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悔之 | 邛海、螺髻山的美丽与丑陋

为了不让网站编辑同志为难,今天就不谈政治,谈谈风花雪月,谈谈祖国的大好河山吧。

邛海、螺髻山的美丽与丑陋

农历六月二十四至二十六日是彝族“火把节”,应一位彝族朋友邀请,本人于七月十八日来到四川凉山自治州首府西昌过“火把节”。

邛海、螺髻山的美丽与丑陋

凉山自治州首府的西昌,文化氛围还真不错。不过认真细看,与全国各地一样,有时间跳舞的都是些退休老太太。年轻人踪影难觅。邛海、螺髻山的美丽与丑陋

火把节确是隆重感人的

邛海、螺髻山的美丽与丑陋

不游不知道,游了吓一跳:原来,有“小春城”之称的西昌,确实是一个“来了就不想走的城市”——这里气候宜人(暑天的温度在二十三、四度之间),风景秀丽,是一个旅游、度假和避暑胜地。

邛海、螺髻山的美丽与丑陋

西昌的邛海—泸山—螺髻山风景区,更是游客的首选之地。在泸山与游客合影

邛海、螺髻山的美丽与丑陋

海拨四千三百多数的螺髻山风景优美。有“亚洲第一索道”直通山上。图为螺髻山的黑龙潭。

邛海、螺髻山的美丽与丑陋

螺髻山风景虽然优美,只是大暑天要穿大衣。

邛海、螺髻山的美丽与丑陋

据说是鬼谷子门徒的朋友择了个“黄道吉日”邀老李上螺髻山,偏偏老天不给脸,下了一整天雨。

邛海、螺髻山的美丽与丑陋

邛海,是西昌市一块得天独厚的“风水宝地”。古称邛池,属更新世早期断陷湖,至今约180万年。她其形状如蜗牛北长11.5公里,东西宽5.5公里,周长35公里,水域面积31平方公里;湖水平均深14米,最深处34米;水面标高为1507.14—1509.28米;水位变幅小,集水面积约30平方公里。

邛海、螺髻山的美丽与丑陋

想不到凉州竟有如此美丽的“海”

邛海、螺髻山的美丽与丑陋

想不到凉州竟有如此美丽的“海”

邛海、螺髻山的美丽与丑陋

想不到凉州竟有如此美丽的“海”

邛海、螺髻山的美丽与丑陋

山“海”相连,令人留连忘返。

邛海、螺髻山的美丽与丑陋

观鸟岛湿地公园位于邛海西岸北端,占地面积112200平方米,其中原建钓鱼台18000平方米,映月潭9000平方米,绿地面积446000平方米,仿木栈道2700平方米,退塘还湖28400平方米,驳岸2100米。公园主要由“亚热带风情区、海门桥渔人海湾区、生命之源区、祈福灵核心区、柳荫垂纶观鸟区”等5大主题游览区组成。公园中有5个雕塑,1个广场,2700平方米仿木栈道,2座小桥,3个亭子,25种水生植物,4个生态厕所,50亩菱角。其中,公园内的湿地是白鹭、灰鹤、海鸥等野生鸟类理想的栖息地……所有这些,确实体现了“自然与生态和谐”的主题。

邛海、螺髻山的美丽与丑陋

湿地公园的的早晨邛海、螺髻山的美丽与丑陋

真有点异国风情

邛海、螺髻山的美丽与丑陋

邛海湿地公园的早晨

邛海、螺髻山的美丽与丑陋

邛海湿地公园的早晨

邛海、螺髻山的美丽与丑陋

邛海湿地公园的早晨

邛海、螺髻山的美丽与丑陋

邛海湿地公园随处可见的白鹭

邛海、螺髻山的美丽与丑陋

湿地公园的一角

邛海、螺髻山的美丽与丑陋

螺髻山、邛海是美丽的。湿地公园也确实体现了“自然与生态和谐”的主题。然而,在这些面前,“人与自然、生态和谐”却被严重忽视了——

邛海、螺髻山的美丽与丑陋

一天下午,我被湿地公园边的几株石榴深深吸引了。

邛海、螺髻山的美丽与丑陋

第二天上午,我有点迫不及待地再次前去欣赏石榴,然而,却始终找不到原来的地方。一个更优美的地方吸引了我:一群鸭子在鱼塘中戏水。经询问,原来这里是湿地公园即将开发的农民征收地。户主叫赵大叔。

邛海、螺髻山的美丽与丑陋

这是赵大叔的另一口鱼塘。由于原来的房子被征收拆毁,他一家人现在住在旁边的几间简陋低矮的小屋中。

邛海、螺髻山的美丽与丑陋

一只小狗被拴在桃树下

邛海、螺髻山的美丽与丑陋

没有看过主人,一只用铁镣锁着的小狗“往往”地表示对不速之客的抗议

邛海、螺髻山的美丽与丑陋

我被眼前的穷困和丑陋震惊了

邛海、螺髻山的美丽与丑陋

我被眼前的穷困和丑陋震惊了

邛海、螺髻山的美丽与丑陋

小屋子养着的几头肉猪,是屋主看得见的最大一笔财富。

邛海、螺髻山的美丽与丑陋

远远看见一位老人朝屋子方向走来了。陪同的朋友告诉我这就是赵叔,眼前的果林和菜地都是他家的,只是被征收了。

邛海、螺髻山的美丽与丑陋

终于近距离看到赵大叔,

邛海、螺髻山的美丽与丑陋

赵大叔老伴出去帮人打工了,其他家人都不在家,图中是前来看他的大女儿

邛海、螺髻山的美丽与丑陋

赵大叔家的另一角

邛海、螺髻山的美丽与丑陋

赵大叔告诉我,他的住宅、商铺、鱼塘、果园都被征收了。所得加起来也买不了一套商品房。因此只好住在原来看守鱼塘和果园的小房子中。

赵叔有住宅、商铺,有好几个鱼塘,有几亩果园,被征收后仍未能购买一套商品房。对此我有点疑问。。赵叔悲伤地告诉我:一亩地,政府只给七万元。而政府出卖一亩地,则好几百万!果树政府每棵只赔三十元,他六百多棵果树,赔了不到两万元。

原来是这样!

邛海、螺髻山的美丽与丑陋

赵大叔被征收的祖屋和商铺

邛海、螺髻山的美丽与丑陋

赵大叔在他被拆的商铺前的留影

邛海、螺髻山的美丽与丑陋

赵大叔一家在祖屋前合影,他的儿子死于工伤。

邛海、螺髻山的美丽与丑陋

赵叔带我到另一个鱼塘前,石榴树下是鱼塘,在城里呆久了,有点心旷神怡。赵叔告诉我:再好也不是自己的了。

邛海、螺髻山的美丽与丑陋

赵叔带我到他的果林参观。一脸悲伤。

邛海、螺髻山的美丽与丑陋

从来没有看见过如此诱人的石榴 ,赵叔摇头道:再好也要砍了。

邛海、螺髻山的美丽与丑陋

“这样的果树,一棵这赔三十元,有没有天理?”赵叔叹声道

邛海、螺髻山的美丽与丑陋

赵叔茫然失措的双眼

邛海观鸟岛湿地公园确实体现了“自然与生态和谐”,然而,另一个更重要的主题:“人与自然、生态和谐”却被忽视了——拆迁户赵大叔一家的遭遇充分证明了这一点。

赵大叔一家的不幸,何尝不是无数中国拆迁户的不幸!

邛海的美丽与丑陋,何尝不是中国的美丽与丑陋!

This entry passed through the Full-Text RSS service — if this is your content and you're reading it on someone else's site, please read the FAQ at fivefilters.org/content-only/faq.php#publishers. Five Filters featured article: A ‘Malign Intellectual Subculture’ – George Monbiot Smears Chomsky, Herman, Peterson, Pilger And Media Lens.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定期获得翻墙信息?请电邮订阅数字时代




2011年8月26日, 1:00 下午
分类: 公民博客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