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 于 八月 16, 2011

7月26日,美国“传统价值联盟”发表声明,指责美国国立卫生研究所不当地为中国提供医学研究经费。传统价值联盟对国立研究卫生所预算进行了6个月的研究,发现在过去2年半内,该研究所资助中国研究人员3000万美元用于中国的医学研究,在过去10年中,有9000万美元用于中国政府的科学研究,其中主要是艾滋病研究。美国保守派团体已要求美国国会冻结给该机构的拨款,“负债累累的美国用美国纳税人的钱资助其最大债主中国,无法想象”。

根据该组织的报告,国家卫生研究所在2003年至2008年间向中国的一个研究机构资助了1700多万美元,在中国云南省对420个性工作者和她们的241个“顾客”进行艾滋病状况调查,平均每个被调查者花了2.6万多美元。

8月4日,美国参议员乔恩泰斯特联手两党参议员写信给参议院拨款委员会,要求停止对中国的援助款,其中包括每年700万美元的艾滋病防治援助经费。参议员们的理由是,一方面中国经济富有,有能力自己来解决问题,一方面,美国援助款并没有被很好使用。

我同意美国停止主要给中国政府的艾滋病防治及其研究的经费援助,因为中国政府不仅不缺钱,而且腐败,科研中也出现大量严重违反医疗科学研究伦理的事情,比如在艾滋病流行病学和社会行为调查中,采集被调查者的姓名、单位、住址和电话信息。美国疾病控制中心给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的艾滋病经费,在河南省,用于奖励发现通过性传播和吸毒传播艾滋病的案例,而忽视河南省卫生部门至今尚未公开承认大量输血感染艾滋病的情况,也没有对输血感染艾滋病的情况进行调查,从而间接地帮助河南省卫生部门掩盖输血传播艾滋病的真相。

但是,我认为,美国国立卫生研究所的医学研究经费应该继续对中国的大学和独立研究机构开放,因为科学研究无国界,科学研究成果将受益于整个人类社会,包括美国的纳税人。美国国立卫生研究所应该更多地支持中国社会医学和健康教育方面的研究,帮助社群服务组织参与医学研究。

我也认为,美国政府在停止主要给中国政府或由中国政府控制的艾滋病防治经费拨款后,应该考虑建立直接给中国受到压制的民间社会组织提供艾滋病防治经费的机制,比如可以通过双边民间社会组织的合作机制,一方面为中国民间组织提供经费,一方面为中国民间组织培养能力和建立规范。

Category Categories: 美国社会  |  Tag 标签:VOA, voachinese, voachineseblog, 传统价值联盟, 医学研究经费, 艾滋  |  CommentsLeave a reply

This entry passed through the Full-Text RSS service — if this is your content and you're reading it on someone else's site, please read the FAQ at fivefilters.org/content-only/faq.php#publishers. Five Filters featured article: A ‘Malign Intellectual Subculture’ – George Monbiot Smears Chomsky, Herman, Peterson, Pilger And Media Lens.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定期获得翻墙信息?请电邮订阅数字时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