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小和 | 拯救南京的契约精神

2011年08月29日 14:04:26

  最近在江浙一带做企业调查,先是去了哇哈哈公司,和宗庆后老先生面谈,他上来就对我说,“打拼这么多年,就明白两个词语。什么是市场,市场就是分工和自由交换。这样的陈述,让我这个有些经济学训练的人大为惊叹。宗先生想来并没有接受过严格的学术训练,不过市场才是最好的老师,他真是无师自通也。过了几天,我又去到南存辉先生的正泰浏览,他告诉我,高达30江浙经济之所以能超过内地诸多区域,自由经济的历史传统其来有自。正是带着这样的问题意识,我再次来到江苏,来到南京,去感受市场的元素。市场的传统永远是不死的,无论制度设计带给这个市场多么高昂的交易费用,但长久来看,人们对市场的坚守,某种意义上正是传统的力量。
   我这么煽情地讲述这些常识,是因为在南京,在这个市场经济的先锋地带,发现了一个有悖于市场传统的案例。
   王北城,一名年轻的温州企业家,不过他没有选择在温州创业,而是来到同样具有市场经济氛围的南京。静态地看,这种选择无疑是合理的,南京,下有苏南经济的支撑,上有上海经济的拉动,作为一座古老的经济枢纽,南京的市场容量当然是不可限量的。事实上王北城在过去的一些年里,一直顺风顺水,积累了可观的财富。
   不过这样的景气势头,到2006事情似乎无可争议,这是一桩简单得不能再简单的市场交换行为,但是随着翟韶均出监,重新开始打理力联公司,情势就变得复杂了。刚开始当然是温和的,笑里藏刀的。以合作开发为由头,翟韶均找王北城借得8000多事情闹到这一步,官司就在所难免。翟韶均将王北城告上法庭,他的目的很简单,既不偿还借款,还要撤销之前的房产买卖契约。要抵达此目的,只有将简单的民事官司转为复杂的刑事调查意图将王北城送进监狱,方可实现。借款不用还,房产原璧归赵,之前出售房产拿到的巨额现金,也不用退出。如此,美梦似乎可以成真了。100万元一审被判7年,王北城也被隔离审查半个月,家里被翻了个底朝天。不过翟韶均忘记了一个大背景:这一切都发生在南京,这座具有传统市场精神的城市,对于所有公开破坏市场契约精神的行为,都不太欢迎。接下来的局面让翟始料未及,南京鼓楼法院一审,南京中院二审,王北城均胜诉。不得已,翟韶均只好上诉到江苏高院,动用一些隐性关系,让高院发回重审。
   翟韶均能有如此春秋大梦,缘于他自认为在南京有通天的人脉。当年的市委书记东窗事发,翟因行贿被牵连,后来被罚洋洋5000他的总裁包一致因职务侵占
   需要说明的是,江苏高院并不是认为这个民事经济纠纷案件仍然存在遗漏,而是认为可能存在刑事疑点。这在某种意义上,再次证明这场简单不过的房产纠纷和借款纠纷,事实已经清楚,各种证据齐全,地方中院的判决是合法的,正义的,是在维护南京这座城市古老的契约传统。
   还说点什么呢,我想起多年前阅读《江村经济》,费孝通先生对苏南地区经济自发秩序的陈述,很好地解释了这个地区的市场精神。江苏人或者说南京人,在一种市场的秩序环境里,已经不再是一种简单的当下生活,而是来自于历史的传承,并内化为一种集体无意识。这是另外一种意义上的无师自通,市场经济才是南京最优美的老师。这正是这座城市虽然经历过历史的创痛,但市场精神至今不死,且欣欣向荣的密码。无论是政府,还是市场,无论是官员,还是企业家,虽然纠缠于各种利益得失,但言而有信的契约精神,至今仍然是大部分人生活的底线,是市场的底线,也是南京这座城市的底线。(时代周报)
 
 
 

上一篇: 蔡洪滨的经济学趣味(下)   下一篇: 没有了

阅读数(3802) 评论数(3)

3

本博文相关点评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定期获得翻墙信息?请电邮订阅数字时代




2011年8月30日, 3:00 下午
分类: 公民博客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