然,正在风起云涌的大连万人抗议活动,表面上针对福佳大化,和前任市委书记夏德仁,但实际上剑指夏的靠山薄熙来,因为他不仅扶持了福佳民企,而且还提名重用了夏德仁,而令人愤怒的PX项目,正是夏德仁政绩工程的一部份,大连新闻界消息人士称,原本中南海高层权斗加剧,薄熙来背靠江泽民已失势,其90年代在大连的贪腐和枉法罪行正好浮上台面,他的众多死党被“双规”,眼下的维权运动和党内权斗合流,将彻底清算薄熙来。

据报道,8月14日,大连市政府门前聚集的人群,已打出“夏德仁下台”的口号,这在大连历史上是少见的场面,尽管新任市委书记唐军,爬上了汽车顶部,声嘶力竭地呼吁越聚越多的人群散去,但他心里非常清楚:谁给美丽的大连留下一个烂滩子,谁给大连人民的脚下埋下了定时炸弹?薄熙来当政8年,利用其太太谷开来创办的律师所和程毅君名下的所谓惠瑞斯顾问投资有限公司,一方面巧取豪夺,掏空了大连人民口袋里的钱,另一方面把一个环境污染,财源枯竭,民怨载道的城市,传给了夏德仁。

网上的报道说,颱风〝梅花〞8月8号过境辽宁大连市,冲垮了在建的福佳大化防波堤坝,危及只有20米之远的有毒原料PX储备罐,威胁大连民众的安全。而央视记者前往采访却遭到围殴,即使是央视名嘴白岩松主持的节目《新闻1+1》,也难免再次遭到“枪毙”的命运。当地民众在网上怒骂大连市委书记夏德仁。

实际上,夏书记有点冤,他原本是东财校园的一名书生,因经常向《大连日报》投稿而与我较熟,他是经济学家,但不适合当官,只是在薄熙来办博士文凭的问题上百依百顺,而被破格提拔,先是副市长,后是副省长,薄熙来想取代闻世震当省委书记,让他做陪衬性的省长,但受阻失利,薄转去北京任商务部长,夏却不得不继孙春兰和张成寅之后,回大连替薄熙来守住大本营,但近年来仕途不顺,不仅薄熙来被发配重庆,而且众多死党下马,如,王益,张春江,等等,夏德仁是老实人,想闯出政绩,证明能力,而招商引资为首选,早在薄的时代即已被青睐的民企福佳,帮了他的大忙,于是,PX上马。

国内媒体的报道说,8月8号当天,大连地区风力高达8级,海浪高达20米,决堤造成海水倒灌厂区,直接威胁20个左右20-30米高的PX(对二甲苯)储备罐,每个储备罐占地面积约一个篮球场大小。当局紧急调派上千军警抢险,疏散附近居民。虽然当局宣称险情已被控制,无化工原料泄漏,但是,当地仍然一片恐慌,成千上万的居民冒雨大逃难。

我从网上看到了这个消息,当天夜里都睡不着觉。念及当年项目论证时,大连电视台记者卢壬子的义举而扼腕叹息,他不仅最早指出这一项目的危害性,而且还曾在《》上签名,在“新视点”节目上为弱势群体呐喊,但这样一个良心记者,不仅未受到表扬,而且被调离了新闻界。现在,大连市政府自食恶果,人民终于看到了毁灭性灾难日益逼近的脚步。

报道说,央视3名记者以及其他媒体记者试图进入现场采访,化工厂几十名员工在厂领导的带领下,围攻殴打记者,抢夺砸坏摄影器材。陪同记者采访的大连市委副秘书长、市委宣传部外宣处长以及大连金州开发区公安局长,也都遭到围攻。目前,已有11名涉嫌围殴人员被警方控制。大连市政府9号召开会议,坚称没有发生泄漏。

我认为,大连市出现这种状况一点也不奇怪,薄熙来当权时留下的传统作法就是强压媒体,愚弄百姓,他在大连搞的所谓“北方香港”,是以牺牲自然环境为沉重代价的,谷开来办的公司几乎囊括了大连招商的所有大项目,贪占了多达上亿元的民脂民膏,早在1997年就把律师所的生意做到了纽约,新加坡和香港,两个儿子都在英美读书,而大连老百姓却成了“房奴”,老虎滩等风景区,则变成了钢筋混凝土堆积的森林,民众不得不节水节电,呼吸肮脏的空气,背负“花园城市”的虚名,总之,薄熙来利用职权养肥了家人和死党,而把一个严重缺水,隐患多多的城市,丢给了孙春兰,张成寅和夏德仁。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定期获得翻墙信息?请电邮订阅数字时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