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泉 | 二季度或创年内新低

2011年03月28日 15:08:58

  风雨飘摇的二三月A股市场遭遇两重意外利空因素的冲击:中东事变油价飞涨和日灾核辐射的惊恐。
   尽管突尼斯埃及尘埃甫定,沙特巴林变局被压制在萌芽状态,但利比亚战火偃息却一定需假以时日。由此,油价短期内回复100美元以下似无可能。日本天灾演化成人祸,减少石油进口,并且对中国部分产品需求的“替代效应”陡增,短期被理解为对A股公司的偏利多。但果真能涌向“替代”渠道的中国产品也只能是水泥、消费品等低附加值的,毕竟制造业的技术能力不在一个水准上,因而能“替代”者有限,形成不了增长的多方位、持久的驱动力;而日本灾难损失约两万亿美元,重建工程浩大,石油等原材料需求骤增,使得石油和其他大宗原材料商品价格居高不下,甚至再涨,特别是日本肯定会实行更宽松的货币政策,如此,由全球流动性泛滥和大宗商品价格上涨引致的通胀会在第二季度维持高位,甚至创新高。
   总理在两会上讲了中国经济政策的首要目标是抑制通胀,把全年的通胀水平压在4%以下;而总理又指出这轮通胀是国际性的,输入性比重很大。因而全球通胀水平在二季度维持高位,会不可阻挡地助力中国通胀,危及A股市场。
   同时,几乎所有的券商报告都预测中国通胀会在五、六月份达到高点,有说超过6%的,但没有说低于5%的。这还是没有考虑进日本重建释放超额流动性和中东突发事变两个意外新增变量的。并且至今也没有专家给出这两个变量因素影响程度的量化指标。没有量化指标,利空作用便是不确定的。
   而二季度势必高通胀的背景下,经济的恢复增长也无意外的“亮点”,在正常的缓慢恢复增长过程中,这种8%至9%的速度,对中国这个必需确保高比例就业率的特殊经济体而言,自然可定性为“低增长”。
   照众所周知的经济逻辑,“高通胀低增长”之下,股市通常是熊市。
   但股市阶段性强弱更取决于资金面而非基本面。基本面不乐观,资金面却越来越转暖,抑制房地产措施已上升到国策高度,长周期考量,房地产无论开发还是购买都在严格地去杠杆化,且尚未使用更具效力的税收手段。如此,民间剩余流向并最终汹涌流向股市必是大概率事件。
   一旦结束 “高通胀低增长”局面或更多数据显示出充分可能性,那么股市胶着局面必打破,而增量资金的流速也会加快。“否极泰来”的重拾升势如果不在三季度发生,那也会“大约在冬季”。

上一篇: 字书   下一篇: 房地产走衰膨胀新资金新主题

阅读数(1416) 评论数(0)

0

本博文相关点评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定期获得翻墙信息?请电邮订阅数字时代




2011年8月27日, 7:01 下午
分类: 公民博客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