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文 | “目中无人”的快车

2011年07月29日 16:29:29

  “甬温线7·23特大事故”的处理过程,充分暴露了“独立王国”—铁道部的“目中无人”。
   铁道部门在事故发生后的傲慢态度令人愤怒,以其发言人王勇平的那句名言为证:不是想掩埋,事实上这个事情是无法掩埋的。因为当时在现场抢险的情况,环境非常复杂,下面是一个泥塘,施展开来很不方便,还要对其他的车体进行处理,所以他们把车头埋在下面,盖上土,主要是便于抢险。他们给出的解释是这样,至于你信不信,由你,我反正是信的。
   说实话,我也不相信铁道部门掩埋车头是为了“毁灭证据”,因为车头不是尸体,铁做的东西没那么容易毁灭。我想这些人也不至于笨到那个地步。但他们的确笨的可以,因为他们不通人性,他们不懂得那个车头是一个象征,与这场灾难紧密相关,与那些死伤者紧密相关,牵动着死伤者亲属的心理情感。匆忙之间掩埋车头,即便是为了所谓的“救援方便”(其实完全可以运开而不必掩埋),也将给人心理上带去极大的不舒服。
   而王勇平的那种死猪不怕开水烫的语气,更令人气不打一处来。态度傲慢不止于此。迄今铁道部长盛光祖除了在铁路内部电视电话会上表达过歉意外,尚未直接向死伤者以及他们的亲属道歉,这本是他最应该做的最起码的一件事!
   铁道部态度傲慢的结果,就是激发民意的更大不满,以至于划根火柴就要成熊熊大火了。最后还是要将病床上的温家宝总理从北京拖到温州去“灭火”。温总理说了一段话,我以为是说到点上了:对几十位遇难者的家属,在处理当中,一定要人性化。我对他们说,谁都有父母、丈夫、妻子、儿女,谁都有亲人。亲人遇难,失去了生命,是多少钱都买不回来的。因此一定要关爱,给他们合情合理的赔偿,其目的也是为了让死者安息,让生者得到慰藉。包括对遗物的处理,有人以为,它仅仅是财,我认为不,它实际上是亲人对死者的怀念。
   此前有不少人就批评说,铁道部门对事故的处理让人感觉好像是在清扫垃圾。温总上段话应该是对他们的间接批评。
   但是“目中无人”还不止于此,还不止于铁道部。短短3天后,7月26日出事地段就恢复通车了。高架桥上行进的快车与地面上的火车残骸构成强烈对比, 使观者的心灵受到强烈冲击,我相信任何一个人都很难压抑心中的愤怒。香港某报章以“他妈的”大标题表达了大家的共同心声。
   这愤怒不单是指向铁道部。很显然,此时作出恢复通车决定的绝非铁道部,应该是经过更高层的批准。在死难者尸骨未寒、尤其是事故原因未明之际,是谁下令恢复通车的?谁敢担保不再出同样的事故?他(们)视人命为游戏的胆量从何而来?
   这是非常令人不可理解的。这里的“他们”是一个个具体的人,“他们”的亲戚朋友甚至他们自己都有可能乘坐高铁,一样有遭遇事故的危险。但“他们”竟然“冷血”至此,只因为“他们”是体制中人!
   半个世纪来,这个体制为了追求速度和效率,“目中无人”许久了。一次次冲刷高铁速度新纪录的“刘疯子”虽然因腐败翻车,但他是深谙这个体制嗜好的。其实一点都不新鲜,当年的大跃进,后来的“保八”,本质上都是一个样。“没有强拆,哪来新中国”,是了解国情后的大胆直言。
   “目中无人”,意味着在这趟高速行进的列车上,效率就是最高准则,其他目标均要让位于它!任何企图阻挡列车行进之物,都将毫不留情地予以碾碎压平,任何拖累列车行进之物,都将毫无怜惜地抛下。
   因此,拆迁自焚、小贩被打死固然已经司空见怪,就连厅官夫人上访被打、副市长之女遭强奸、反贪局长被刑讯逼供等也不再令我们感到吃惊了。面对这个“目中无人”的体制,任何人都是弱者,哪怕是那些自以为强者的人,也莫能例外!
   这么多年来,这趟列车就是以这样的逻辑在高速行进着,已经很难减速、停下,更别说转换跑道了。从此点来看,你很难否认这个列车的驱动机制具有某种邪恶的本性,仿佛童话故事里的恶魔一样,黑暗占据着它的灵魂,使它不毁灭他人最终连带将自己也毁灭掉,不会罢手。
   我这些天在看马勇先生的两本书——《1898年中国故事》和《1911年中国大革命》,今昔对比,对中国的前途又多了一层认识,也多了一层悲观。我发现,要想改变一个天生不合理的制度,实在是天底下最困难的一件事。修修补补根本无济于事,只是拖延时间而已。任何改良的愿望如果不懂适可而止,超过了统治集团的核心利益边界,那么就将遭遇“戊戌变法”一样的悲剧。
   100年过去了,我在回顾清王朝覆亡的往事时,发现历史真得会重演,只不过换了道具而已!
 
 
 

上一篇: 德国社会的“公平与正义”   下一篇: 叫你们晓得“铁”有多硬!

阅读数(7983) 评论数(12)

12

本博文相关点评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定期获得翻墙信息?请电邮订阅数字时代




2011年8月27日, 2:31 下午
分类: 公民博客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