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文化部日前发出通知,要求中国大陆提供音乐产品服务的网站立即删除“危害国家文化安全”的100首歌曲,其中包括美国歌星Lady Gaga和台湾的张惠妹等境外歌手的一些曲目都上了黑名单,引起人们关注。

中国文化部办公厅于8月19号在文化部网站公布了《关于清理第三批违规网络音乐产品的通告》,通告指出,经初步核查,这次新公布的100首网络音乐产品,都没有按照中国的《互联网文化管理暂行规定》等有关规定,报文化部进行内容审查或备案。部分网络音乐网站擅自提供违规网络音乐产品的播放、试听、使用和下载等服务,扰乱了网络音乐市场秩序,危害国家文化安全,必须依法予以清理整治。通告要求,中国各搜索引擎、门户网站、行业网站、娱乐网站以及企业或个人网站在9月15号前,迅速开展自查自纠,立即删除违规网络音乐产品,逾期没有按要求进行清理的网站,将受到查处。

位于美国波士顿的“公民力量组织”发起人杨建利对此评论说:

“我觉得这则消息非常重要。它表明中国在文化控制方面又在走回头路。这是一次倒退。因为我们知道在相当一段时间中国的歌曲可以畅行无阻。当然有特别明显的对抗政府的歌曲也被禁。但是它这样列出一份名单,然后又提出了一个危害文化安全的概念,我想是一个大倒退。从这里让我们想到了文革。就是禁止一切政府不喜欢的,它认为带有反革命的,或者跟性有关的所谓黄色的资产阶级思想的东西都要禁止。现在我想这是一个倒退。当然中国肯定不可能倒退到文化大革命。但是它的苗头说明文化专制力量还很强。”

中国文化部曾于今年1月7号和3月18号公布了两批共200首违规网络音乐产品的黑名单。此次新公布的100首禁歌大部分来自香港台湾,其中包括台湾知名歌手张惠妹的三首歌曲《我最亲爱的》、《你在看我吗》、《还有眼泪就好》。小甜甜布兰妮(Britney Spears)、碧昂丝(Beyonce)、Katy Perry、后街男孩(Backstreet Boys)、加拿大简单计划合唱团(Simple Plan)、英国接招合唱团(Take That)等外国知名歌手及歌手组合的一些歌曲也都“榜上有名”。

美国当红歌星Lady Gaga有六首歌被列在中国文化部的禁播名单中。法新社的报道说,Lady Gaga被禁歌曲“血的玛丽”最后一句歌词是,“自由,我的爱”,而她在另一首歌“头发”中则唱到“这是我的祈祷,我要为就像我的头发一样自由地活,而死”。《明报》的报道说,中国文化部指这100首违规网络歌曲“品味不佳并有低俗内容”。但有北京外国语大学教授就此认为,凡是描写性、政治、宗教的歌曲都在中国文化部的禁令之列。对于中国文化部此次列出的禁歌名单,杨建利分析说:

“这些歌曲它首先不是因为资产阶级思想。因为共产党的官僚和它的精英阶层比谁都资产阶级,比谁都腐化,比谁都性泛滥。他们担心的是这些歌曲给人们的情绪带来了一种官令,有一种造反的情绪。这个是他们最担心的。我觉得这次的控制对于稳定的担心是有直接的关系的。”

广州《南方日报》的报道说,早在2006年,中国文化部就下发文件明确网络音乐审批程序,但是由于审批过程繁琐,而歌曲的数量,特别是进口歌曲的数量众多,很多唱片公司都没有严格执行相关的规定,今年中国文化部突然强调清理整顿网络音乐下裁,导致众多唱片公司措手不及。今年3月,中国文化部发出清理第二批违规网络音乐产品的公告时,有54家网络音乐网站因擅自提供违规音乐产品受到立案查处,其中包括谷歌音乐、QQ音乐、搜狐手机铃声、新浪爱问、雅虎音乐、联通手机音乐、移动音乐门户等多家门户网站和运营商网站。

对于中国文化部目前加强对网络音乐市场的整顿,在美国纽约的美华科技文化交流协会会长谢家叶认为:

“以娱乐为中心的娱乐性的东西它不大会禁止。而如果认为它有一些歌可能影响到安全的话,它可能就会禁,从文化角度来说,它不够安全的话…,这跟意识形态是不是完全相关,我觉得不能够完全等同。现在肯定是有关联。”

美联社的相关报道说,2008年冰岛歌手比约克在上海举行演唱会,她在唱完《宣布独立》这一曲目后,曾高喊“西藏”,事件发生后,中国政府加强了对外国人到中国进行音乐表演的审查。

以上是自由亚洲电台记者林坪的报道。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定期获得翻墙信息?请电邮订阅数字时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