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宇 | 中国在蒙投资悖论

2010年12月07日 11:49:18

  多年以来,中国早已成为蒙古国最大的贸易伙伴和投资商。两国高层间互访不断,并相互表达出双方有更多投资合作的意愿。
   随着蒙古一系列世界级矿产即将开采,蒙古在中国能源、矿石进口中所占的地位也将不断上升。
   然而,目前中国对蒙古的投资显现出极为不利的整体局面。尽管也有所收获,实际投资效果远不如官方数字显示的那么理想。中资投资蒙古所面临的政治、舆论压力远远超过其他投资国。
   在投资双方的警惕和指责之中,中蒙各有不满。
   诱人的蒙古矿业
   草原和骏马早已不再是这个游牧民族国家的骄傲,储量巨大无比的资源才是这个国家手中最强的王牌。
   蒙古的国土上布满了储量惊人的资源。现已发现或探明有石油、煤、铜、钨、金、银、钼、铝、铁等80多种矿产。15个大型矿产被列为国家控股的战略矿点。其中额尔登特、宝日高勒、图木尔廷敖包等6个矿已投产,奥云陶勒盖、塔旺陶勒盖、图木尔泰等9个矿尚未完全开发利用。
   这使得投资额和贸易额对中国而言都微不足道的蒙古,对中国的重要性却越来越大。1998年,中国成为蒙古国第一大投资国。1999年起,中国成为蒙古国第一大贸易伙伴,此后始终保持着这一地位。对蒙投资中,矿业投资毫无疑义地占主导地位。截至2007年末,中国对蒙投资中,矿业投资占中国对蒙古投资总额的59.5%。
   蒙古外商投资局的数字显示:2009年,中国在蒙古投资企业4900多个,投资额超过23亿美元,占蒙古全部外国投资的六成,而这些投资大部分在矿产,尤其是煤炭、石油、金、铁、铀等方面。
   不过蒙古国家科学院中蒙经贸专家旭日夫(D.SHURKHUU)教授对上述漂亮的数字表示怀疑,认为企业数字早已下降。旭日夫接触到的中资企业中,许多都在抱怨困难重重。蒙古国中华总商会秘书长商那拉图也证实,上述4000多家在蒙中资企业,很多已经撤走、停止运作或是联系不上。
   商那拉图了解的情况是,在蒙古真正运营的中资企业约1000多家,在蒙古投资成功的中国大企业屈指可数,包括中国有色、大庆油田、中金海、东胜油田等。
   中华总商会平时接触的来自国内的投资者数不胜数,但投资效果大多惨不忍睹。一些投资者被绑架、抢劫或诈骗,更多投资失败者则是因为遇到了虚假勘探资料。一个共识是,1990年代以前,俄罗斯人制作的勘探资料80-90%都是真实的,而在此之后,80-90%的资料都是不可信的。
   商那拉图分析,中国人走出国门较晚,不了解情况就急于向境外扩张,以为蒙古遍地是黄金就一拥而上。这一心态成为蒙古人赚钱的工具。
   蒙古人对这样的投资者同样不满。“很多经营小公司的中国个体户素质很低。他们掌握很多矿产许可证,但管理水平低,走后门,破坏环境等,问题很多。蒙古人不满意,逼他们出去,这是投资质量问题。”旭日夫称。
   由于受骗和投资失利者过多,中华总商会和中国驻蒙古大使馆都曾试图了解一些典型情况,进行宣传,以避免更多投资者不必要的损失。无奈中国人习惯“家丑不外扬”,受骗了也是悄悄回国,不愿说出来。
   不过,这些个体商户和小型企业,无论对中国还是蒙古都并非真正的困扰。对中国而言,具备战略意义的只有大型国企及它们瞄准的蒙古大型矿产项目;而对蒙古而言,这些“中”字头的大企业是经济发展的机会,也是让他们不安的“掠夺者”。
   “最大买家”的困境
   2005年起,蒙古取代澳大利亚逐渐成为中国最大的焦煤进口来源国,并改变了中国煤炭进口的全球版图。与此同时,蒙古也是中国的第三大铜采购国。
   毫无疑义的,中国成为蒙古资源的最大买家。根据旭日夫的说法,蒙古去年出口的所有煤炭全部卖给了中国,铜也几乎全卖给中国。蒙古煤炭工业协会的主席Luvsandagva Davaatsedev称,如果某些大型项目开通的话,未来5年蒙古国出口中国的煤炭将上涨6倍。
   由于蒙古已经开发的诸多项目离中国北方各大能源、钢铁基地仅数百公里,特殊的地理位置决定了“中国是最大买家”的局面在短期内不会有太大改变—蒙古仅有两个邻国俄罗斯和中国,俄罗斯本身是资源出口大国,而中国则距蒙古最近、同时是世界上最大的资源消耗大国。
   然而,“最大买家”的身份,不但没有给中国带来大客户待遇,反而成为中国企业进军蒙古矿业的最大障碍。
   中国投资者一直不满足于仅仅参与经营和销售,而是对矿权趋之若鹜,因为这样更能保证价格稳定和供给稳定,同时也更符合上市公司在融资方面的需要。而与中国人对控制权的渴求针锋相对的是,蒙古人做梦都想摆脱中国人的控制。有蒙古人在媒体上谈到,如果能够选择邻居的话,他们宁愿换掉南方的这个。
   旭日夫称,中国的消耗量实在太大。如果中国全部使用蒙古的煤炭,即使是蒙古最大储量的焦煤矿,也只够中国使用2年。这令蒙古深感危机。大项目的开发为蒙古带来巨大的发展前景和自豪感,蒙古人并不希望到时候中国依然是独大的买家。
   蒙古所有矿点中,目前最为耀眼的是两大“世界之最”:世界上最大的优质露天焦煤矿塔旺陶勒盖煤矿项目(Tavan Tolgoi,简称TT项目),以及与之毗邻的世界上最大的未开采铜矿奥云陶勒盖铜金矿(Oyu Tolgoi,简称OT项目)。
   TT项目距中国边境最近距离为100多公里,储量高达64亿吨;OT项目距中国边境仅80公里,铜储量约2000多万吨,黄金700多吨,发现该矿巨大储量的加拿大艾芬豪矿业声称项目价值高达3500亿美元。
   仅此两大矿产,就已经吸引了必和必拓、巴西淡水河谷、美国矿业公司Peabody和中国神华等全球几十家矿业巨头旷日持久的争夺。
   根据大陆媒体报道,2002年,紫金矿业、中铝在内的六七家中国公司决定参与OT项目的开发竞标。这也是中国企业大举进军蒙古的肇始。最后由国家发改委出面协调,决定选中一家企业出面谈判。然而,在蒙古媒体大量民族主义的报道攻势下,这一投资最终造成了蒙古国内的反华政治事件。之后,随着OT项目的价值不断被发现扩大,中国企业的机会越来越小,直至彻底出局。
   为了能够顺利进入这一领域,中国企业开始刻意保持低调,不惜迂回突破,但依然未能逃过蒙古人“雪亮的眼睛”。
   2010年7月初,力拓证实,力拓最大股东中铝也有兴趣投资OT项目,无论是直接投资,还是通过购入艾芬豪股权进行间接投资。但蒙古最大银行KhanBank的首席执行长J.Peter Morrow表示,中铝不大可能成为力拓OT项目的直接合作伙伴,因为这么做可能会引发来自蒙古政府的政治阻力。“这会成为蒙古政府的眼中钉。出于政治原因,蒙古政府不希望与力拓的交易最终成为与中铝公司的交易。”
   对自身经济安全的考量,再加上民间对中国的极度反感,即使仅仅为了政治正确,蒙古也要努力寻找中国以外的第三国买家。与此同时,蒙古还力图在交通上摆脱对中国的依赖。
   运输能力一直是蒙古资源出口的巨大瓶颈。由于OT、TT等项目全部位于靠近中国内蒙的边境地区,能够将这些资源运往哪里,决定了蒙古有可能向哪些国家出口。
   蒙古政府面临两个选择:铁路是采用与中国接轨的国际标准轨道,还是采用与俄罗斯接轨的宽轨—前者直接通往中国,后者绕开了中国,却经由漫长曲折的路线通往俄罗斯的出海口。选择哪一个,成为全国多年大讨论的宏大政治话题。蒙古一些私营公司从商业利益和成本出发,试图修建直接通往中国的铁路,这最经济实惠。但他们遭遇了坚定的反对,甚至引发了政党之间以及企业与部长之间的激烈冲突。无休止的争论让铁路的建设似乎遥遥无期。
   2010年4月4日,蒙古国政府终于宣布了未来5683公里的铁路建设计划。在铁路问题上停止争吵,被认为是今年蒙古取得的重大成就之一。最新的计划中,蒙古选择与俄接轨的宽轨,没有向南通往中国,而是横跨蒙古东西,最终向北从俄罗斯出海。
   旭日夫是宽轨的支持者。由于被前苏联控制了70年,蒙古已有的1800公里铁路都是宽轨,旭日夫认为,继续铺设宽轨铁路能避免将全国铁路分为两个系统。更为重要的是铁路的走向:现在选择的线路虽然绕远,但可以为蒙古争取到中国以外的其他出海口,并带动蒙古国其他地区的发展。目前,蒙古的出海口主要是中国的天津以及计划中的锦州。
   由于俄罗斯目前仍然拥有蒙古国国有铁路公司—乌兰巴托铁路公司大约50%的股权,这一选择还包含了来自俄罗斯的压力。
   4月4日宣布的新铁路计划分三个阶段。仅第一阶段即全长1100多公里,投资约需20亿美元。第二、第三阶段修建的线路将向南部和西部延伸,全长3000多公里。全部计划完成后,基本上可以形成连接蒙古国各地的铁路运输网。
   新方案牺牲了中国的利益,令中国的投资者和舆论愤怒不已,认为是又一个刻意排挤中国的事实。
   尽管这一方案政治正确,但绕道数千公里的新铁路不可避免要面临一系列实际困难:高达20亿美元的第一阶段投资,已相当于2009年蒙古GDP的一半。已有批评者质疑,如果没有巨额的外国投资,或是指望OT、TT项目尽快变现,蒙古政府根本没有修铁路的钱。甚至有蒙古国内政治家已经在等着看笑话。
   另一问题是如此绕道将极大推高蒙古资源的出口价格。中国券商国泰君安研究报告中测算的数字显示,从TT项目矿区以最短距离进入中国,最后到达天津港的总运距1539公里,每吨运费约为185元;而绕道方案中总运距长达4784公里,每吨运费高达574元。
   虽然蒙古要想拒斥所有的中国资本并非易事,毕竟蒙古自身没有任何资金和技术来开发这些资源,中国企业也的确在蒙古铀矿、石油、铅锌矿领域有所斩获。不过,在失去了OT项目和TT项目这两颗最耀眼的明珠之后,其他屈指可数的成就显得黯然失色。
   中蒙之间目前最大的合作项目是图木尔廷敖包的锌矿项目,该项目中方投资了4000多万美元,其中中国政府前期注入了2亿多启动资金。中国驻蒙古大使馆参赞柴文睿称,这也只能算是个中型项目。
   此外,中石油大庆油田、中石化东胜油田、中金海三家中国企业垄断了目前蒙古的全部石油勘探和开采工作。但蒙古石油储量偏少,所有中资企业每年能够开采并运回国内的石油仅10万吨左右,不成规模。

上一篇: 社会主义蒙古的转身:老大哥送来…   下一篇: 《救助基地?奴工地狱!》凤凰周…

阅读数(2922) 评论数(3)

3

本博文相关点评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定期获得翻墙信息?请电邮订阅数字时代




2011年8月28日, 3:00 下午
分类: 公民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