姚晨 <wbr>我不是愤青儿

我想过若干次要关闭微博。我想,我一个演员该不该说这么多,我是否应该拿我的作品去说话,而不是我的嘴。看微博上又出一啥事,唉呀妈呀,又受不了了,转,写……

本刊记者 易立竞 发自北京

1

2011年7月30日,动车脱轨事件第7天,微博上记者、编辑一片“撤版”的哀叹声。凌晨1点,姚晨发了一条微博:今晚,向媒体人致敬。并配了一张乌云遮日的图片。朋友禁不住替她捏了把汗,“胆儿也忒大了”。

“那天晚上,我觉得媒体人太可怜了,你们平时替那么多人说话,这个时候其实是比任何人都需要支持、鼓励和安慰的,我想让你们知道,我们是支持你们的。”这条微博发出后被转发了一万七千余次,近七千条评论。

有人肯定,有人说风凉话,甚至有人留言说:你别太得瑟了,你不过是一个戏子,好好演你的戏。

姚晨回复:你也别太得瑟,别忘了你也在这片土地上生长,咱们是一条船上的。

看她态度如此强硬,此人马上换了口气说:我是担心有人利用你。

作为一名艺人,姚晨在微博上不回避公共话题,也不怕参与争议性话题的讨论。她微博上关注得最多是公共知识分子和媒体从业人员。用导演冯小刚的话说:她有一批意见领袖的朋友。姚晨不否认这些人对她的影响。大多数艺人还在用微博互相say Hello、晒靓照的时候,她已经开始积极转发解救被拐儿童、救治病残人士、保护环境等相关内容的微博;在其他艺人开始关注此类事件时,她又开始参与到对强拆类公民权利受到侵害问题的讨论中。

2

2009年9月1日,姚晨注册了微博,确切地说,是一个在新浪工作的朋友帮她开了微博。最开始,她以为微博和博客类似,既然如此,就换个新鲜的,抱着尝试一款新游戏的心情玩起了微博。“想写什么写什么。”

2009年10月15日,姚晨激动地在微博上写道:已经突破10万人关注了,10万人呐!想想就激动!10万人要是站在广场上,那阵势绝对壮观,集体喊一嗓子都得把我震一大跟头。10万双眼睛关注着俺。心里咋有点毛毛的。”

那时她绝没有想到,18个月后,她的粉丝数量会多出100倍。

2011年7月27日,姚晨微博粉丝过千万。目前,包括她在内,全世界微博粉丝过千万的只有3个人。

1000万,是欧洲一些国家的人口总量;1000万,也是一家电视台的观众数量。姚晨等于拥有了一份有1000万读者的媒体,她集主编、编辑、记者于一身。庞大的话语权没有给她带来喜悦,更多的是诚惶诚恐,“在我之前,中国没有一个演员掺和到公共话题中,在这样一个平台上占据第一的位置,我该怎么做?怎么做才是正确的?没有人告诉我,没有一个范本可让我参照。一切都得靠自己琢磨。”

3

网友在新浪微博上发求助信息时,都习惯性地@,希望借助她的影响力获得帮助。“我都快成上访机构了,每天被四五千人@,发各种求助信息。”

最初,对于求助者的微博,她都尽量帮忙转发,一段时间后,关于她微博报价一条6万的信息像一只受惊的小鸟到处乱窜。这让姚晨意外又委屈。“坦白说,赚钱本身不丢人,但不是所有的钱都能赚。在微博上收取广告费这种事,我真不稀罕。”

微博注册伊始,她就告诉自己的团队,“微博已经让我们获益,提高了知名度,绝不可以再通过微博赚钱。不少公关公司通过新浪找我,我都拒绝了。”

偶然间,她看到一个媒体做了一篇关于微博营销的调查文章,列出来的名单里,有好几个是她早期加过关注的,她想起这些人都让她帮忙转发过微博。后来才知道,有一些帮助人的微博可能跟营销有关。“比如你是微博公司的人,我让你接个单子,比如哪个学校需要什么东西啊。你写这样一条微博,让姚晨转发,我给你6万块钱。你就给我发了条私信,说帮忙转一下帮帮这些孩子,我转了,这几万元就进了你的腰包,我完全不知情。”找到了根源,她提高了警惕,现在渐渐会分辨了,转发时谨慎了许多,“有一些确实是朋友需要帮忙的,有一些自己斟酌,有一些搞不清楚的就假装看不见。”

惦记她这一千多万粉丝的不只是普通网友。

有关方面的人和她聊过,希望借她的平台,传递一些关于政府部门的正面信息。姚晨的想法是,“微博说到底还是一个私人领域,我只希望在这上面单纯地传递个人的价值观。”

4

电视剧《武林外传》、《潜伏》让姚晨迅速走红,微博则让她成为万众瞩目的明星。

想象中明星该有的顾忌,姚晨没有。出门不化妆,不戴墨镜。

有一次去一个连店名都没有、拥挤不堪的小饭馆吃面,没多大会儿,朋友电话:“你在某某地吃面?”

“你怎么知道?”

“微博上写的,还有你照片。”

在她享受美味的时候,周围的食客早已用各种武器偷拍了她。

既然如此,她干脆自拍了一张,也发了微博。

自从有了微博后,遇到类似情况,她会选择自我曝光。比如离婚,辟谣……她都在微博上自行危机公关。在微博上,她一个人就是一支队伍,做着一个团队该做的事。

“刚开始时觉得什么事情都可以自己说,挺好。”后来她开始思考,这么做是不是扰乱了媒体秩序?站在媒体角度考虑问题的艺人不多,姚晨也不避讳她和媒体之间一直有着良性的互动。“我从一出道就非常受媒体的保护,没太受过攻击,从心底来说,我可能对媒体比别的演员更有好感。这些年,当我遇到事情的时候,大多数媒体都是保护我的,特别是去年遇到人生变故的时候。”

究其原因,“可能是现在的一群年轻记者当年都看《武林外传》,我们可以说是一起长大的,彼此之间有认同。”

她对此充满了感激,有时禁不住就想表达感谢,朋友阻止她,“你不能那么做,因为你忽略了读者和观众的感受,他们如果看到你这种感谢,会觉得你和媒体达成了一种共谋。你反而会害了人家。”

“仔细想想,也确实是,比如我要是看到同行在微博上有类似表达时,也会觉得不舒服,这是示好呢,还是什么?”

思考后的结果是,“现在除非有什么特别严重的事情,自己才出来澄清,其他无伤大雅的被娱乐一下也就认了。”

5

姚晨微博上的信息五花八门。“说白了就是很八卦。我也经常看一些公共知识分子的微博,上面有很学术、很专业的东西,我不理解、没有共鸣肯定就不转发了。微博还是一个很私人化的平台,它代表我个人的知识层面和情感状态。我算是一个知道分子。”有时她会很纠结,自己整天在微博上唠唠叨叨的,烦不烦人啊。“我毕竟是个演员,观众肯定还是希望你去干点正事儿——好好演戏。”

姚晨极其喜欢演员这个职业,“但她不是急赤白脸、野心勃勃的人。”冯小刚说,“现在好多演员都是这样,她没给我这种感觉。她自然而然地往前推进着自己的生活、工作。”

半年没接戏,以前她会劝自己,别太挑了。“现在反而越来越不敢乱接戏,我怕成为一个没有诚信的演员。我要珍惜现在的名气。”

观众对她的认可,她体会最深的一次是和《潜伏》剧组参加飞天奖颁奖礼。

每个剧组走红毯时都会赢得掌声,她和孙红雷走出来时,几千名观众全体起立鼓掌,大声叫喊他们的名字,“我眼泪都快下来了,如果不身临其境,很难体会到那种感受。我当时就想,你不能愧对这份信任。”

两个月前她去参加大学生电影节,那天去晚了,助手忘记给她带高跟鞋,她想溜边儿进去,可就一条通道,必须经过红地毯,她假装自己举了根隐身草,想悄声走进去,因为是在体育馆,观众席在上面,学生们看到了她,刚开始一部分人喊她的名字,这种喊声汇成一片,“那声音震得我差点一个跟斗,我何德何能获得这种关爱。不还是角色吗?你如果演的都是烂角色的话,别人不会给你这样的信任。那一瞬间,他们就觉得你是他们自己人,所以才会对你那么亲切。你会发现,一部好戏是可以改变一些人的精神世界的。”

姚晨非常珍惜自己的羽翼,她说自己也有一颗希望被认可的虚荣心,但是,“成熟的人会把虚荣心变成荣誉感,我希望我能做到。”

6

姚晨的人缘好是公认的,这种好人缘不止于演艺圈。

她的好人缘被有些人总结为:聪明,会做人。

“聪明真谈不上,我甚至一直从心底自认为是个笨人,做事死认真,还很拙。要说会做人,倒算是一种夸赞和鼓励,因为这一世,我生下来就是个人,做人是门必修课。”

编剧宁财神说,“她的适应能力要比一般的女明星强,挺适合当明星的。她刚刚红的时候有点儿不适应,在不知道规则的时候会有点儿慌,知道规则后就从容了许多。”

“她是个积极寻找规则的人,方方面面的规则,比如怎么把戏演好,什么类型的广告适合她,她的团队应该找什么类型的人,谁合适谁不合适,为什么……她在努力学习这些事情。她有个好处是,如果选定了,就认为这是最好的。比如她认为她身边的工作人员、朋友都是最好的。她是个侠女、义气,有时甚至有点帮亲不帮理——有的事情如果是朋友做的,哪怕是错的,她也会偏袒。她还是个烈女,很直接,你不能碰到她的底线,碰到她的底线后,她会不考虑利益关系而翻脸。”

她自己也承认,热血,有英雄情节,好打抱不平。年少时经常会路见不平一声吼,长大后理智多了。“微博上有时实在忍不下去了,还是会吼出声。秉性难移啊。”

她说自己有点二,最典型的特征就是:想了就去做,有时候会不计后果。“比如说我当时从舞蹈学院回老家以后,已经分配工作了,可还是想回北京,就参加高考,单位还要交罚款……这个过程很折腾,结果就考上电影学院回北京了。二的人有时候不太会犹豫,我一旦决定了的事情,8匹马都拉不回。我都会被自己这点给吓着。”

出名到现在,她参加非朋友聚会的饭局不到5次。“在饭局上,我发现我是最白痴、最无趣的人。我不懂他们的一些规则。”

拍完第一部电影后,制片方请一些人吃饭,其中有姚晨。来了几个有头有脸的人,她到了后,毫不考虑地冲到靠中间的一个空位上坐下,她不知道,那是留给一个大明星的。大明星来了后,坐在最中间的大人物说:“你坐我这吧,我给你让位。”姚晨的脸一下子红到脖子根儿,知道自己坐错了位子。“我不知道跟他们聊什么,跟朋友在一起老觉得时间不够,有说不完的话。但是一到那种场合,我就特别难受,那不是我熟悉的语境。”所以,除非必需,她绝不出席这种场合。

因为经常参与公共话题的讨论,表达愤慨,有些人以为姚晨是个愤青儿,歌手李健说,“真正的批判,不在于生硬的态度,而在于内容和立场,她不是一个愤青儿,她是一个很温和的人,很好相处。”

在李健看来,“明星因为占有更多社会资源,就要负起更大的社会责任。明星的言行会影响、引导别人,特别是一些青少年fans,所以要有责任感。国外一些艺人,他们利用自己的影响力去改善一些人的生存环境,帮助需要帮助的人,这才是一个明星的本份,姚晨正在做这样的事情。”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定期获得翻墙信息?请电邮订阅数字时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