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学东 | 底色

2011年08月18日 13:54:33

  底色
 
   1,
   任何一个媒体都有自己的底色。
   前些日子,新浪围脖上有帖子赞扬某大报今年以来一些言论有明显进步,不再是那么高高在上,空洞乏力,认为这种变化,让人看到了希望。
   但我并不认可这种滥情的“希望”。
   我以前也曾在文章中肯定过这样的变化。肯定的认识论基础在于个人认为,涉及社会领域的每一个细微进步,我们都要为之鼓与呼,这样才有可能在社会领域积聚力量并发酵。
   但是,具体到某一些媒体,这种肯定并不表示我认为变化会让那些媒体脱胎换骨,具体媒体的个别的、偶然的令人耳目一新的变化,并不必然带来根本性的改变。
   温州动车事件之后,该报的表现,印证了这种变化的偶然性,以及这类报纸的底色。
   因为它们的底色,决定了这种变化的偶然性,是一种小概率事件。在当下的格局下,它们所服务并受供养的“东家”不发生根本性改变,报纸所谓耳目一新的改变,也就成了转瞬即逝的昙花。
   相形之下的另一些媒体,如南方周末、南方都市报、新京报、财经等等,无论有无大事,无论遭逢多大困厄,只要在,他们的报道,虽然也会因现实的压力而致轻重深浅有变,但基调不会大变,读者依然是可期的。
   一正一反,变与不变,都与媒体的底色有关。,
   2,
   何为媒体的底色?
   底色即基本色,是媒体间定界区别的风格。比如,中国时报,曾被称许为台湾地区自由主义的堡垒,这就是中国时报的底色。
   不同的媒体,各有各的底色。
   或左中右,或保守激进,或严肃八卦,或严谨无矩,红黑白粉黄绿,杂色纷呈,自是正常社会的正常现象。
   媒体的底色取决于媒体的宗旨和价值观,以及随之在较长时间内对自身价值观的坚持。这一坚持的过程,是媒体底色得到印证和传播的过程,意味着底色的最终底定。
   媒体的底色,折射的是媒体从业者的尤其是核心从业者的立场和精神。志同道合者汇聚在同一媒体旗下,形成了这个媒体的底色。因此,所谓媒体底色,也即是该媒体业者在媒体生产传播过程中价值观上的同心同德,甚至包括在选题操作等技术层面志趣的高度一致性。
   媒体的底色,不是口号,也不是偶尔形成的。千万不要轻易相信一个媒体自我宣扬的宗旨和口号。我们看到了太多的媒体标榜自己为国为民,行的却是祸国殃民之实。
   底色的形成,在于业者对宗旨价值观的坚守,是由一期期的报纸杂志节目,一篇篇一条条的报道,经滴水穿石之功累积而成的。几乎每篇每条报道每期报刊节目都坚守同一立场,日积月累,才会形成媒体的真正底色。
   底色一旦鼎定,虽遇特殊情况,呈现的色彩也会有调和,但底色却再也难有大的变化。
   底色决定着媒体的表现。比如前述某大报,在民意汹涌的情况下也有顺应时代顺应民心之作,其少见的暖色,让人耳目一新。
   但须知,这样的表现,就像偶尔的出轨偷欢,有时也能留下一些佳话,却并未触及某些人的核心利益,有时甚至更像不同利益之间借机的较量。
   常说危难彰本色,在关键时刻,在重大事件面前,媒体的表现,才真正显露真容。这本色,这真容,就是它的底色。
   即如某些媒体,在动车事故之后的表现,其结果并没有超出我们的想象力,因为它们的底色,已经决定了他们的选择。
   但另一些媒体则相反。
   他们也时常遭遇人员流动之困,遭遇现实政治和商业的压力,媒体和业者也时常需要并会妥协,会隐忍,但他们绝不放纵,绝不模糊底色。
   色清尘不染。他们选择了在困厄中坚持自己的底线,有可以不说的真话,却不能容忍红口白牙地胡说。
   支撑他们的,是从业者的职业荣誉、职业操守和专业技能以及他们的济世情怀或悲悯之心。
   这是媒体底色与从业者的情怀操守交互辉映的结果。
   底色清雅的媒体,自能找到趣味相投之人。而人久受此底色熏陶,耳濡目染,行为举止也渐渐趋同,即逢大变,断不会变得你不认识。
   3,
   当下中国的媒体,基本都脱胎于体制。但在浩荡的时代大潮中,一些面向市场化的媒体,如同孙猴子,受天地精华孕育破石而出。
   这天地精华,既有传统体制的优势,也有市场大潮的激荡,更有文明进步的浸染,它们身上所具有的现代性品质,已远远的超越了最初孕育的母体,形成了自己独特的底色,这个底色,契合了时代变化,契合了真正的主流文明和普世的价值。
   虽然当下依然跳不出如来佛的掌心,依然带着紧箍咒,但它们的进步,与传统媒体相比,此去已十万里。一些传统媒体虽有进步,但却脱不了传统体制的底色,体制的底色不变,其媒体的底色也不会有变化。哪怕进步中是改进型2.0版,其基调依然是传统的。
   在承认多元化和多样性的前提下,我们对于应该坚守什么样的底色,还是有明确立场的。
   在复杂的现实环境中,一个负责任的媒体,其价值判断应与时代潮流文明进步的相契合,尊重关怀基本的人性,而非其他。
   一个负责任的媒体,因为政治或商业情感的压力,会有妥协,会有难言之痛,但却不能玷污自身的底色,突破底线。
   不作恶,起码应是所有被称为媒体的底色中的基本色,无论你是左中右,还是保守或激进,严肃或八卦。
 
 
   

上一篇: 奥卡姆的剃刀   下一篇: 脱敏

阅读数(3963) 评论数(0)

0

本博文相关点评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定期获得翻墙信息?请电邮订阅数字时代




2011年8月29日, 12:31 上午
分类: 公民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