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几天,因中国茉莉花集会最早被抓的冉云飞被放了出来,由拘捕改为半年监视居住,终于让大家松了一口气。此前,已有不少被这场亦真亦幻的中国茉莉花革命卷进牢房的人,如艾未未、、江天勇、唐吉田陆续被释放。他们当中有的人已经勇敢地将他们在狱中所受酷刑说了出来,让外界可以通过他们的遭遇看到那个被隔绝的世界里究竟有多黑暗。 可以说,今年2月以来的历史,是中国1989年之后最黑暗的一段历史。在这段时间中,沉没了不少无辜者的鲜血,他们个人的命运也许将因此改写。 根据一位记者朋友提供的名单,这些受到迫害的人当中有: 早在茉莉花革命之前受酷刑被噤声的—— 茉莉花之后被失踪酷刑噤声的——、江天勇、艾未未和他的工作人员,其中有不堪摧残心脏病突发送院抢救的。 茉莉花之后被酷刑噤声遣送原籍的——唐吉田律师、金光鸿律师(送精神病院,丧失部分记忆)、李天天律师。 被“身份不明者”暴打伤骨,后失踪又被非法羁押多日再遣送回原籍,噤声不知是否受过酷刑的—— 刘士辉律师。 茉莉花革命发生之后被捕的维权人士与作家——王荔蕻、、陈云飞、朱虞夫。 茉莉花后推友被失踪、非法羁押、被噤声的——郭大虾、梁海怡(渺小)、鹅老大(现仍无下落)、胡荻、丁矛、陈卫、古川、魏强,…… 上述名单并不完整,有些人士是被海外各种媒体反复报道的,有些人则几乎很少被提到。其中大多数已经在饱受折磨后被释放,陆陆续续回归社会。王荔蕻女士则正被当局诬以寻衅滋事罪开审,全世界正在看着北京如何制造这起冤案并强烈谴责。 我特别关注的是那些几乎快被遗忘且下落不明的人,比如梁海怡(渺小)、鹅老大、胡荻等人。其中梁海怡被称为“中国茉莉花革命被刑拘的第一人”,当局将其定为“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刑拘,互联网上没有她最新的消息,外界不知道她的生死。鹅老大以前有个很不错的博客,常常张贴一些他从各处搜集来的文章,以传播民主理念为己任。目前我们也不知道他的近况。 其中最让人难以理解的是胡荻的情况。胡荻主要活跃在推特上,他除了传播他自己对民主思想的理解之外,引人注目地是与人争论如何理解现阶段中共政府如何以人民为敌、反对力量应该认请这一点。他本人当时并不相信茉莉花革命真有其事,认为是北京为了钓鱼而设的圈套,并希望大家不要上当,以免被捕。但结果他自己却被捕了,而且结果似乎最惨,先是其行踪如石沉大海,然后在推特上冒了一下头又消失了——这情况与很多人类似,被捕后突然上推,发了一条让人真假莫辨的推文后再度消失。到今年8月初,推特上突然出现知情者介绍,胡荻目前出现精神失常,8月5日已被家人送进安徽省合肥市第四医院(精神专科医院)病区7楼接受治疗,主治大夫是孙主任。情况非常严重。据该推友说,胡荻父母都是80多岁的老人,母亲也生病住在医院,无力再照顾胡荻。 胡荻不是名人,是个独行者,他所批评的人与观点又正好有很大市场。这种状况注定使他得不到多少关注。这还罢了,在互联网发展早期,因互联网言论被抓的人较少而得到国际社会尤其是中文世界高度关注与营救得以成名的一位女异议人士反而幸灾乐祸,她的言论与态度激怒了许多推友。一些同情胡荻的推友约定,在国内的人将去合肥寻找胡荻,一旦有消息,大家尽可能地帮助他。也许这些帮助不大,但至少让胡荻知道这个世界没有忘记他,有人关心他。这对于生活在黑暗的人来说,也许就成为支撑他活下去的力量。 在中国通往民主化的道路上,每个人因其位置、能量不同,因而起的作用也不相同。在这条充满坎坷的道路上,99%的人注定只能是铺路的细碎砂石,只有少数一些人能够成为路标。但是,没有这些砂石,就不会有这条大道,让我们大家一道来关心胡荻,以及与胡荻命运相同的“民主砂石”吧。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定期获得翻墙信息?请电邮订阅数字时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