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飚 | 赶不尽的“卡扎菲”,杀不绝的“尤尼斯”

2011年08月29日 00:29:10

按:这是我们网站一位分析员观点,是一个星期前的结果,当时革命军还没进入的黎波里,文中特别是提到了南北分治。这个观点很有趣,作为同事,我有保留的支持,并非是我对利比亚局势的熟悉,而是感觉形势变化太快,分析和判断,几乎是无效的。
 
 
 [导言] 如果卡扎菲逃遁,反对派重组不利,那么利比亚内战有可能被无限期延长,甚至长期呈现南北割据的局面。
 
 2月中旬,在‘阿拉伯之春’来势汹汹的巨浪席卷下,利比亚也随之爆发了大规模反卡扎菲动乱,当时的世界似乎一度看到了利比亚民主的诞生。然而,随着之后卡扎菲部队镇压的开始;北约军事干预的展开;反政府军发动反攻,被击溃,再反攻,再被击溃等一连串的瞬息万变;这一丝本就气息微弱的自由,在过去的半年里,又一次次的摇曳不定,令利比亚政局充满了不确定性。7月29日当天,反卡扎菲武装总司令尤尼斯又在班加西城外遇刺身亡,而随之各国各派又各有说辞。这一切,更是令本就无比混乱的利比亚政局,越发显得魅影重重。全世界都在问一个问题:“利比亚到底在发生着什么?”
 
 螳螂捕蝉,黄雀在后
 
 首先,利比亚叛军的最高权力机关,也就是总部设于班加西的利比亚全国过渡委员会,虽然名义上是反卡扎菲势力的最高权力所在,且对外宣称一旦内战结束,便会组建民主政府。但其中隐藏的两个不可回避的事实是:第一,反卡扎菲势力是由包括‘利比亚国家解放军’,‘利比亚救世国家前线’在内的上百个大小不一的团体所组成的;而这些团体又分别与不同的部落,不同的海外支持者,有着各种不同的牵连。而外界所称的“利比亚反政府军”,仅仅是对这上百个团体的一个泛指。全国过渡委员会虽然表面上看起来是反卡势力的最高权,但事实上并不真正掌控所有的这些团体,而过渡委员会内部也同样派别林立。第二,虽然打的是民主牌,但过渡委员会的一把手当中,没有一个是民主选举产生的;反之,几乎全部都是卡扎菲时代的高官摇身一变而成。
 
 其中,以最近遭刺杀的反政府军总司令法塔赫·尤尼斯为例,尤尼斯之所以可以在没有民主选举的情况下,一夜之间化身为反政府军总司令,割据利比亚半壁江山,与卡扎菲形成对峙;其中很重要的一个原因在于,之前的尤尼斯是卡扎菲时代的内政部与公安部部长。换句话说,尤尼斯是利比亚警察,秘密警察,及特务系统多年来的第一号人物。也就是说,利比亚各界强权人物的“黑底”,尤尼斯掌握的最为清楚。因此只要尤尼斯变节,利国上下便会一呼百应。
 
 很显然,作为独裁者卡扎菲数十年的战友与至交,作为前利比亚特务系统的头号人物,尤尼斯其人不可能是一个真正意义上的自由主义者。哪么,在其麾下的利比亚全国过渡委员会,又有多大的可能性是在为真正的民主而斗争呢?而全国过渡委员会中的其它强势人物,如卡扎菲时代的前司法部部长,也就是现在的过渡委员会主席穆斯塔法·阿卜杜勒;以及前计划部部长马哈茂德·吉卜利等人,也与尤尼斯一样,可谓一丘之貉。
 
 这一切,都使利比亚反卡扎菲势力中的其它团体,与全国过渡委员会内部的其它派别耿耿于怀。在班加西哪一扇扇紧闭的大门后,早就开始散布着“革命的果实已经被尤尼斯之徒绑架!”的悲叹。过渡委员会的内部裂痕,在卡扎菲势力仍然强大的时刻,还可以得到暂时的遮蔽。但随着反政府军逼近的黎波里郊区,卡扎菲败局几定,过渡委员会的种种内斗便不可避免的开始激化。据不愿透露姓名的利比亚叛军人士向笔者透露,过渡委员会中的某些高层官方发言人,虽然与尤尼斯将军关系密切,但居然也对尤尼斯与穆斯塔法等人怀恨在心,一直密谋图反。这一切,最终导致了尤尼斯于7月29日,因被怀疑仍与卡扎菲有染,而在被押回班加西受审的路上遇刺身亡。
 
 群龙无首,军阀混战
 
 可见,尤尼斯及穆斯塔法一干人等的揭竿而起,仅仅是这些卡扎菲时代的一品高官,在看到卡扎菲江山动摇的情况下,为了自己能在新利比亚继续掌权,而动用的政治手腕而已。而另一方面,以捍卫革命果实为名,大胆暗杀尤尼斯的这一派人物,到底是否能够后来者居上,重新统一利比亚,并带来真正的民主与自由呢?一切还远远没有这么简单。
 
 反尤尼斯派别当中的主要组织之一,于7月14日成立的利比亚民主党的创始人艾哈穆德·沙巴尼,近期在伦敦向笔者透露:“尤尼斯是被反卡武装内部势力干掉的,在其被杀前曾被用刑,酷刑之下的尤尼斯表示了忏悔,但仍然被击毙。尤尼斯的尸体随后被抛入大海,而被送往班加西的尸体则是一具替尸。”刺杀尤尼斯的一干人等之所以不让他活着到班加西受审的主要考量在于,仍被尤尼斯党羽掌控的过渡委员会,过于腐败且官官相护。为避免节外生枝,而不得不选择提前‘处死’尤尼斯。”但是艾哈穆德先生随即还表示:“我们完全不赞同对尤尼斯不经审判便处死,甚至动刑的行为,这有悖司法公正的原则,这些人(杀尤尼斯者)是彻头彻尾的极端主义者!”从中可见,虽然在反对尤尼斯一事上同属一条战线,但反尤派别内部也同样存在着不同路线。其中,不乏一边标榜自己是真正的民主势力,一边对尤尼斯不加审判便处死,甚至在行凶前动用肉刑的极端残暴势力。假设此类人群得以上台,恐怕也将蜕变成新一代的卡扎菲,新一代的尤尼斯。
 
 另外,虽然尤尼斯已死,但穆斯塔法与马哈茂德等其它卡扎菲时代的前部长级高官,仍然在继续执掌过渡委员会的大权。这里有一个事实需要说明,也就是过渡委员会中真正掌握实权的人物,其实从来都不是尤尼斯,而是深藏幕后的前计划部部长马哈茂德。马哈茂德的全名是马哈茂德·吉卜利·阿瓦法里;其中‘阿瓦法利’是姓,而‘马哈茂德·吉卜利’是名。但是,自利比亚内战于二月份爆发以来,马哈茂德的公开发言,或媒体亮相可谓少之又少,而在仅有的外界报道中,马哈茂德的姓,也就是‘阿瓦法利’一字全部被故意隐去。其主要用意之一就是,在刀光剑影的利比亚内战中,避免各种势力瞄准自己。
 
 尤尼斯近期被残杀,在一定程度上,验证了马哈茂德的这种政治智慧。而过渡委员会的现任主席穆斯塔法,事实上只是一个“橡皮图章”,本身既没有尤尼斯的凶悍,也没有马哈茂德的阴险,手中更没有一丝实权。哪么尤尼斯死后,现在出现的一个尴尬局面就是,过渡委员会在前台,已经没有可以坐镇大局的强硬人物。马哈茂德虽然暗中掌握实权,但却没有尤尼斯在民众眼里的哪种威望,无力也不愿意走到前台。而名义上的过渡委员会主席穆斯塔法,则是既无实权也无威望。过渡委员会在领导结构上,便群龙无首,成了一只“瘸脚鸭”。
 
 反卡扎菲势力的内斗当前已经空前白热化,但现实是,卡扎菲目前还没有倒台。而从地理上来看,反政府军虽然对首都的黎波里形成了东西夹击之势,但东西两侧的武装部队还没有汇合。这边形成了一个极为危险的局面,那就是在首都的黎波里,和卡扎菲的势力大后方,也就是支持卡扎菲的五大部落所盘踞的南利比亚之间,目前还保有一条狭窄的“走廊”。这条走廊目前还没有被反政府军切断,而卡扎菲一旦撤往五大部落盘踞的南利比亚,反政府军再想连根铲除卡扎菲的,便极为艰难。如果这一可能性成真,利比亚内战有可能被无限期延长,甚至长期呈现南北割据的局面。
 
 利比亚民主重组无望,长期动荡几成定局
 
 当前的利比亚,一方面,原独裁者卡扎菲还尚未完全倒台,并且,还不排除卡扎菲有可能撤往南部五大部落盘踞地,争取长期抗战的可能性。另一方面,反卡武装虽然表面上仍然是完瓦一片,但内部已经高度碎片化。反卡武装总司令尤尼斯被内部旁系势力,以“锄奸”之名残忍杀害;而过渡委员会主席穆斯塔法又是傀儡一只;深藏幕后操控一切的马哈茂德又不能顶替尤尼斯站到前台。而过渡委员会内部,反对尤尼斯等前卡扎菲官员的一派势力,自身内还要再分化出各种派系。
 
 总而言之,今天的利比亚,可以说是如同满清刚刚倒台后的中国大地,袁世凯等强权人物昙花一现过后,便进入了漫长的军阀混战时代。可以说,利比亚想要在比较顺利,和平的前提下,实现国家民主重组的希望已经极为渺茫,而长期动荡则几成定局。而最终,到底哪一派势力可以在激斗中胜出,等到多久之后才能重新统一利比亚,而哪时的利比亚,会不会又被独裁者统治,横遭新一代 “卡扎菲”与“尤尼斯”的肆虐,目前都还是一个巨大的问号。

上一篇: 上海与动车之旅   下一篇: 伦敦骚乱对新疆治乱的启示

阅读数(3416) 评论数(0)

0

本博文相关点评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定期获得翻墙信息?请电邮订阅数字时代




2011年8月30日, 3:00 下午
分类: 公民博客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