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宇 | 缅北战火波及中方十亿投资 交战方到北京要求调停

2011年07月08日 21:06:02

  

缅北战火波及中方十亿投资 交战方到北京要求调停
被缅政府军杀死的KIA士兵

   核心提示:缅甸对华友好,同时与缅政府交战的克钦方面也在传统上与中国关系密切、友好。双方的战争主要是缅甸国内各种矛盾冲突的爆发,绝非“克钦在美国支持下抢夺中国发电站”的所谓“真相”。尽管不完全排除美国因素,但把所有自己看不明白的问题都说成是美国幕后支持、捣鬼,一方面是思维方式的偷懒,一方面也太高看美国了。似乎中国周边的每一座山头都驻扎着中情局的特工,随时准备利用各国少数民族颠覆中国。
   缅甸国内局势错综复杂,各种政治、军事派别林立。但包括民主派在内,许多派别都想和中国搞好关系,取得支持。认真研究缅甸局势非常重要。
   如果搞不清楚问题就往美国人身上一推了事,这种偷懒行为看上去又“爱国”又解气,实质上是误国误民。
   6月16日,中国外交部记者招待会上,外交部发言人洪磊称,“我们正密切关注缅北地区有关事态的发展,呼吁缅甸冲突双方保持冷静克制,防止事态升级,通过和平谈判解决分歧。”洪磊同时表示,“冲突发生后,一些缅甸边民暂时进入中国境内投亲靠友。中方按照一贯做法,从人道主义出发,提供了必要协助。”
   这是缅甸北部政府军与克钦独立军(KIA)之间的战斗一周之后,中国官方的最新表态。
   与2009年的缅甸北部果敢战争一样,此次的交战区域同样距离中国很近,最近仅10公里。交战一方面导致大批民众逃往中国,一方面中国商人进入缅甸相关区域经商、种植的通道被切断,大批种植业者损失惨重。
   与往日更加不同的是,此次缅北动荡与中国利益攸关。此次冲突地点,是在中国在缅甸北部已经投资建成的唯一一个大型水电站太平江一级水电站区域。中国在缅甸北部还有高达2000多亿元的水电站投资计划,以及未来的高速铁路、公路,输油、天然气管道计划。
   北京也被默认为唯一的调停者甚至当成了战争的“第三方”。交战双方—缅甸政府与克钦独立组织(KIO)均派人前往北京,或写信给北京,征求意见或要求调停。由于双方均与中国保持不同形式的友好关系和联系,如何处理就在国境线上发生的,仍在进行的武装冲突,极大地考验着中国的智慧。
   远未结束的缅北战事
   6月8日,缅军两名军官全副武装强行穿越KIA控制区的桑岗哨所,遭KIA扣押。根据1994年双方的停战协定,双方管辖区互不干涉。未经对方事先批准,军人不得携带武器进入对方区域。第二天,缅军100多人高呼“要求克钦军投降”的口号扑向桑岗哨所,将KIA联络点里的一名士兵抓走,并扑向下一个哨所。
   桑岗哨所位于KIA控制的盈八公路(中国的盈江县到缅甸八莫)上,往前约30公里就是中国大唐电力投资的太平江一级水电站,往前约10公里跨越国界,便是中国云南省西部的盈江县。
   9日上午双方一度激战后停火,并开始谈判。双方同意释放各自扣押的军事人员。此后,KIA释放了被俘的缅军军官和武器。但缅军方面仅仅归还了被扣押克钦士兵的枪支。
   一再推托之后,缅军方面终于归还了声称战斗中当场中弹身亡的克钦士兵的尸体。根据克钦方面的描述和公布的照片显示,被归还的尸体头部有钝器伤口,身上数道刺刀伤口,一条手臂也被打烂,这被外界认为“是被虐待致死的”。
   11日上午,缅军指挥官突然带人再次要求克钦军赶紧投降让出地盘,否则再打。但克钦军方面答复,这些土地自古以来就是克钦人地盘,缅政府从未踏入,根据停战协定,也归克钦独立组织管辖,因此拒绝投降和交出地盘。绵延至今的战火正式开始。当天下午缅军开始炮击KIA控制区的几个哨所。KIA在忍耐数日之后,决定正式还击。由于无法抵挡火力,桑岗、崩先两个哨所先后放弃。
   根据克钦方面提供的情况,12日上午,缅甸方面通过克钦省部长打电话给KIA副司令,称总统登盛指示先谈判。克钦方面表示,他们提出归还被占据的土地,缅军撤出,否则全面开战。但缅军方面则称,政府、军队内部意见不统一。由于未能在约定的中午12点之前得到答复,战争正式爆发。KIA方面称,这意味着执行了17年的停火协议失效。
   截至6月20日,根据KIA提供的的数字,克钦方面阵亡4人,伤12人。缅军方面被俘6人,阵亡超过50人,在八莫、密支那等地住院的军人超过180人。这期间,已有克钦民众逃到中国的亲戚家中避难,此后难民陆续不断。克钦独立组织的估测,约有2000人逃至中国,其中许多是害怕被缅军抓去当苦力。
   克钦族分布在缅甸克钦邦、印度阿鲁纳恰尔邦(中国藏南地区)、云南三国临近地区,中国称为景颇族。KIA是缅甸第二大民族地方武装(简称民地武),也是缅甸军方始终想要解决的心头大患之一。
   作为克钦邦的主要军事力量,KIA分散分布在克钦邦的大部分地区,以及掸邦部分地区。克钦邦首府密支那以及公路沿线,一般由缅甸政府军控制,诸多山区为克钦邦控制。在缅共时期,KIA长期作为缅共的统战对象,共同与缅甸政府军作战。这一友好关系延续到了现在。
   目前,缅甸有25支主要民地武,其中14支停战部队。KIA就是停战部队中的一支。与掸邦的果敢第一特区、佤邦第二特区、第三特区、第四特区一样,KIA及其政治组织KIO控制区则是克钦邦第二特区。消灭这些地方武装,包括已经停火的武装,一直是缅甸军方的心愿。2009年果敢战争,结束了缅北整整20年的和平。缅甸政府军成功攻占特区中面积较小的果敢,将果敢原领导人彭家声兄弟赶走,原果敢同盟军整编成了缅甸官方的边防军。
   果敢战争期间,缅甸政府军与佤邦武装佤联军、KIA均摩擦或对峙过,但未能扩大战果。时隔两年,战火重燃。此次冲突前半年,KIA与政府军已经多次摩擦。这一次政府军选在中资水电站区域挑衅成功,战争爆发。
   熟悉KIA的人士向记者介绍称,KIA约有5000兵力,历来以小单位的山地游击战为主。军队藏于民间,适合当地山区作战。缅共时期,缅甸政府军也从未在KIA的地盘真正打入过。此次战斗,KIA也第一时间放弃两个哨所,转入游击战。夜袭、狙击、伏击并抢夺枪支。同时炸毁了一系列桥梁,阻止缅军机动化部队的深入。
   “即使军方动用坦克、飞机,对我们也没什么用。”KIA人士称。游击战也决定了缅北特殊的战场形态。两年前缅政府军一举攻克果敢的情况几乎不可能再现。该人士透露,除了占领克钦的桑岗、崩先两个哨所,缅军目前未能扩大战果。这两个哨所也受到不间断的骚扰袭击,许多缅军士兵躲在地道里。
   不过据KIA人士称,虽然被进攻地带离中缅边境仅有数十公里,但实际上被切断的威胁并不大。由于全是山区,并且KIA原本就是点状分散分布,与缅军互相交错,所以很难被真正切断。即使缅甸政府军征服了实力第二的KIA,还有与之相邻实力更强的缅甸第一大民地武:佤联军。佤联军据称约有2万名士兵,以及数万民兵,牢牢控制佤邦。佤联军以作战团结、勇猛、大规模阵地战而著称。
   与KIA控制区一样,佤邦也是历史上从未被缅甸政府军进入过,同样对缅族人的统治极度不信任。缅军若继续坚持强硬路线,武力解决整个缅北问题,战争必将旷日持久,中缅边境也将再无宁日。
   中国成战争调停人
   与上次果敢战争相比,此次克钦冲突,中国因素越发明显。冲突双方似乎都在打中国牌,或利用,或要挟。缅军挑衅方向直指太平江一级水电站。有关双方争夺水电站的传闻也满天飞。
   太平江一级水电站位于KIA控制区。根据此前双方的协议,未经批准,缅军不能携带武器进入。但目前有20名左右的缅军士兵驻守并保护电站。冲突爆发后,水电站的约100名中方人员中的约70人迅速逃回中国。但余下的约30人被缅甸守军扣押了一整夜,经过调停后予以放行。保护中国投资成为缅军行动的一个重要借口。在此前,KIA将领也曾以控制区内的中国投资的安全相威胁。
   “如果中国要压制我们,那么他们首先就会丧失在我们控制地区中的投资。他们在这里投资了数十亿美元,涉及翡翠、矿产和水电项目。我敢肯定,在打压我们之前,中国人一定会先看好他们的投资。”克钦独立组织(KIO)联合参谋长La Nan说。
   KIA控制区目前已经建成运行的大型中资水电站仅有太平江一级水电站。但未来计划中,中方将在此区域投资水电约2000-3000亿元。包括已经在做前期工作的伊洛瓦底江7座梯级水电站、太平江二级水电站等。其中,除了伊洛瓦底江7座电站中的第一座—密松水电站,以及第二座—其培水电站的一期工程在政府军控制区,其余都在KIA控制区。因此,一旦KIA以此威胁,势必打击中国在此区域继续投资的信心。
   有大陆媒体报道称,KIA是在“西方”的支持下抢夺水电站。但KIA方面则向《凤凰周刊》记者反复而明确地否定了上述说法。据KIA领导人介绍,他们不但没有任何威胁中国投资的行动和意图,反而由克钦独立组织中央下令,并传达到各个连队,一定要保护好所有中国投资,避免将有中国人的地方变成战场。
   克钦冲突爆发后,看守水电站的缅军士兵从约20人增加到了超过50人。但战斗并未在水电站发生,最近的地点离水电站尚有3公里。该领导人表示,中方在克钦有众多投资,始终相安无事。“因为有中国人投资克钦才能有发展”,完全没有所谓“抢夺”的必要。
   一名KIA人士称,有中国景颇族族人对他说,“如果你们能有我们在中国的自治条件,就可以放下武器好好过日子了。但现在你们在缅甸的处境,我们支持你们闹革命。”
   另一方面,KIA区域的各种生活用品、货币多从中国进口。与中国的贸易往来,再加上克钦地区原本就盛产玉石、木材、矿藏,令克钦地区在缅甸各少数民族地区中颇为富裕。中缅边境也从未出现如泰缅边境、印缅边境那样常年的数万、数十万难民,全靠联合国等组织救助为生的景象。
   “我们的政治政策是,不管再艰苦还是条件好,都要永远依靠中国成长,与中国友好关系是很明确的方向。”克钦独立组织人士告诉《凤凰周刊》记者。不过,克钦组织内部对华态度也有分别。从缅共时代,克钦组织内部就有亲共和反共的区别。这一分歧被认为延续至今:有亲中派,也有亲美国、印度派。在争取中国支持还是争取西方支持上,也难一概而论。
   6月16日,美国对克钦局势发言。美国国务院发言人凯利·麦卡罗格称:美国严重关注此一形势发展。敦促缅甸政府与民主政党、民族集团展开对话促进全国和解。但与双方主动寻求中国调停相比,美国的影响力不可同日而语。
   此次克钦战斗,KIA方面高调向北京求援,希望主持公道。但缅甸政府军同样派人前往北京。缅甸扼守中国南大门,是中国在东南亚重要合作伙伴。此前不到一个月,缅甸总统登盛刚刚访华。两国发表的《中缅关于建立全面战略合作伙伴关系的联合声明》称要“在业已存在的友好合作基础上进一步提升中缅双边关系水平”。
   《联合声明》内容还包括“加强边境管理合作,及时就边境管理事务进行沟通,努力维护边境地区的和平、安宁和稳定……中方重申尊重缅甸的独立、主权和领土完整,支持缅方走符合本国国情的发展道路”等。
   显然,要中方偏袒少数民族武装而破坏与缅甸政府的关系,并不现实。6月16日中国外交部表示“呼吁缅甸冲突双方保持冷静克制,防止事态升级,通过和平谈判解决分歧”之后,KIA人士告诉《凤凰周刊》记者,他们理解中方的态度。
   “这是中国一贯的态度,希望和平解决。我们理解。说明中国已经在关注克钦的局势了。”该人士称。显然,这一表态虽然可能与KIA的心理价位有所差距,但至少未对政府军的进攻表示支持。
   外交部表态的第二天,缅甸政府派出缅族代表赴克钦邦首府密支那,再由这些代表派出克钦族代表赴克钦特区首府拉扎谈判。此后双方一直保持联络,均表示和谈的大门敞开,同时战斗也从未停息。克钦方面则向缅甸政府、缅甸军方均发去公函。
   缅北冲突考验中国智慧
   此前,缅北冲突仅仅影响中国边境稳定。但随着中国对缅甸各种战略投资陆续进入操作阶段,能否兼顾缅甸政府的立场,同时保证少数民族族群的尊严和利益,变得越来越重要。如何处理与缅甸政府,以及缅甸各少数民族武装的关系,越来越考验中国智慧。
   根据缅甸的官方统计资料,在过去的23年中(从1988年缅甸军政府掌权到2011年5月),中国对缅甸的投资总额累计达155亿美元,排名第一,而排名第二的泰国累计投资95.6亿美元。这155亿美元中包含了大量的公路、铁路、油气管道和水电站的建设协议。缅甸是中国通往东南亚、南亚各国的“陆桥”(Landbridge)。今年5月30日,酝酿已久的中缅陆水联运大通道的重要路段龙瑞高速公路奠基,其设想是由中国云南瑞丽口岸出境,沿着瑞丽至缅甸八莫的公路,从八莫下伊洛瓦底江直达仰光、印度洋,这意味着中缅水陆联运成为可能。
   而就在同一天,中缅国际铁路云南保瑞段奠基,这条旨在连接昆明至仰光的铁路预计全长1920公里,如果建成,则将使中国西部地区的出海运输距离缩短5000公里以上。
   根据国际地球权益组织的统计,截止到2008年,有超过69家中国跨国公司在缅甸涉足了水电、原油及天然气以及采矿领域中至少90个项目。已经签订协议的中缅油气管道则是极具战略性的投资。2010年6月3日,中缅双方签署中缅油气管道建设协议,随后宣布开工。该管道除了将缅甸的天然气资源输往中国以外,还要承担向中国输送中东、非洲原油的任务。
   综合大陆、缅甸媒体或组织披露的线路来看,公路、高铁、油气管道等基本在同一线路。油、气管道的首站分别是缅甸西南孟加拉湾沿岸的马德、皎漂。经过马圭(magwe)、巧克柏当(Kyaukpadaung)、皎施市(Kyaukse)、彬坞伦市(眉苗Pyin Oo Lwin)、腊戌(Lshio)、贵概(Kutkai)等城镇,经边境木姐(Muse)进入云南瑞丽。皎漂是通往印度洋的重要岛屿,中国已经在此投资兴建皎漂经济技术开发区及其附属港口。2009年11月开始,作为中缅石油管道配套设施之一的大型原油码头开始修建。这个码头建成后,不仅是中石油的原油储备基地,同时也将成为一个能够停靠30万吨以上货轮的深水港。
   除此之外,中缅双方共同修建的昆明至皎漂铁路也计划于2015年前完工。昆皎铁路还会并入皎漂至瑞丽的大通道项目,并与缅甸目前实施的全国铁路网项目连接,通往内比都、仰光等更多的大城市。
   如果说上述管道仅仅是面临有可能的威胁,水电站的投资,则大多直接处于少数民族武装控制区或少数民族地区。其带来的安全威胁是实实在在的。
   掸邦境内的塔桑水电站(TASANG)是东南亚未来装机规模最大的水电站。2007年11月,中国葛洲坝集团公司获得塔桑水电站51%的股份。泰国MDX公司、缅甸水电开发部分别拥有24%、25%的股权。然而,该项目却遭到当地掸族民众的反对,理由包括水电站破坏森林、淤积泥沙,导致政府强制移民和强行征用劳工等。
   缅甸总统登盛访华前夕的5月9日,三名在塔桑水电站工作的中国工程师和一名中国翻译失踪。据缅甸媒体报道,中国曾试图自己解决问题未果,后被迫向缅甸政府求助。掸邦军否认与此事有关,其发言人称,四人遭到绑架,而绑架者应该是地区众多武装组织中的一支。与此同时,掸邦军表示,愿意协助中方找人,不过,他们希望中方代表向缅甸政府施压,迫使后者从该区域撤军,以便掸邦军展开搜索行动。
   克钦邦也是水电投资的重点区域。其中密松水电站(Myitsone)是伊洛瓦底江梯级电站的第一座,处于缅政府军控制范围。这一电站饱受当地克钦等族民众反对。2007年,当地克钦族首领联盟曾经向缅甸国家和平与发展委员会(SPDC)发出通告,反对建设密松大坝。当年底,当地环保组织还给胡锦涛、时任商务部部长薄熙来发出公开信,要求中国在投资大坝时候及时公开环评报告,以及在计划的初期就通知受影响的群众,并允许民众参与决策。如今,尚未开工的密松大坝还面临更现实的难题:操纵移民搬迁的缅甸军政府没有给移民们安排适当的住宿、耕种地点,抗议仍在进行。
   2010年4月17日,密松大坝水电项目工地发生连环爆炸。KIO声称没有参与爆炸,并参与了政府对爆炸的调查。此间缅甸方面报道称,共计39枚炸弹爆炸摧毁了10辆汽车、一个大型发电机组、一个仓库、两处哨岗以及水坝工地上一个2000加仑的油箱。另有4名中国工人死亡,超过12人受伤。
   而同样处在KIA控制区的太平江一级电站,中方也与克钦方面进行了谈判,并进行了巨额补偿(包括少量搬迁以及克钦方面先期投资的公路、桥梁等基础设施)。当地民众得到了搬迁补偿,并且在搬迁之后大唐电力又给每户发放了500元人民币,克钦方面对此表示满意。据KIA人士介绍,这些工程会给克钦的财政带来直接的贡献。他们也在说服民众,大坝建设至少会令民众有电、有做生意的机会和务工的机会。
   目前仍未解决的问题,是缅甸政府军要求在7座大坝都派遣保护大坝的军队,这遭到KIA方面的坚决拒绝。他们显然无法接受缅军踏入此前他们从未踏入过的土地。KIO是否会对大坝建设提出过高要价,也未明确。(实习生刘景迪对此文亦有贡献)

上一篇: 越南对华爱恨交织   下一篇: 没有了

阅读数(2524) 评论数(4)

4

本博文相关点评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定期获得翻墙信息?请电邮订阅数字时代




2011年8月28日, 3:00 下午
分类: 公民博客
专题: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