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锡良 | 说话讲场合,已经成为过去时

2011年08月24日 09:55:29

  

         说话讲场合,已经成为过去时

         ————评于建嵘转发微博引发的争议

                   许锡良

在中国,曾经流行说过一种说话的原则,就是:公开说假话,私下吐真言。说明在不同场合说话,有不同的要求。为什么公开的时候要说假话,因为,说假话、大话与套话最为安全,时事所迫,不得不为。但是,私下因为范围小,听话人都小圈子里的熟人,因此,说点真话也无妨。但是,随着互联网博客,特别是微博这样的传媒工具的出现,情况就发生了很大的变化。虽然公开场合与私下场合的概念还存在,但是,已经发生了很大的变化。公开场合与私下场合的界限越来越模糊,范围在不断地变化。即使私到只是一家小俩口的私房话语,也可以通过QQ空间进入公共领域。有时不是有心要这样做,而是无意之中就成为了公共话题。我想江苏溧阳的微博开房卫生局长、郭美美事件与最近发生的卢美美事件,都是一不小心就把私人生活带进了公共领域的很好的案例。

这几天在山东临沂讲学,正讲到互联网时代对我们生活与工作的挑战,说到互联网时代没有什么私下场合与公共场合之分,因为有互联网这样的传媒工具,一不小心,传统的私下场合就会变成公共场合。在互联网时代要想不被人骂很难。要想不被录音录相,转载也很难。郎咸平教授前几天来广州书香节演讲,第一句话就是:请不要录音、录像、博客与微博转载他的演讲。为的是保护他几十万元的出场费的知识产权,可是,这怎么可能?录像可能还可以控制一下,但是,录音,人家一个录音笔放在怀里,你怎么会知道?听众听后将你的演讲放回到自己的空间与博客上,你也是没有办法的。

话正说着,我的朋友于建嵘先生一不小心又出事了,他又成了公众人物。事情的起因是这样的:23日凌晨1点16分,网友“巴黎观察”在微博上公布一段时长为1分18秒的视频,视频内容为司法部司法行政学院副教授张海峡的讲课内容。在视频中,张海峡称,“凡是中国大陆的女孩子到法国留学的,回来之后都烂得一塌糊涂,都是超级潘金莲”。网友“巴黎观察”表示,“这种不负责任的措辞应该受到强烈谴责。”

司法部行政学院的张海峡教授在一次课堂上随意讲的一句话,被人用视频捉住了。这只是一次范围很小的课堂,而且只是一个普通的网友“巴黎观察”上传的视频。但是,这个视频微博经全国知名学者于建嵘先生转发后情形就大不相同了,据说转发数量迅速上升。截至记者发稿前,相关微博转发已超过7800次,共有3000余名网友参与讨论。

从这个事情来看,如果不是在互联网的微博时代,这样一句绝对一点的话,有时也是用来调节一下课堂气氛,作一点即兴调侃,偶尔幽默一下,作为大学里的同行,自己也偶尔这样做,而且一般也不会有什么问题。可是,微博出现之后,这样的言论因微博出现就有了超大放大功能。

后来据说张海峡教授要告于建嵘教授。但是,怎么告呢?说他毁谤吧?于教授只是如实转载一个已经公开了的视频,他又没有生造什么是非。说他没有什么关系吧,于建嵘教授在这个事件中的确起到非常关键的作用。中国的微博可谓无数,每天发出的信息量不下亿计,要说每条都受到关注,那是不可能的。可是,问题的关键就在于,于建嵘是有很高社会知名度的人,他转载的东西被人关注程度就是大不相同。制造这样的关注效应,于建嵘已经不是一次两次了。我只能够说,通过这件事,互联网时代更加放大了名人的效应。这种非权力效果下的影响力———也就是一个人的软实力,变得越来越重要了。这是一个要求人们将自己的名字塑造成品牌的时代,是个性与个人化经营的时代。过去,权力大小,位置高低决定影响力,或者叫高度决定影响力,有什么说话的机会,以及你有什么影响常常取决于你有什么样的身份地位,身上被贴了什么标签,但是,互联网时代造就的是个人名字就是影响力,就是最好的标签的时候。这是一个用个人形象与名字作为品牌的社会,包装的内容是你的思想见识。在这个时代,个人所掌握的权力与社会影响力之间的关系正在发生微妙的变化与转换。越是权力掌握者,越是要谨言慎行。越是互联网时代,越没有什么公开场合与私下场合之分。否则,一不小心,你就非常不情愿地成为了公众人物,受到成千上万人的关注与围观。

 于建嵘事件还说明,这是一个十分有利于公共知识分子群体诞生的时代。鲁迅在近一个世纪前曾经香港演讲说,中国是一个无声的中国,因为,人们说的是白话,而写的却是文言文,书面语言与口头语言严重脱节,使得中国变成了一个无声的中国。但是,进入互联网时代之后,中国不仅有了声音,而且还有了图像,而且在传播速度上几乎是同步。一个有着数千年文字狱与思想罪传统的中国官僚体制,正在受到空前的严峻考验。首先受到考验的是那些既管不好自己嘴巴,又管不好自己几巴的官员,首先出丑的就是他们以及他们的情妇与他们利益均沾者。但是显然,不仅仅是他们,一个无权无职的大学副教授,一句话,也会成为人们关注的对象。只能够说,我们活在这个时代,必须重新定好自己的言行举止的尺度。不要歧视,不要太绝对,说话留有余地,同时多一点人性,少一点兽性,多一些亲民,少一些官威,无论什么场合,不做亏心事,不说过头话,坚守人性的底线,其实,生活也不会有什么难的。其实活在互联网这个时代的中国人还是很幸运的。

2011年8月24日星期三于山东临沂江泉大酒店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定期获得翻墙信息?请电邮订阅数字时代




2011年8月26日, 5:30 下午
分类: 公民博客