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来很多人质疑,说我没得出他们期待的结论,一气之下,删了这些。想想,还是贴出来,毕竟是个旁证,我提供看到的听到的,为分析人士留点资料吧。)

乐清之行

说明:此文写于新浪微博,因此每段很短,全文断断续续写了三四天,现在整理,只修改了个别文字,基本全文COPY,只是图片没了,想看的自己到新浪微博里找。

【1】想哪说那。独立调查,现在中国,基本扯淡。独立调查,必须指哪打哪,想见哪个证人就见哪个证人,想调什么资料就调什么资料,要由完全独立于警方和政府之外势力支持,比如人民代表大会,可以组成独立调查团,他们有这种权力。所以,我和@窦含章 二人团,自称低端网友围观团,只代表自己。

【2】接触这种事各种人里,警察官员教授专家律师村民等,最相信的,是调查记者,这些人什么都见过,不至于因为人群庞大或激动而放弃冷静和判断,一堆老油条,基本上,见悲惨场面还流得出泪的,都不配做调查记者。30号下午到乐清后,一直和这些人泡一起,了解他们知道的情况,确定自己的方向。

【3】我慢慢写,有些话肯定离开乐清之后才写,想看的别着急。有在这组帖子里骂我的,请便;辱及家人的,一律拉黑。30号下午,从永强机场到乐清路上,给@平安乐清 发私信,要求接触。几小时后,平安乐清回私信,让先找宣传部,给了宣传部杨科长的电话。@窦含章 电杨科长,晚饭前,杨科长来了。

【4】30号晚,宣传部杨科长要请吃饭,我和@窦含章 说,我们是请早到的记者哥们吃饭,你参加没问题,但轮不到你买单。个人想法:不砸讨饭碗,不坑婊子钱,吃谁也不能吃宣传部的吧。当地朋友找了个叫避风塘的地方,海鲜很好,雁荡山啤酒很好。杨科长对我们提出的要求回答还是:在研究,等请示。

【5】调查记者们把能查的都查差不多了,但头天乐清警方发布会提到的几个保安,还没来得及查。我和@窦含章 和记者充分交流后,通过杨科长,确定了对警方提出几个请求:1、调看沿路探头录像资料;2、见事发现场保安;3、要警方提供出警时的现场照片;4、窦含章想去给被打伤的警方大队长买束花。

【6】宣传部杨科长和所有类似官职的人差不多,满脸热情,声称自己任务就是服务好记者,我讽刺他一句:你本来是管记者的,现在成服务人员了哈。他也不在乎,还是一脸憨笑,但对我和窦含章的要求,就一个字:拖。以前做记者时,被类似人物拖黄过采访,知道根本指望不上,只好准备做自己能做的。

【7】窦含章想通过警方联络,看望受伤警察,想法没错,但时间完全不够,后来也确实没有去成。小窦同学虽然是个糊涂虫(这点看法现在也没改变),但人很不错,善良、忠厚,他的想法是,冲突有两方,村民要去看,警方也该看看。我本来想和他一起去,但听说那大队长在温州医院,太远,放弃了。

【8】出发前我说过,很可能劳而无功,但保证不说谎。如果我记错什么,请@窦含章 同学和其他同行调查记者纠正。31号早晨,8点多,下楼吃早餐,给@超级低俗屠夫 打了个电话,刚好他离不远,就过来找我们。屠夫问服务员早餐多少钱,服务员说,吃吧吃吧,吃这么点东西要啥钱。弄得屠夫很不好意思。

【9】按计划,@窦含章 31号晚上回北京,我去上海,准备开年的“榕树下民谣在路上”演出,其实我们只有31号大半天的时间,很可能什么都做不了,就是围观。我相信“围观改变中国”,此行只对自己负责,不用给谁交代,也没什么猛料,见到什么说什么,重复第三次:骂我随便,辱及家人长辈的拉黑。

【10】此系列写多长不一定,估计写到40是没问题的,别这么早下结论,虽然没什么猛料,但还是有些看法,先把过程简单叙述出来,其他的,回北京再说。31号早上,吃早餐时商量,既然宣传部往死了拖,根本靠不住,只好自己去找那些保安了。和屠夫分手后,我和窦含章,还有很多记者,租两辆车出发。

【11】记者中有人听说保安可能是电厂的,我们便先赶往电厂,这里离寨桥村很近,但电厂的人否认了他们的保安当时在现场,说不是他们的人。有记者提议去临港工业区问一下,看有没有可能找到。由于怕人多目标太大,我们决定分头行动,窦含章带三个记者一车,去临港工业区,其他人带我先去村里。

【12】头天跟记者聊的时候,大致知道村里状况,但目睹,还是震惊,村口到村里,到钱云会村长家里,到处都是人。一切正常生活都被打乱了,或者说,多年来,这个村子就没有过正常生活。我们明显是“外人”,所以一进村,便被围住,村民用我近乎听不懂的普通话倾诉,痛斥政府,指责谋杀。

【13】村口祭祀村长处对联:交警民警特警心领神会,杀人抢尸焚尸按部就班。(此照片为下午再去时所拍。)(照片)

【14】没法估计村里有多少人,有人说,昨天夜里警察又抓了两个说真话的老太婆;不停有人说,几个特警按住村长,招手叫车过来压死他……我问村民,有没有当时在现场的目击证人,村民说,都被抓了。每个人都很激动,都很愤怒。——村民和官方积怨之深,在每个人的话语里,面孔上,都看得出来。

【15】有村民说,该村的人大多跑掉了,因为担心安全问题,现在在村里的人,大多是外面来的,邻村的,邻镇的,还有一些人袋着上访材料,见到外人来就拉着,想知道有没有递材料的可能。一个50多岁的人,说他多次上访,都被遣送回来,实在没办法了。几个记者带我去村长家,村长家里也挤满了人。

【16】这是在村长家时发的微博。@王小山:村长太太卧床吊水。向村长儿子转达有网友表示愿意捐款的心愿,被拒绝。村长家人商量过,说谢谢网友,但不接受捐款。(照片) 【17】@窦含章 打来电话,说临港工业区也否认了几个保安是他们那的。小窦和另外记者赶到村口和我们汇合,大家一筹莫展,都被无力感陪伴。小窦再电话宣传部杨科长,说:我们来观察,听到什么看到什么都会说出去,现在,村民们都说是谋杀,如果不安排我们见证人,我们只能发布村民们的说法了。

【18】@窦含章 的这个电话是他糊涂人生的唯一亮点(希望只是亮点之一吧),宣传部杨科长很快答复,给了他警方政治部林副主任电话,林副主任让我们直接去公安局找他。下条上图。用手机写这个不方便,每条短点。

【19】窦含章与乐清公安局门卫交涉。(照片)

【20】@窦含章 和两位调查记者@饭局副局长@东方老石头 走上公安局台阶,此后我们四个一直在一起,知道窦离开。这是此阶段最后一张照片,进入警局后,所有资料不准拿走,所有地方所有人再不准拍照片了。(照片)

【21】歇了会,接着写。31号接近中午,我们四人进了乐清公安局十四楼,见到了林副主任。我们再次表达了我们的四点希望,林表示,调看采石场和华一村口探头资料,可以,但不准copy,不准拍照,不准录音;见保安他可以代为联络;探望大队长和带走出警时照片,则要请示。

【22】@窦含章 表示,看望大队长事,不用你们也行,反正他就在温州某医院,自己去就可以了。林副主任给了保安公司黄经理电话,我们打,没人接,后来还是林打通了,说准备接受我们询问。林又让人送上探头资料,几分钟后,一警察拿来U盘。林电脑无播放软件,现安装了一个。

【23】U盘里有4段内容,上面日期时间显示,采石场出口处探头,12月25日上午9:00-10:00一段,10:00-11:00一段;华一村村口处探头,12月25日上午9:00-10:00一段,10:00-11:00一段。由于不准拍照录音,我们四个人一起,先看了采石场探头9:00-10:00一段,没有看10:00-11:00点那段。

【24】采石场出口处探头显示,一辆和出事现场照片一模一样的车9:38分整经过探头下,看不清车牌,也看不清司机,车厢右侧靠近驾驶室附近,有大大的编号“23”。录像中,车刚从山上绕下来,泥路,速度不快,约20-30公里每小时,天一直在下雨,但似乎不大,个别行人有的打伞,有的未打。

【25】第二段录像已经过了出事时间,我们没有看。想看华一村村口摄像头资料时,由于和前两段格式不同,林副主任电脑无法播放,他和另外那个警察带我们四人到13楼另外一台电脑。华一村村口探头录像资料显示,12月25日上午9:42:09秒,一辆和网上出事照片一模一样的货车经过,此时速度比较快。

【26】经过华一村村口那辆货车,我们估计速度在40–50之间,林副主任说,40-60都有可能。它明显超车,超过了另外一辆小车,资料中依然看不清车牌,@窦含章 用携带的笔记本电脑上网调出出事现场照片对比两车,看不出有什么差别。我没记笔记,林副主任不准拍照,如果记忆失真,请在场三人补充。

【27】个人观点:两段录像造假可能性很小,如果造假,会搞得更清晰些,至少让你看到车牌,也会把两段格式搞一样。至于不公开,还是个人观点:警方很蠢。如果我处理,就干脆找个大厅,把所有资料拿出来,谁爱看谁看;证人都公开给记者采访,而不是只接待CCTV。下边还是少评多述,这段目前多余。

【28】林副主任为我们安排了与保安公司的保安见面,电话那边,保安公司黄经理说已经在等我们。奔保安公司,我们包了一辆出租车,一直跟着我们,下午四点半还要把@窦含章 送到永强机场。到保安公司的的时候,拍了大门的照片,“乐清市保安服务公司”,我们先前去电厂和临港工业区是找错了方向。

【29】保安公司一个比较大的会议室,可以坐20个人左右,黄经理给我们介绍当时在现场的两个负责人,孙经理和施队长,还有两个保安,一郑一吴。询问期间,又叫了另外两人,一个姓张,另外一个忘了姓,叫阿宝吧。一共六人,加上黄经理,七个,我们这一边是@窦含章@东方老石头@饭局副局长@王小山。(@饭局副局长 补充,阿宝姓蔡,多谢。)

【30】@窦含章 毫无问话经验,更证实了我对他的判断:人不坏,就是糊涂。我开始还问几句,但见两个记者张弛有道、正反询问、循环穿插,就乐得只听不说了。下面开始还原我对保安们诸多回答的理解,尽量弄清他们口中现场的情况。多说一句,在两位调查记者的百般询问下,我不觉得这些保安在撒谎。

【31】以下都出于保安叙述,我只是把不同人的话都放到一起,还原一下:当地铺设电缆工程,其他村意见不大,只是寨桥村村民有意见,所以从12月21日起,寨桥村村边路上,施工方雇佣了保安公司看护,24小时,随时都有80-100名保安在,呆在五辆大轿车上,保安公司纪律,除方便以外,无事不得下车。

【32】以下出自保安叙述:事发现场,共有80-100名保安,分乘在五辆大轿车(他们称为公交车)内。郑保安所在大轿车离出事现场40-50米,是最近一辆。他下车小便,听到一声刹车,回头看看,觉得出事了,便也未小,回到车中,跟同伴说:可能撞人了。吴保安立即给一公里外巡逻的施队长打电话汇报。

【33】以下出自保安叙述:施队长接到电话,命令:任何人不准下车。蔡保安(前边说的阿宝)打110报警。张保安违令下车察看,他绕到车的前部,看到了死者,弯腰低头仔细看了一下。他说,还看到车门半开,驾驶室里已经没有了司机。张保安发现了一个高高大大的村民在他身后,便回到了大轿车。

【34】以下出自保安叙述:孙经理和施队长乘坐在一辆8座汽车上,他们任务是巡逻电缆工程,接到电话,让司机开到出事地点,下车看到死者,也看到一个高高大大的村民。施队长打110报警,报警中心称,接到过报警电话了,已经安排。高高大大的村民然后对指着孙经理和施队长说:他们都是,他们都是。

【35】以下出自保安叙述:十几个村民开始围攻孙经理和施队长,施队长右额遭袭,孙经理脖子被抓伤,金项链被扯断。保安们拿了盾牌,将孙施抢了回去,也登上一辆大轿车。五辆大轿车先后离去,孙施二人原来乘坐的8座轿车,掉头从另一方向离开。大轿车离开时,时间约为10点01-02分,此时警察未到。

【36】施队长称,大轿车离开时,见一辆警车迎面而来,但不确定是否是到出事地点的警察。施队长和孙经理称,他们俩那天没有穿工作服,而是便装,其他保安穿工作服。——保安叙述部分完毕,如果说有猛料的话,就是下面这句:乐清市保安服务公司的工作服,臂章上的字是“中华人民共和国 警察”。

【37】31日,乐清市保安服务公司会议室,问黄经理:你们是保安公司,为什么臂章是“中华人民共和国 警察”呢?黄经理说:都这样。也就是说,21日开始,每天24小时,都有80-100名臂章上挂着“中华人民共和国 警察”字样的保安,带着盾牌,在寨桥看护电缆工程,直到出事那天。以上保安部分完毕。

【38】12月31日下午,从乐清市保安服务公司出来,大约2:20分。我和@窦含章 决定到采石场现场看看,按照探头资料上的路线走一趟。有几个记者打电话,我们告诉了他们此计划,他们和@ 博士一起,先到了采石场等我们——我们太饿了,中间下车找了个小面馆,大吃了一顿,四个人吃了六份面。

【39】这是当时发的微博,测试用的是手机上的秒表。车开到华一村村口之后,从华一村村口到寨桥村村口,路上人太多,车不能按照预定速度前进,无法测试。@王小山:实地测试,从采石场到华一村村口,时速42公里,用时4分12秒。

【40】调看探头资料和约见现场保安情况,全部完毕。时间差不多了,@窦含章 乘坐出租车赶往永强机场,按计划回京。我和记者去村里,先前见过的村长儿子中途曾经电话我,让我过去找他。村长儿子表达了对亲朋好友安全问题的担心,我劝他应该先聘个律师,@许志永 博士向他推荐了彭剑律师。

【41】早些时候,乐清市公安局林副主任对我们带走出警时现场照片的要求,表示要研究和请示,后来打电话问结果,他回答“不方便”,我问到底是能,还是不能,他的回答还是“不方便”,说发布会公布的照片网上都有,自己找就是了。早说过,我们是低端网友围观团,警方不配合,我们当然没有办法。

【42】六点半,和一个十七年没见的师弟吃饭,见了当地另外五个师弟师妹。给乐清籍学者@ 先生打电话,我们之前认识,他在我来乐清前就联络过,让我到了联络他。八点半,和师弟师妹们告别,去见傅国涌,同时见到了@@马深@赵楚 等专家学者,聊了一天见闻,大约一个小时后,回宾馆。

【43】感谢@伪知道分子 晚上到火车站为我买了第二天赴上海车票,可惜没有上午车票了,等我赶到上海“榕树下民谣在路上”演出场地时,已经是元旦下午近七点。和@恐怖大王李西闽 吃一碗面,聊聊天。八点半,开始上台主持演出,弟兄们给力,演出一切顺利,一直唱到午夜两点。乐清之行,过程如此。

【44】总结:我和@窦含章 互相不服气,较劲,组成低端网友围观团赴乐清,指望我们调查出真相,完全不可能。出发前我在微博表示即使一无所获,也不失望,接受任何结果,只保证不说谎。我没有结论,找不到支持谋杀观点的证据,也找不到车祸瞬间目击证人。我心里有倾向,但没证据的话不说。

完毕。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定期获得翻墙信息?请电邮订阅数字时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