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文 | 叫你们晓得“铁”有多硬!

2011年07月30日 19:39:22

经过昨晚的突击清场、消除杂音后,主角“信心满满”地登台了。“铁道部有关负责人”(奇怪,也不公开姓名,是心里有鬼么?)接受新华社专访,逐一回答了此前舆论关注的热点问题http://news.sina.com.cn/c/2011-07-30/012922902555.shtml
  “铁道部有关负责人”言辞凿凿地说,他们始终把救人放在第一位,甚至小伊伊的获救也是因为他们的指挥得当。该负责人否认他们宣布过“停止搜救”。至于掩埋车体“销毁证据”的说法更是无稽之谈。
  总之,在该负责人眼里,整个事故处理过程中,铁道部的表现几无瑕疵,成绩斐然,居然遭千夫所指,简直是莫名其妙,冤枉死了!
  随之,该负责人回答了追尾事件的相关原因。这一段非常关键,故需复制陈列至此:
  问:动车上装有“自动停车系统”,遇有险情列车会自己紧急停车以避免相撞,但“7·23”事故发生时相关自动系统为何没有发挥作用 ?
  答:事发当时,由于雷击造成温州南站的信号设备故障,正常行驶的D3115次列车列控车载设备由于接收的码序不稳定,造成停车后按规定缓行。此时,防护D3115次列车的后方信号由于列控中心的数据采集板软件设计严重缺陷,造成本应显示红灯的信号错误升级为绿灯,致使列车运行控制系统没有发挥作用,造成D301次列车按照错误显示的绿灯进入区间,与前行的D3115次列车发生追尾事故。
  看完这段对答,我个人以为“铁道部有关负责人”是想传递两个信息:第一,雷击惹祸不小;第二,D3115次列车的列控中心的数据采集板软件设计存在严重缺陷。
  传递出这两条导致事故发生的关键信息之后,该负责人轻描淡写地总结了人的责任:这起事故也反映出现场作业控制不力,人员应急处理的素质有待进一步提高,说明有些铁路企业的安全基础还比较薄弱。
  好了,看到这里,我基本明白了“铁道部有关负责人”的意思了,那就是:主要责任在雷击和软件设计公司,我们的责任其次,并且很小。
  第一条,且让雷公自己去辩护;第二条,却是连我这个非专业人士也可以质疑的:该数据采集软件的设计存在严重缺陷,为何铁路系统专业人士竟然不知情?不是经过试运行了吗?难道非得出一场大事故才能验证它的问题?
  这事很蹊跷,不可理解。但如果说铁道部事先就知道软件的缺陷而不去修正,还要让快车继续行驶,拿人命当儿戏。这也太超出正常人性了吧,简直是邪恶透顶了!
  以上疑问还得交给国务院事故调查组,他们正在温州开展作业,希望到时能给个说法。但据本刊前方记者传回的消息看,令人不敢寄望太多。记者联系专家组成员之一、北京交通大学原交通运输学院院长、教授纪嘉伦,纪的答复令人惊诧:如来采访我立即报警,高检都在这里。
 
 
 

上一篇: “目中无人”的快车 下一篇: 以平常心迎骆家辉

阅读数(951) 评论数(3)

3

本博文相关点评

This entry passed through the Full-Text RSS service — if this is your content and you're reading it on someone else's site, please read the FAQ at fivefilters.org/content-only/faq.php#publishers. Five Filters featured article: A ‘Malign Intellectual Subculture’ – George Monbiot Smears Chomsky, Herman, Peterson, Pilger And Media Lens.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定期获得翻墙信息?请电邮订阅数字时代




2011年8月20日, 10:00 下午
分类: 公民博客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