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维权人士王荔蕻被当局拘押四个多月后,其代理律师星期二接到法院通知,本周五开庭。而在今年 “茉莉花严打”期间,2月19日一度被失踪的新闻从业员胡荻,在人为药物作用下,目前精神失常,上周五,被家人送进安徽省合肥市的精神病院。

  

图片:新闻从业员胡狄送精神病院。(胡狄搜狐博客/记者乔龙)

视频:最新上传 - 王荔蕻接受艾晓明采访,谈公民维权。(/记者乔龙提供)

为弱势群体维权的王荔蕻,在今年3月21日被北京公安带走,关押至今已四个多月,她的代理律师韩一村星期二中午告诉本台,刚接到法院的通知,本周五开庭,罪名是“寻衅滋事”:“ 12日上午九点,朝阳区温榆河法庭开庭。今天上午接到主审法官的电话通知,他告诉了开庭的时间,通知我去法庭领取书面通知书。我现在在外地,我说领不了了,12号会如期出庭。检察院起诉书确定的罪名是‘寻衅滋事’”。
 
王荔蕻自去年宣布刘晓波获诺贝尔和平奖后,被当局软禁在家三个月,至今年一月下旬获释。而在网友号召“中国茉莉花革命”后及全国“两会”期间,再度被限制自由。她在3月16日“解禁”的第二天,前往河南探望被当局劳教的维权人士王译(程建萍),随后又探望服刑中的艾滋病维权人士田喜,回北京后,被朝阳公安分局以涉嫌“寻衅滋事”罪,刑事拘留。但稍后的逮捕通知书上,涉嫌罪名改为“聚众扰乱社会秩序”罪,案件移送法院后,又变更为“寻衅滋事”。
 
韩一村和刘晓原两位律师上周一曾到看守所探望王荔蕻,并就辩护方向,交换了意见。韩律师说:“8月1号下午,我和刘晓原律师在朝阳区看守所会见了王荔蕻大姐”。
记者:谈到“寻衅滋事”了吧?
回答:谈到了,跟她说了,交流了,无罪辩护。根据事实她是无罪,根据法律她是正义的。作为律师只能依据事实和法律做辩护,也是无罪辩护。
 
王荔蕻的儿子齐建翔对记者说,律师转告他母亲的情况,但他最近接到很多朋友的慰问电话,说开庭前会去声援:“精神还可以,腰病还是不太好,然后就是我妈对我个人的一些嘱咐。他们(公安)觉得聚众扰乱交通秩序太不靠谱,就用了寻衅滋事,寻衅滋事更模糊一点”。
 
记者:最近有没有北京的一些维权人士给您电话,到时候他们会去吗?
回答:有,很多人,都是陌生的网友,一些律师,我妈妈原来帮助过的(人)鼓励我。希望到时候媒体多关注。
 
同样被当局以“寻衅滋事罪”判刑的“结石宝宝之家”发起人赵连海认为,当局的目的在于打压民间的维权力量:“首先王大姐一直是积极的帮助非常多的弱势群体讨公道。本身王荔蕻大姐也是依据法律来进行维权,她所做的任何事情都是没有超出法律框架的,目前官方这样来对待她,目的就是要打压民间的维权力量。我们都是看不下去的,我们也希望这样的状态能尽快得以改变。”
 
2010年被当局以“寻衅滋事罪”判刑两年半,12月底在舆论声援下获“保外就医”的赵连海对这项控罪非常熟悉。他说:“很多维权人士目前被冠以寻衅滋事罪,实际上就是官方在找不到证据的情况下,他们都以寻衅滋事罪来定罪。寻衅滋事这个罪名比较模糊,相对的也比较宽泛,我们对政府有一些意见,发一些牢骚,他们都说寻衅滋事,实际上这是莫须有的一个罪名。我们也希望这样的一个状态能够尽快的去转变。”
 
起源于北非突尼斯的“茉莉花革命”,2月蔓延到中国后,当局加大了打击力度,抓捕了百多名维权人士,后有些陆续释放。不过,也有不堪折磨的网民,患上精神病。据海外参与网消息,今年2月19日“茉莉花严打”以来,被失踪的推特活跃人士胡荻目前出现精神失常,上周五已被家人送进安徽省合肥市第四医院(精神专科医院)接受治疗。据称胡荻被绑在病床上,医院方解释,胡荻不配合治疗。对此,另一位推友愤怒谴责:“他们用药物和各种精神折磨让人不断受挫,抑制前脑。用电磁波和穿墙微波辐射弱化人的后脑。用这种方法制造人为的躁狂型精神病。”
 
据胡荻的搜狐博客显示,他是一位新闻从业人员,在他的推特上有转载境外关于茉莉花革命及声援刘晓波的文章链接。
 
另据维权网报道,广东省南雄市遭强拆访民罗映华被关精神病医院达5个月,49岁的罗映华2004年因房屋拆迁被当地拆迁部门捆绑,抛弃在离南雄城区30公里处的荒无之地。罗映华多次进京上访。今年3月中旬被南雄市雄州镇信访办阳程主任押送到粤北第三人民医院,即精神病医院。

 
以上是自由亚洲电台特约记者乔龙的采访报道。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定期获得翻墙信息?请电邮订阅数字时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