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01月01日 21:13:22

  排山倒海,掀起九千里风暴,
   
   雷霆霹雳,滚过八万里山河,
   
   啊!今天的世界,
   
   为什么这样轰轰烈烈,生气勃勃,
   
   因为,全球响彻《国际歌》,
   
   每当我们走进车间、田野、哨所,
   
   每当我们手握铁锤、镰刀、枪托,
   
   每当我们庄严宣誓,竖起如林的胳膊,
   
   每当我们隆重集丨会,缅怀那些斗争的英雄,
   
   一个世纪的风风雨雨,啥时在心中汇合?????
   
   打开无产阶级革命的光辉史册,
   
   第一页,铭刻着四个大字;巴黎公社,
   
   公社的脚步,踏出了歌的拍节,
   公社的旗帜,增添了歌的色泽,
   在血泊中诞生的歌哟,
   惊天动地,光彩照人,火花迸射,
   歌声中,我仿佛听见,
   
   每条巷道,每所街垒,每户门窗,
   都射出仇恨的子弹,呼啸而过,
   歌声中,我仿佛看见,
   每堵残墙,每棵断树,每块瓦砾,
   都燃起革命的烈火,熊熊闪烁,
   巴黎公社,无产阶级革命的火车头,
   发出奴隶们的怒吼,动人心魄,
   踏着先驱的脚步过来了,过来了,
   车轮,马蹄,铁骑金戈,
   队车如云,红旗似火,
   “阿芙乐尔”的炮声冲开严冬的封锁,
   井冈山上的子弹,射穿黎明前的黑幕,
   哪一次斗争不是高唱《国际歌》挺进,
   哪一次胜利不是高唱《国际歌》取得?
   一百年来,革命的历程,
   曲曲折折,坎坎坷坷,
   
   一百年来,革命的真理,
   颠扑不破,全球传播,
   
   一百年来,革命的洪流,
   势不可挡,波澜壮阔,
   如今,几只苍蝇碰壁,
   螳臂当车,飞蛾投火,
   变色的蜥蜴妄想把马列主义真理阉割,
   博物馆里的奴隶,能允许么?
   拉雪兹墓地地下的英魂,能允许么?
   冬宫石阶上布尔什维克殷红的鲜血,能允许么?
   人民英雄纪念碑上的浮雕,能允许么?
   从埃及的金字塔,到中国的长城运河,
   从语言的产生,文字的发明,到钻木取火,春种秋割,
   是奴隶创造了文明的社会,把世界的历史开拓,
   是奴隶用辛勤的汗水浇灌出累累的丰硕成果,
   “一切归劳动者所有”,这是炽热的岩浆喷出地壳,
   “旧世界打个落花流水”,这是愤怒的狂飙,从九天倾落,
   英雄的热血,不能被资产阶级的狂叫淹没,
   革命的政权,不能被修正主义者无耻篡夺,
   当克里姆林宫上的红星,惨淡无光,
   中南海的明灯,恰似灯塔,光芒四射,
   任凭风云变幻,刀丛箭树,周天寒彻,
   休想窒息无产阶级战斗的号角,
   啊、《国际歌》,战斗的檄文,
   激励我们红旗高举,枪杆紧握,
   大榕树下,多少个洪长青,视死如归,面不改色,
   牢房刑场,多少个李玉和,大义凛然,震慑群魔,
   枪炮声里,多少个严伟才,一往无前,赴汤蹈火,
   海港码头,多少个方海珍,胸怀祖国,放眼世界,
   在水里是这样讲,在火里也是这样说,
   一切剥削阶级的王朝宝座,
   都将砸个七零八落,
   
   一切骗子、瘟神、奴才
   都不过是历史长河中的几个泡沫?????
   今天,《国际歌》声响遍四海,
   千山万水挽起了胳膊,
   奴隶们不分民族,不分语言,不分肤色,
   纷纷站起来,一齐振动着历史的脉搏,
   踏着《国际歌》的节拍,高歌猛进,
   看!前程似锦,霞光万道,旭日喷薄。
   
   
   
   方泉小学三年级朗诵的革命诗

上一篇: 鸡零狗碎的投资感觉   下一篇: 因微博而满怀希望

阅读数(499) 评论数(1)

1

本博文相关点评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定期获得翻墙信息?请电邮订阅数字时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