熊飞骏 | 伦敦骚乱是英国文明跃进的契机

伦敦骚乱是英国文明跃进的契机


——熊飞骏

201186发生的延续5天的伦敦骚乱让我们的官媒找到了“兴奋点”,每天打开电视都能看到对伦敦骚乱连篇累牍的报导和分析。一个伦敦骚乱的新闻量远远超过我国成千上万件“群体性事件”的新闻总和。


我们的官媒确然表现出了伟大的“国际主义精神”,对外国公民权利的关注远远高于本国公民。这让人想起三年大饥荒时期毛泽东在本国人民饿死三千七百多万的苦难岁月里,仍拨出宝贵外汇购买大批粮食援助吃得饱穿得暖的阿尔巴尼亚人民?伟大领袖的“光荣传统”得以代代相传并发扬光大。

每当西方民主国家发生灾难时,中华大国民总是跟在官媒后面兴奋不已,认为英、美快完蛋了,中国将要崛起成“世界第一”了?


这是不可救药的自欺欺人!


近百年的历史证明,西方民主宪政国家发生的每次灾难多是社会大进步的起点,灾难成为文明大跃进的契机。

与专制独裁体制死不认错“一条道走到黑”不同;民主宪政体制是一种不断自责自省并能“自动纠错”的体制。

民主国家并非不犯错误,但民主国家在错误后能够痛定思痛反思自省,从错误中吸取经验教训,趁机对社会体制进行毫不留情的变革完善,及时矫正过时不合理的观念制度,使社会得到飞跃式的进步。


因此西方每次灾难过后都是社会大跃进,不断没有没落变衰,相反更为文明强大。


我们每次幸灾乐祸的结果不断没有赶超英、美,相反文明的差距越拉越大。


民主国家的灾难总能变成社会教材,而我们的灾难总会变成庆功会然后被遗忘。

我记忆里中华大国民最兴奋的“西方乱了”节日有两次:


一次是
1992年美国洛杉矶黑人骚乱;一次是美国911恐怖袭击事件。


当年我国电视播报“美国乱象”时,我们都以为美国快要亡国了,中国马上就会后来居上起而代之主宰世界了?


最后的结果是美国不断没有因此没落变衰,相反发生了两次文明大跃进。


络杉矶事件发生后,美国及时调整了自己的种族政策,弥合了黑、白族群之间的鸿沟,化解了种族仇恨,十六年后产生了美国第一位黑人总统。

911事件发生后,美国及时调整自己的对外政策,对国际恐怖主义营垒由怀柔转为主动出击,对境外潜在敌人进行预警打击,打垮了阿富汗塔利班政权;把伊拉克独裁魔王萨达姆送上了绞架;击毙了911事件的罪魁本拉登……结果美国的对外力量越来越强大了。

下面拿洛杉矶黑人骚乱为例来说事,回顾美国人是如何从错误中吸取经验教训,以灾难为契机来提升自身文明的。

199133,四个洛杉矶警察开车追赶一位骑摩托车超速闯红灯的黑人Rodney  King,追上后把他按倒在地上长时间殴打,被附近一位白人居民用摄像机拍下来交给了当地电视台,不断播放后引起了非裔人的愤怒。(该录像成为美国史上第一次非专业的新闻拍摄。从此全球媒体就开始主动采用非记者提供他们碰巧拍摄的镜头,在新闻史上留下了一页。)然后就组织审判,警察被起诉过度使用暴力和种族歧视。为免受干扰将审判地点挪到旁边一个县。没想到该县居民比较保守,基本上没有黑人,陪审团里有10个白人,1个西班牙裔人,1个亚裔人,惟一的黑人是起诉官。1992429,法院宣布审判结果,说King当时要反抗,会引起警察受伤,结果四名警察全部无罪释放。


消息不胫而走,引起全国上下强烈反响,黑人上街示威抗议,采取报复行动,由抗议示威上升为暴力冲突,烈火四处燃烧,火光冲天浓烟滚滚,洛杉矶成了“火中之城”,陷入瘫痪和混乱之中,不足
24小时便蔓延到19个州。


骚乱从
199242952日持续3天,是美国本世纪以来最大的种族骚乱,波及整个美国,震惊世界。这次暴力事件造成58人死亡,2300多人受伤,11900多人被捕,5000多座建筑物被毁,财产损失达10亿美元……


为了平息暴力骚乱,州和联邦政府从各地调去了总共
4000名士兵,包括正规部队和海军陆战队。一般情况下美国军队不能用来解决国内麻烦,除非遇到特大灾难。这次调动军队在美国历史上极为罕见。


…………


悲剧发生后,老布什一方面宣布街头暴乱杀人放火违法,同时也宣布司法不公正也不能被容忍,决定成立一个新
的大陪审团秉公断案。经过一年多调查取证后审理结果是,四个警察中两个被判刑,另两个开除。


接下来对洛杉矶地区警察进行整顿,成立了一个专门调查委员会,调查发现洛杉矶的警察队伍里确有种族歧视和过度暴力问题。提出的应对措施是限制警察局长任期,洛杉矶第一次雇佣了黑人做警察局长。


在对洛杉矶警察进行“阳光整顿”后,还采取措施改善社会治安和种族关系。


其中之一就是让洛杉矶负责一个小范围的警察(相当于我国的派出所片警)与所管居民小区定期作圆桌对话,与本地居民有更多的沟通和理解,大大减少了居民对警察的误会和敌意。“
4·29”骚乱时那些无业小青年属于几千个小帮派,很多跟贩毒有关,经常互相动刀动枪,造成很多警民冲突。所以警察跟本地居民的沟通很重要,是地方治安的社会基础。


教育领域也采取相应措施消除种族分歧。政府促使多族裔孩子在一起受
教育,让不同文化和宗教传统通过密切接触发现共同关怀。10年以后,当年目击骚乱的小孩子重聚一起座谈时,感受最深的是上一代无意播下来的误解和仇恨已经得到大面积消解乃至根除。不同族裔的孩子一起上学后成了朋友,对对方有了更具体了解,不再把对方作为一个抽象整体,而是一个个鲜活的个人交往。从第二代起,以前受到的伤害慢慢淡化。洛杉矶以后再也没有发生过大规模的种族骚乱。


…………


19年前的美国洛杉矶骚乱相比,伦敦骚乱无论从规模、破坏力和生命灾难都不及对方十分之一。还有一个更大的不同是:洛杉矶骚乱有明确的政治诉求,伦敦骚乱则无任何政治诉求和针对目标,纯属年轻人尤其是未成年人的胡作非为,性质和灾难程度与洛杉矶骚乱不可同日而语,无论从哪方面看都无法和“资主主义的腐朽性”联系起来。


英国是美国民主宪政的母体,是世界民主政治的发源地,自然会充分利用民主政治的“自动纠错”功能修复伦敦骚乱的伤痕,从错误中吸取经验教训,把灾难当成前进的契机,从更高的层面来更新整合自己的文明。


那些希望“看民主国家笑话”的国际卡扎菲们只能是“一厢情愿”。


伦敦骚乱让那些与本国人民为敌的无赖政权处于极大的兴奋之中:


伊朗总统马哈茂德·艾哈迈迪—内贾德
10日说,英国警察“野蛮”对待年轻人不可接受……

利比亚政府则对英国首相卡梅伦及其领导的政府强烈谴责……


利比亚政府副外长凯姆(Khaled
Kaaim
)批评说:“卡梅伦和他的政府已经丧失所有的合法性。这些示威活动显示出英国人民拒绝这个试图对他们施加武力的政府。”凯姆还要求联合国安理会和国际社会不要无视那些“明目张胆违反英国民权的行为”……


利比亚外长好象完全忘了几个月前在利比亚发生的事:卡扎菲出动外国雇佣军,飞机、坦克和导弹对利比亚举行和平示威的民众进行大规模血腥镇压,首都的黎波里和第二大城市班加西血雨腥风,疯狂屠杀表达和平诉求的无辜平民。


英国政府平息伦敦骚乱没有出动军队,除骚乱前死亡一人外,骚乱过程中伯明翰的三名死难者死于交通事故,警察没有打死一人。


可双手沾满本国人民鲜血的屠民凶手却严正谴责没杀人者“明目张胆违反英国民权……”


人类世界有时很滑稽,坏人的声音总是高过好人的声音,贼喊捉贼恶人先告状者比比皆是。


人类文明进程任重道远。

 

 


二0一一年八月十二日

This entry passed through the Full-Text RSS service — if this is your content and you're reading it on someone else's site, please read the FAQ at fivefilters.org/content-only/faq.php#publishers. Five Filters featured article: A ‘Malign Intellectual Subculture’ – George Monbiot Smears Chomsky, Herman, Peterson, Pilger And Media Lens.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定期获得翻墙信息?请电邮订阅数字时代




2011年8月18日, 1:30 下午
编辑:
分类: 公民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