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公众太苛刻 还是“慈善”太莫测?

企业家们带着某种目的把善款投向非洲,并不违背慈善事业的原则,也不必等到所有的中国孩子都有学上,慈善的阳光才能投向非洲。但既然借用了青基会的招牌和渠道,“青基会”前头的“中国”二字,就对其行为有了更强的约束。

,女,24岁,毕业于美国加州州立大学传媒专业,世界杰出华商协会主席、天九儒商投资集团董事局主席卢俊卿之女,全球华商未来领袖俱乐部秘书长、中非希望工程执行主席兼秘书长。一个24岁的女孩,拥有如此炫目的头衔,不免让人高看一眼。而她所负责执行的“中非希望工程”,将在10年内筹集15亿元善款,用于在非洲建立1000所希望小学。如此宏大的慈善工程,交予一个稚嫩的少女管理执行,却不免让公众疑虑,这一项目到底是富豪们送给子女的一场豪华游戏,还是如他们所称的慈善事业?

这样的疑问,可以在卢小姐的自述和与其合作的中国青少年基金会(简称青基会)对媒体的回应中,找到部分答案。

在“全球华商未来领袖俱乐部”成立大会上,身为秘书长的卢小姐在讲话中称,自己将和其他“”们一起投身慈善,完成向“仁二代”的转变,而她“之所以能够想到发起中非希望工程”,就是希望中非希望工程成为“我们‘仁二代’的一个工程”。

而中国青基会秘书长在回应媒体提问时则强调,中非希望工程是由世界杰出华商协会与青基会共同发起的,而发起的目的,则是因为世界杰出华商协会的会员中,“有的已在非洲建立了企业,有的则想走进非洲”。这些企业希望在非洲的事业能获得成功,同时回馈当地社区,于是便有了慈善的念头,但他们不专业,于是便想到了与青基会合作。

综合二者的陈述,这个中非希望工程,确乎只是富豪们送给富二代的一次私家培训课程,慈善、公关、培养子弟兵,一石几鸟。至于青基会,则只是这场私家培训的顾问和教练而已。就连青基会秘书长都说,这个“工程”的所有资金只向富豪们私募,绝不向公众募捐,言下之意也是人家自己花钱自己玩,公众不必吃味。厘清了这一点,则这只大玩具交给出钱最多的董事长闺女先玩,也是合情合理。

不过在进一步的解释中,青基会秘书长又称,中非希望工程“是青基会的公益项目”,世界杰出华商协会扮演的角色“只是个劝募者”,项目的执行和善款管理“都是青基会负责”。为了撇清为富豪子弟充当私家教练的尴尬,这样的“澄清”是必要的。但由此带来的另一个问题是,那位24岁的早熟少女,究竟是从她爹和富豪叔叔们手里接受了一份贵重的私人礼物,还是正式受聘于作为公共慈善机构的青基会,作为首要负责人而主掌一个总额15亿元的国际慈善项目?如果确如青基会秘书长所言,该项目的执行和善款管理“都是青基会负责”,则卢星宇的身份显然应该是后者。然而,她真的胜任吗?除了她爹信任她,青基会信任吗?公众也信任吗?

应该承认,企业家们带着某种目的把善款投向非洲,并不违背慈善事业的原则,也不必等到所有的中国孩子都有学上,慈善的阳光才能投向非洲。但既然借用了青基会的招牌和渠道,“青基会”前头的“中国”二字,就对其行为有了更强的约束,必须在玻璃屋子里接受公众的全程监督,却不能继续以自家企业事务那样私相授受。在慈善声誉严重受损的今天,更是必须如此。

这也就回到了文章标题的提问:是公众太苛刻,还是“慈善”太莫测?你说呢?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定期获得翻墙信息?请电邮订阅数字时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