熊飞骏 | 现代极权专制政权没有真正的“忠臣”

现代极权专制政权没有真正的“忠臣”


——熊飞骏


伟大领袖毛主席生前亲自选定的三个“接班人”最终“报答”毛的方式很搞笑。

刘少奇、林彪、华国锋三位“钦定接班人”各有独特的“看家本领”。


刘少奇和毛主席保持“高度一致”,在六十年代前期毛“暂退二线”前,像政协委员倪萍大娘一样对毛政策从不投“反对票”或“弃权票”。他在任时的最大“政治成就”是第一个提出了“毛泽东思想”。


林彪在公众场合挥舞“红宝书”高呼“毛主席语录”;“热烈拥护”“无限忠于”的口号感得震天响,平生最得意的“政治权术”是在文革期间炮制了“毛主席语录”和“毛主席像章”。


华国锋外表看上去忠厚老实,没什么“外露”的锋芒,应该没能力“背叛”或“不忠”,让人“放心”。


…………


伟大领袖亲自选定的“革命接班人”,在只忠于“权力个人”而无视“国家、民族、人民”根本利益的极权专制国家,理所当然应该象诸葛亮一样对毛主席的“知遇之恩”鞠躬尽瘁死而后已吧?


刘少奇在毛泽东“暂退二线”后的六十年代主持中央工作期间,多次在背地里对毛“颇有微词”。其实毛泽东四十年代以后犯的错误尤其是大饥荒时期犯下的严重错误刘少奇也有一份。
普通人在人前背后抨击毛的错误不但没错甚至有道德勇气,但专制体制下享有“知遇之恩”背景且大权在握的“忠臣”标准是:面对“恩主”的错误应该不顾身家性命人前“直言敢谏据理力争”,人后主动“承担责任为主受过”。刘少奇在毛泽东浮夸瞎折腾时不但没舍生忘死“犯颜直谏”“护主形象”,反而积极配合毛泽东把勇于“说真话”的彭德怀打倒在地;人后不但没“代主受过”

“保主名节”,反而在“不先罪己”情况下“宣扬主过”?且不择手段掏空“恩主”的权力根基,甚至于在
196481日的中央机关工作会议上公开宣称“现在用毛主席过去那种开调查会的形式来了解情况,已经远远不够用了,已经过时了。毛主席的办法已经不顶用了。”同时声称“王光美同志在河北桃园搞了四清,取得了一个很好的经验。”并进而要求干部“从中央委员到支部书记,如不按照我说的蹲点办法去做,还是按照毛主席的方法搞调查研究,就不要再作中央委员了,就别再当支部书记,也别再当干部了……”


最后连政治局级别的重要会议,也以“毛主席身体不好”为由不通知他参加,终于把视政治权力如生命的最高领袖激怒。
19641228日,毛泽东拿着《宪法》和《党章》来到会场,讲话时说:“我们这些人算不算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公民?如果算的话,那么有没有言论自由?允不允许我们和你们讲几句话?你们一个不让我参加党的会议违反党章,一个不让我发言违反宪法”。


…………


当毛泽东最终认定自己亲自选定的“接班人”不是“忠臣”而是睡在身边的“赫鲁晓夫”时,刘少奇已利用职权在党政军领域培植了难以撼动的势力,毛泽东不得不策动伤筋动骨动摇统治根基的文化大革命来亲手埋藏自己的“接班人”。有所顾忌的“后起之秀”自然不是无任何行为底线的“资深江湖”对手,第一个“接班人”身败名裂死无葬身之地。

毛泽东发动文革给中华民族制造了空前的文明灾难是历史真相;但刘少奇这个钦定“接班人”对“权力恩主”毛泽东的“不忠”也是事实。


…………


林彪在文化大革命期间围绕“权力恩主”毛泽东掀起的歌功颂德“造神运动”,单从声势来讲超过了古今中外的任何一个朝代任何一个政权。

林彪在公开场合不惜鼓动全国人民表演无限忠于热烈拥护,千万次地高举“红宝书”对毛肉麻地吹捧谄媚:


毛主席万岁、万岁、万万岁!


敬祝毛主席万寿无疆!


毛主席是最红最红的红太阳!


毛主席是古今中外最伟大的“天才”!几万年才出一个的“天才”!


伟大的导师!伟大的领袖!伟大的统帅!伟大的舵手!


毛主席的话一句顶一万句!


…………

林彪在个人核心圈子里则炮制“571工程纪要”,部署抢班夺权,阴谋暗杀毛泽东?


下面是“
571工程纪要”的部分内容:

“我国社会主义制度正在受到严重威胁!
他们用假革命的词藻代替马列主义,用来欺骗和蒙蔽中国人民的思想 
他们的革命对象实际是中国人民 
他们的社会主义实质是社会法西斯主义 
他们把中国的国家机器变成一种互相残杀,互相倾轧的绞肉机;把党内和国家政治生活变成封建专制独裁式家长制生活;现在他(毛泽东)滥用中国人民给其信任和地位,历史地走向反面 ;实际上他已成了当代的秦始皇;为了向中国人民负责,向中国历史负责,我们的等待和忍耐是有限度的! 
他不是一个真正的马列主义者,而是一个行孔孟之道,借马列主义之皮、执秦始皇之法的中国历史上最大的
封建暴君。


他利用封建帝王的统治权术,不仅挑动干部斗干部、群众斗群众,而且挑动军队斗军队、党员斗党员,是中国武斗的最大倡导者。


他制造矛盾,制造分裂,以达到他们分而治之、各个击破巩固维持他统治地位的目的。


他知道同时向所有人进攻,那就等于自取灭亡,所以今天拉那个打这个,明天拉这个打那个;每个时期都拉一股力量,打另一股力量。


今天甜言蜜语那些拉的人,明天就加以莫须有的罪名置于死地;今天是他的座上宾,明天就成了他阶下囚;从几十年的历史看,究竟有哪一个人开始被他捧起来的人,不被到后来不曾被判处政治上死刑?有哪一股政治力量能与他共事始终。他过去的秘书,自杀的自杀、关押的关押,他为数不多的亲密战友和身边亲信也被他送进大牢,甚至连他的亲身儿子也被他逼疯。


他是一个怀疑狂、虐待狂,他的整人哲学是一不做、二不休;他每整一个人都要把这个人置于死地而方休,一旦得罪就得罪到底、而且把全部坏事嫁祸于别人。戳穿了说,在他手下一个个象走马灯式垮台的人物,其实都是他的替罪羊。


农民生活缺吃少穿。


青年知识分子上山下乡,等于变相劳改。红卫兵初期受骗被利用充当炮灰,后期被压制变成了替罪羔羊。


机关干部被精简,上五七干校等于变相失业。


工人(特别是青年工人)工资冻结,等于变相受剥削。
 


…………


凭良心说话,“571工程纪要”所言基本属实,对毛的评价也无任何诋毁夸大之处。如果这些文字出自与毛没有任何恩情纠结的普通中国人之手,那将是一部闪耀“人性光辉”的“真理之剑”。但对毛亲自选定的“接班人”林彪来说,在私底下如此评价在公开场合热烈拥护的“权力恩主”就无论如何算不上“忠臣”了。


值得一提的是,“
571工程纪要”全文发在1972年《人民日报》头版,作为林彪叛党叛国的罪证。可实际上起到的作用却是“自曝家丑”,让伟大领袖难堪。对于政治斗争的胜利者来说,就算是政敌说的对己“大不敬”的话,只要“内容真实”就不能公布出来作为反击政敌的材料,否则就是授人以柄让自己“出丑”?这是政治常识!可当时毛的近臣却让这篇明显出“毛主席洋相”的文字公诸如众,充分证明政治高层毛主席已无真正的“忠臣”!


…………


毛泽东在生命最后岁月之所以选择华国锋作为自己的“政治接班人”,主要原因可能是华面相忠厚老实才不外露,让毛放心?


毛泽东的两大人性缺陷一是爱听好话;二是忌才喜欢老实人。这两大性格缺陷在选择“权力接班人”时得到了充分体现。


华国锋这位看上去忠厚老实最令毛放心的钦定“接班人”,对毛泽东家族的伤害却最大。


毛泽东升天后尸骨未寒,“你办事我放心”的“接班人”华国锋就倒向毛家族的政敌那一边,主持发动宫庭政变,把“权力恩主”毛泽东的遗孀江青和毛家族唯一智商正常的男人逮捕关进大牢,在举行羞辱式的公审之后判处无期徒刑。


毛家族自此“死灰不可复燃”。


可见面相忠厚老实的人一样“不安全”“不放心”?偏爱“老实人”的中华大国民应当以此为戒。“老实人”一朝得志往往没有底线,造成的伤害比“聪明人”更大。
如果换上毛选定的前两位“接班人”刘少奇和林彪站在华国锋那位置,毛的遗孀和侄儿的命运也许会好很多,充其量就是“远离权力”好酒好肉供养起来的“体面软禁”而已。


…………

由此可见,现代极权专制政权钦定的“权力接班人”没一个是“忠臣”级别的,真正的“忠臣”根本不可能被选为“接班人”,诸葛亮若活在毛中国不是“老死隆中”寂寞一世就是被打为“现行反革命”枪决示众。这是现代极权专制体制无法解开的结,也是现代极权专制体制比封建皇权专制更恶劣的表现形式。


现代极权专制体制下的官僚政客只忠于“权力”不忠于“个人”,在决定政治前途的关键时刻只投靠权力较大的一方,只会判断失误“站错队”而不会“知恩图报”。失败或失势的权力人物在任时无论提拔栽培了多少“政治部下”,永远也不可能赢得皇权社会部分“门生故吏”那样的忠诚效应。昔日与自己保持“高度一致”的“自已人”都会投靠新的权力核心。如果新权力核心刚好是自己的政敌,那就只能品尝恩将仇报落井下石的苦味。


你看萨达姆的“共和国卫队”和“萨达姆敢死队”,在联军进入巴格达时居然官兵“集体蒸发”了?多数受萨达姆重用的军官在“恩主”危难之秋不是临阵脱逃就是出卖叛变。前几天利比亚独裁狂人卡扎菲的“总统卫队”表现更搞笑,在卡扎菲正需要他们保护时居然成建制投降且表现从容淡定?


所以
现代极权专制体制没有真正的“忠臣”!


本人家乡的那位已故的戎马将军是大众公认性格耿直的“大忠臣”?可我发现他最大的“忠诚”表现就是“见风使舵豪言壮语”。每逢高层“权力转换”的关键时刻,不但弃旧主投新主“转向”最快,而且在对新主表忠时慷慨激昂,失势的旧主无论对他如何恩重如山,也一样弃之如敝屣。他出身于一个地位绝望的小兵,张国涛不拘一格把他取之行伍委以重任,无疑对他有再造之恩。三十年代后期张国涛失势时,他立马转向“誓死保卫毛主席”,几十年如一日地高调重谈“谁胆敢对毛主席有二心我就枪毙谁!”之类的豪言壮语。等到毛主席升天新政权把毛的遗孀和毛家族唯一智商正常的男人逮捕投入大牢之时,手握重兵的他并没有“兴师犯阙”为恩主讨公道,而是站在新政权那一边“愤怒”谴责毛夫人是“害死毛的凶手”?


各位说说这位戎马将军是“大忠臣”吗?

他只是“忠诚”的口号喊得比同行更响亮而已?明知是谎言也能喊出个慷慨激昂。


故乡的父老乡亲都认定他是忠心耿耿的?好像没有人怀疑过他的“忠诚”?


“重语言轻行动”的特色国民,是不是到了该醒醒的时候了?

 

 


0一一年八月三十一日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定期获得翻墙信息?请电邮订阅数字时代




2011年8月31日, 6:30 上午
编辑:
分类: 公民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