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小鲁 | 王小鲁:政治体制改革是今后改革的基本方向

2011年06月28日 22:51:51

  (在中改院“改革的新形势与顶层设计”座谈会上的发言 2011.6.18)
   
   简单说几句。讨论改革的顶层设计问题,我觉得现在面临的最大问题,是有没有一个共识:改革改什么?朝哪个方向改?目标是什么?现在的问题是什么,为什么要改?在这些问题上,有没有形成共识?现在看来不仅没有形成共识,而且分歧很大。我们想的可能和其他一些人想的也都不一样。在这种情况下,在没有一个清楚的蓝图的情况下,如果就着手来搞改革的顶层设计,有很大的风险。刚才高尚全主任讲到,现在缺少一个领导改革的机构,这确实是非常关键的。但假设现在要成立这么一个机构,谁来干,干什么,怎么设计,可能是无法预测的。如果领导改革设计的人不想改革,那么很可能的一个结果是,设计的改革方向和社会的需要不一致,甚至背道而驰。
   
   这样,与其马上着手搞顶层设计,还不如先来讨论我们改革到底要改什么。形成社会广泛参与的、公开的讨论。否则的话,有可能变成由既得利益者,或有种种既得利益、部门利益的某些职能部门来主导改革设计。如果是这样一种设计的话,还可能给未来的改革造成新的障碍。那么你怎么办?你说没有改革的领导机构,已经有了这么一个机构,而且搞了改革设计,但他设计的东西不是我们社会需要的东西。
   
   现在讲改革,有些非常根本的东西要考虑。首先我们现在面临的是什么问题?有些人说,我们现在改革基本上改得差不多了,我们的国家主导经济,又加上市场,这就是中国模式,在世界上已经是最优模式了。既然这样的话,还要改什么?那无非就是小修小补,哪儿有点什么漏洞,打打补丁改善改善。当然也有人说改革改坏了,要退回原来老的计划体制,继续搞阶级斗争那一套模式。这两种观点都大错特错了。
   
   我认为经济改革改了30年,取得了很大的成就。但最大的问题是政治体制改革没有走上轨道。我们这套政府管理体制是在计划经济时期形成的,这些政府职能很大程度上是从过去的计划体制下延续下来的,在市场化的条件下又发生了很多变形。政府虽然不能指挥一切,但具有很大的权力可以垄断资源的分配,可以操控市场,同时又能够不受社会监督,因此滋生出来大量既得利益,甚至自身朝既得利益集团的方向演变。
   
   一方面,我们在不断做大蛋糕,在这方面好像很成功;但另一方面,这个蛋糕怎么切就变成最突出的问题。现在出现的社会矛盾、社会冲突、社会上的不满情绪,主要都来自这里。一个不受社会监督的权力不但主导做蛋糕,而且主导切蛋糕,主导哪一块蛋糕切给谁,切多大。拿刀切蛋糕的人给自己切的那一块越来越大,给能为自己带来好处的人切的那一块也越来越大。那么政府自身的腐败就是不可避免的,必然的结果就是导致越来越尖锐的社会冲突,甚至社会动乱。
   
   在这样一种情况下,过去和现在蛋糕越做越大,并不意味着将来也能越做越大;现在没有出大问题不意味着将来不出大问题。我们前面有很多例子,前苏联在二战前后,经济高速发展,当时美国很害怕,说要超过美国,但最后垮下来,失去了老百姓的拥护。那是因为效率越来越低,官僚主义越来越严重。他们那时的腐败还远不如我们现在。一些拉美国家的所谓中等收入陷阱是什么问题?在我看来主要是社会分化太严重,造成严重的社会冲突,政权不断更替,不断有各种利益集团来攫取政权,政策左右摇摆,政治和社会环境不稳定,当然陷入陷阱。离我们更近的例子是国民党政府。国民党政府是怎么垮的?与其说是被共产党打垮的,不如说在更大程度上是被自己打垮的,自身腐败到民心丧尽,没有办法领导国家的地步,它自然垮台。
   
   所以要说改革改什么,就是改革政治体制,使我们国家的政治体制能够真正和公平竞争的市场经济相协调;使政府在社会的监督之下成为阳光政府、廉洁政府,超脱于既得利益之外,起到中立的调节者的作用,起到为社会服务的作用;使我们的社会成为名符其实的法制社会。这应该是改革的基本方向。不是搞改朝换代,不是搞休克疗法,但需要执政党和政府有能力和魄力改革自身。在这个问题上,需要在相当程度上取得共识,再来着手搞改革的设计。
   (转自中国改革论坛网)

上一篇: 灰色收入被夸大了吗?——答罗楚…   下一篇: 难以忘怀的记忆——忆1958年“反…

阅读数(4143) 评论数(33)

33

本博文相关点评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定期获得翻墙信息?请电邮订阅数字时代




2011年8月27日, 7:30 下午
分类: 公民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