女生发展感情?

当然,张三也可以作加法作乘法:林黛玉就是个没有改造好的小资产阶级知识分子,她只有主动寻找党的领导,自觉地像《青春之歌》里的林道静那样,总是情不自禁地爱上领导自己的男性顶头上司,她才能找到真正的爱情和幸福。张三可以依靠政治正确的威慑,在讨论中压倒李丝。只是他是否需要这种胜利?

如果觉得上述假设例子的文化要求高了一点,且看一个并不需要中学程度的生活中的实际例子。

2007年11月,国际食品安全高层论坛在北京召开。欧盟贸易专员彼得·曼德尔森在致辞中批评中国政府处理问题食品太宽松。他说,欧盟消费品安全系统去年收到一千宗预警,其中一半是中国产品;今年(2007年)中国产品的预警再次增加50%。曼德尔森的发言引起我国红歌媒体强烈不满,他们说曼德尔森对食品安全问题进行不顾事实的的以偏盖面的炒作和一味指责,说他企图通过食品安全来设置贸易壁垒,说他把食品安全问题政治化。于是,关于食品安全的讨论,成了西方人企图阻挡中国崛起的罪恶阴谋。

这次会议一年后,温家宝总理为曼德尔森“平反”。2008年9月,温总理在天津参加一项世界经济论坛,被问及当时揭露的三鹿奶粉事件时说:“昨天我在凤凰电视看到曼德尔森先生喝了一杯中国的牛奶,以表示他对中国产品的信任,我心里非常感动。因为他看到的不仅是眼前,而是未来。”是曼德尔森被我国红歌媒体“意痴形态”批判后,洗心革面,重新做人了?大概不是。改变的是我方态度:这次没作乘法,没搞“阴谋论”,而是就事论事讨论食品安全。于是曼德尔森先生就从“麻烦制造者”变成了“”。

(题头图:家长抱着吃了三鹿奶粉的孩子在医院等检查。)

上个月,温总理与国务院参事和中央文史研究馆馆员座谈时说:近年来相继发生“毒奶粉”、“瘦肉精”、“”、“彩色馒头”等事件,这些恶性的食品安全事件足以表明,诚信的缺失、道德的滑坡已经到了何等严重的地步。其实,很多年很多年之前,其他国家就对中国食品安全提过警告了。2007年,美国已经有大量猫狗吃了被三聚氰胺污染的中国出口蛋白而出问题。如果官员的反应不是像贝克那样习惯性地跳起来作乘法,而是沉着稳重作减法,将别人的警告化解为一项产品一项产品的具体考量,至少,三十万“”的悲剧是有可能避免的。

(本文已于5月26日见报)

吴澧的最新更新:

拿起碗吃肉,放下碗造反 / 2011-08-23 15:32 / 评论数(17)撰文讲逻辑,投稿被枪毙 / 2011-08-20 07:30 / 评论数(14)流言可三议,本性自一贯 / 2011-08-07 09:51 / 评论数(5)抓了赖昌星,还有更贪人 / 2011-08-01 07:08 / 评论数(11)觅死神三宝,破凶魔七命 / 2011-07-28 06:08 / 评论数(2)

美国私立高中搜索引擎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定期获得翻墙信息?请电邮订阅数字时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