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州市关于改善中心城区交通状况的工作措施》8月1日公布,与此前公布的征求意见稿相比,方案最显著的变化在于:“到2015年,本市各级党政机关、全额拨款事业单位不再新增公务用车指标”的表述不见了踪影。

从最初的只字未提到顺应民意明确提出不再新增公务车指标,再到最后的笼统表态,广州治堵方案对公务车管理和限制,经历了一个轮回。

《南方日报》报道,2011年1月9日,广州治堵方案的最初版本——《亚运后广州中心城区缓解交通拥堵方案(讨论稿)》在广州市政府网站公布,该方案对公务车的管理和限制措施只字未提。

“为何不限公务车”于是成为市民和网友热论抨击的焦点话题。有媒体爆出相关数据,保守估计,目前广州的公务车数量应接近20万辆,占全市机动车保有量(180万辆)的11%。不少声音批评说,治堵不能“只让州官防火,不让百姓点灯”,政府应该为限制机动车使用作表率。

1月23日,修改完善后的《广州中心城区缓解交通拥堵方案(征求意见稿)》出炉,顺应民意地增加了对公务车的管理措施。此稿明确指出,“机关单位公务用车配置严格按照国家相关规定执行。到2015年,本市各级党政机关、全额拨款事业单位不再新增公务用车指标,并严格公务车使用管理”。

而在8月1日公开的最终方案中,这些表述被全部删除,关于公务车管理的部分,只剩下了“机关单位公务用车配置严格按照国家相关规定执行;积极采取措施,严格规范公务车使用管理。”这么一句空泛的表态。

对于这一变化,一直关注公车改革的广州市政协委员韩志鹏表示失望,“看看上下班高峰,路上跑的有多少是公务车,而且有时还要接送领导家属和小孩,公车私用、滥用所引发的民怨已经相当大了。”

事实上,为整治公车私用的现象,广州市政府不是没有想过办法。从2011年春节后开始,广州市推行给公务车装载GPS全球卫星定位系统,以便监督管理。据《羊城晚报》报道,广州市委副书记、市纪委书记苏志佳说,2011年上半年大体完成GPS安装管理的招投标工作,陆续再安装,测算是每辆车3000元安装管理费。

“虽然公车安装GPS可以一定程度上限制公车使用,但减少数量和降低配置才是最根本的,也是百姓最希望看见的结果”。因此,韩志鹏认为治堵方案应该写上在一段时间内限制公务车总量。不过,据韩志鹏了解,实际上2011年已经有个别单位的公务车数量增加了。

对公务车的使用管理问题,《广州日报》报道称,广州市交委作出解释说,目前正在积极探索和试点应用加强公务用车管理的途径,广州市有关部门牵头制定了《广州市加强党政机关公务用车使用管理暂行办法(征求意见稿)》,专门成立了公务用车使用管理工作领导小组。

有记者在发布会上问及公务车管理措施的具体细节问题,但广州市交委负责人并未作出回应。

外地经验:北京

治堵首先要限公务车的方法已经实行于“首堵”北京。2010年12月,“首堵”北京在其治堵方案中就明确提出要限制公务车数量:“十二五”期间,本市各级党政机关、全额拨款事业单位不再增加公务用车指标,并严格公务车使用管理。

据当时的《京华时报》报道,2011年11月3日,央视披露北京公务用车已达70万辆,占北京市机动车总量的近15%。该报记者就北京公务车数量采访了北京市多个部门,但相关部门均表示“不便”或“无法单方披露”,并透露“这个问题很敏感”。 

香港在这方面更加走在前头。香港特区运输署工程师王国良接受《信息时报》记者采访时透露说,“这10年间,香港的私家车数量虽然在增长,但是政府车辆数量却是在不断减少。从1999年的7368辆到2009年的6276辆,减少了1092辆,跌幅是14.8%”。

据王国良介绍,香港政府规定,公务员外出公干,必须选择最廉宜的交通工具,即指地铁、巴士、出租车等,并指明“只有在并无公共交通可达目的地或有必要的情况下,才应使用政府车辆”,近几年来铁路网络和公路运输不断发展的情况下,公务员外出需要用公务车的情况越来越少了,所以公务车也越来越少。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定期获得翻墙信息?请电邮订阅数字时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